第9章 95992828CC九五至尊(中国)有限公司----撕裂高干苏鎏(1/06)

95992828CC九五至尊(中国)有限公司 !

这就像一个真正的喷泉。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然后,撕裂苏鎏他们看到了这把剑的主人。

一个穿着淡黄色裙子的少女,撕裂苏鎏脸很美,美得惊心动魄,美得让人忘了习俗。

黑社会的人很糙,五官端正的人也不差。哪里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孩

所以,罗素一出现,龚喜家族的这群杀手瞬间就像是奉命来收拾自己,他们都呆住了,直到看到罗素右手握着的凤舞剑。

凤舞剑上,一股鲜血顺着剑尖流下。

“你”

每个人都盯着罗素

包括彪叔

“你是谁?”龚喜家族的刺客头目盯着罗素,眉头深皱。

“杀你的人。”罗素微笑。

龚喜家族的刺客看起来都很冷漠。

看到了罗素的力量,他们看到了她的剑,砍下了三个人的头。他们憎恨和害怕罗素。

刺客的首领盯着罗素,把仇恨藏在心里,抱住了她:“这是龚喜家族的私事。女生最好不要插手。我们可以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看成是误会,但那就请让姑娘让开。”

罗素美丽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如果我必须干预呢?”

“姑娘,这是要成为整个龚喜家族的敌人吗?”刺客的首领凶狠地盯着罗素。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威胁我吗?”罗素微笑着看着他。

“你可以这么理解。”对方凶狠地盯着罗素。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我能做什么?我最讨厌别人的威胁。”

龚喜家族的那群人脸色骤变

就在这时,男孩高兴地认出了罗素。

“妹子,你身体没事。”当小男孩看到罗素没事时,他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和喜悦。

罗素转头揉揉小男孩的头:“妹妹没事,多亏你留下的食物、水和丹药,不然我妹妹现在不能站在这里。”

当龚喜一家听到罗素和小男孩的对话时,他们皱起了眉头。

小男孩不安地转过头看着罗素:“姐姐,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你手里有丹药吗?我怕表叔受伤。”

彪叔苦笑着看着自己的小主人。

如果罗素之前没有被注射骨粒促进丹,他还有机会活下来,但是现在怎么会有骨粒促进丹呢?少爷真是太天真太善良了。

罗素淡淡地对小男孩笑了笑:“你是说皇帝的骨头半步出肌肉丹?”

小男孩一脸尴尬,低下头:“我考虑不周。姐姐现在能站在这里,说明你用过丹药,我还在期待。”

男孩咬着下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罗素握着拳头的右手在男孩面前摊开。

她精致的手掌是淡粉色的,上面放着红、黄、白三色的药丸。

这个男孩也是个识货的人,所以当他看到罗素手里的三颗丹药时,他的小脸上充满了震惊,他突然抬起头来,他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睁得又黑又白。

“这是这不是这是皇帝。”小男孩还没说话,彪叔已经差点跳起来。

菩提老祖峰是被火云式逼跪的,高干所以心里一直有个心结,高干想找回来这个地方。

然而,火云裳鄙夷地扫了他一眼,仿佛要。

冯老祖哪里受得了这个?

他立刻暴跳如雷。

这两个人又开始打架了。

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冯老祖已经占了上风!

他笑道:“多亏了这些修罗界的孩子,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给你报仇!”

霍尚云也冷笑道:“是啊,多亏了这些人,不然我真的等不到你从龟壳里出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

冯老祖不明白,但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说什么?”他对着火大声吼叫。

霍尚云轻蔑地看了一眼:“我说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这不可能!”

冯老祖突然爆喝一声!

霍尚云冷冷一笑:“那我就让你说不可能了。”

说话间,火云裳已经回头一指!

四盏灯从她的指尖飞出。

嗖嗖!

四盏灯亮了!

然后,罗素很明显想和她在修罗的四个黑人开始工作,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把白色的冰刃!

冰刀从前颈部插入,从后颈部穿出,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包括冯松原在内的四位修罗者,一路历经磨难,但在绝对强者面前,她举手决定生死。

他们也死不瞑目。

于是,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他们都转过头,径直朝等了一会儿的云裳方向走去,这让他们不甘心。

因为现在他们胜利在望,他们死了…

罗素的身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大为震惊!

这种视觉冲击是平时无法想象的。

就在罗素微微发愣的时候,金鱼龙将军已经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而且他非常肯定,火云裳对罗素有所不同,所以...

看到他身体的动作,那双手像老鹰一样在罗素抓来抓去!

那种程度,那种力量,那种爆发力,完全是四个黑人杀手无法比拟的!

迅猛龙将军曾经是修罗的边关大员!当罗素竭尽全力时,他现在能抵抗吗?

在这段时间里,罗素在火云裳的特殊训练下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只是为了她同年级,有这个实力的人太多了...罗素还是无能为力!

在这个危险的时刻,罗素来不及做出反应!

或者说,她的大脑有了反应,但是身体跟不上大脑的运转!

如果罗素当场僵住了,那么,当迅猛龙将军挨了这一巴掌,罗素就会立刻被打得头破血流,这样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罗素了。

海鲜爷爷汗流浃背!

这就是他们心里疼的小公主。如果这一巴掌拍死了,他们以后还有什么脸见小公主?

但是海鲜爷爷只是一个虚影,火云裳可以发力对抗祖宗,根本发挥不了。手机请访问:

海鲜爷爷下意识地爆发出一声焦急的吼声:“住手!撕裂苏鎏”

火云式反击,撕裂苏鎏危险场景!

顿时,她的眉头皱了起来,手指间一道白光射向了迅猛龙将军!

度又快又病!

她先来的,甚至在迅猛龙将军下手杀罗素之前,白光就先到了!

snapdragon将军一开始并没有把这个白光放在眼里。

在他的四个修罗圈里,黑衣人因为力气太大,脖子被捅了一刀。如果是他,火云裳哪里会杀他?

他只是这么想,白光马上就要来了。

但是,他会知道什么叫做瞬间变脸!

白光越来越快,当迅猛龙将军是冰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雪!”

他可以清楚地听到冰刃从脖子上刺入的声音!

接着,金鱼龙一般的笑容僵硬在嘴角!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冰刃。

他想拔出冰刀。他想笑,想告诉大家一个小冰刃怎么能抵挡他。一点都不会伤害他,好吗?

但是

真的是这样吗?

迅猛龙将军惊恐地发现,冰刃被钉在了他的脖子上,钉在了他的血管上!

他的血液分成两部分,脖子以上和脖子以下,明显分开。

如果只是这样,那就这样。问题是迅猛龙将军惊恐的发现这把冰刃被钉在了自己的灵魂上!

更准确的说,是一把穿透灵魂的刀!

snapdragon将军感到他的灵魂开始逐渐颤抖,他灵魂的力量也在不断消失...

“没有!”

迅猛龙一般惊怒的瞪大了眼睛!

他用双手抓住脖子,试图拔出冰刀。

但是冰刃来自火云型,他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扣出来呢?

金鱼龙将军喉咙沙哑的声音响起,他呜呜呜的吼叫着,双手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脖子。

他脖子上的血洞越来越大,自己的手直往里往外伸。

但是冰刃就像一个虚拟的空,可以穿透他的手。

所以让snapdragon将军出钱也无济于事。

金鱼龙将军此刻,整个人都可怕了!

他的脸又白又绿,脖子上有一个很大的血洞。血从他的血管中涌出,四处奔流。

他的胸部,裙子,袖子,地面……都是他自己的血。

他惊恐地抓住自己的脖子,好像疯了一样。

让人直触目惊心!

苏洛龙将军的这张照片立刻往后推,退到安全地带。

谁知道狂狂龙将军会不会爆炸伤到她?

然而,令罗素震惊的是,火云裳的实力太可怕了!

在罗素的印象中,迅猛龙将军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至少在罗素,是她无敌的对手,连他的一招都拿不出手。

然而火云裳一出手,一片冰刃飞了出去,竟然能把金鱼草将军伤害到这种程度!

所以之前速龙将军的勾心斗角,以及精明的算计,其实都是火云眼中的笑料。手机请访问:

撕裂高干苏鎏

火云型没把他当对手?

其实如果有一个弱者,高干你一挥手就能把他拍死,高干你会把他当对手吗?留下他,只是为了好玩。()

在了解了火云裳的内心想法后,罗素越来越同情迅猛龙将军。

就在这时,菩提老祖峰意识到不对劲。

他盯着霍尚云:“你到底在干什么?”

因为他突然发现,火云裳原本的劣势,她的实力正在不断上升。

此刻的火云裳,像水纹一样,荡漾在圈子里。

而这些水纹渐渐融入她的身体。

随着这些水纹的汇聚,火云裳的实力也在不断提升。

“这不对!”冯老祖眉头深深皱起。

火云上是火山家族,火山家族自然擅长火元素!

不过火云型用冰刀对付四个黑衣人,也用冰刀对付迅猛龙将军,现在她也用水纹热身,激活体势。

突然!

冯老祖想到了什么,他顿时脸色大变!

“你的伤...好吗?”冯老祖的声音带着一丝惊慌!

火云裳,当年皇帝手下十二圣骑士之一,她的实力超乎人类想象。

她在做最精彩的事情时,把前修罗皇帝从宝座上扯下来,踩在他胸口逼他退位。

菩提老祖峰是对付不了这样一个傲慢的女人的。

但是霍的身体受伤了。

很久很久以前,她能发挥的力量不多,所以祖峰敢在她面前嚣张。

但是现在-

冯老祖以为自己晋升突破后可以彻底碾压火云裳。但是,他突然发现,火云裳的实力竟然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暴涨!

是的,本来她处于劣势,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她的实力上来了,而且还在上升!

因此,菩提老祖峰怀疑火云裳已经痊愈。

如果火云裳受伤了...他们为什么而战?直接自杀比较快。冯老祖在想。

“你是问我伤的好不好?”火云裳忽然笑道:

冯老祖紧张地盯着她br >;

有一次霍说她痊愈了,他答应撒腿就跑。

霍尚云咯咯笑道:“放心吧,这伤连主都治不好。现在怎么平白治愈?”

冯老祖大大松了口气。

就在他松口气的时候,火云裳下了大力气。他一拳打碎了老祖峰的下巴,把他打飞了出去。

冯老祖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

他尴尬地掩着下巴,难以置信地盯着霍·:“……你伤得不好,怎么力气变得这么大?”!"

霍尚云冷笑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

“什么?”冯老祖不解。

霍尚云冷冷哼道:“你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有你能突破吗?你以为我火元素受伤了就不能换水元素了?”

“你说什么!”冯老祖被这个道理惊到了,面部肌肉不停的颤抖!

如果是他想的,那就太恐怖了!手机请访问:

霍尚云淡淡一笑:“是啊是啊,撕裂苏鎏那一年我是真的受伤了,撕裂苏鎏火元素打不出来,像个废物。”

“但那又怎么样呢?如果火元素不起作用,那就改为练水元素。一切又重新开始了。但说实话,我对水元素的天赋只能算一般,能练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没关系,现在让我们限制一下。这足以要了你的命,你不觉得吗?”

说完,火云裳笑嘻嘻的对老祖道。

冯老祖:“……”

罗素:“…”

火云裳的这番话对她来说是轻描淡写的,但给罗素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

水知道水火不相容。

火元素强的人不会有水元素强的天赋。

火云型可以在火元素取消时改为练水元素,需要极大的勇气。

而且她也练的很成功。

有了她的冰刃飞出,她可以随意屠杀狂龙将军的实力。这怎么能叫修炼到一般水平呢?

冯老祖被火云裳的话震惊了好久。

只是从头再来?

说起来简单,但真正付诸实践的时候,是几千年吗?

迅猛龙将军还在挠喉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听清楚这段话。

就是因为听清楚了,他的震撼比谁都大。

金鱼龙将军爆发出嘶哑而恐怖的笑声。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有多蠢。

火云裳没有把他当成对手,但他在她面前仍然很傲慢...说了这么荒谬的话...

骁龙将军突然大笑起来!

但是,即使他有更奇怪的地方,火云裳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直接无视了。

这时,霍尚云淡淡地看了冯老祖一眼:“所以,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谁说我输了?!"冯老祖的身体突然爆了起来!

然而他并没有冲向火云,而是向相反的方向射去!

知道真相后,冯老祖怎么可能逃不掉?

但是,火云裳爆发出真正的实力后,他们会让他再活一次吗?

只见凤老祖身形如闪电般向前飞掠!

踢陵打墙的菩提老祖峰此刻就像一只老鼠,生怕走掉!

“给我包起来!”火云式的两条长袖从手臂中飞出。

当冯老祖以为自己逃了,就把他卷起来拖回去!

冯老祖上前!

火云式撤了回来!

忽然,火云裳笑了,手一抬,冰刃千片。

嗖嗖!

全部射向冯老祖!

冯老祖的双臂此刻被缠住,就像最好的靶子,稳稳地站在那里!

所以冰刃来了,他就算想躲也躲不了。

噗嗤噗嗤!

千条冰刃,一根一根,瞬间把冯老祖钉成了刺猬!

冯老祖居然回头,死死盯着火云裳。

他提出了一个难题:“为什么...如此慷慨……”

一把冰刃可以让迅猛龙将军生不如死。可想而知,这些冰刀绝不会是普通的冰刀。

现在,请访问:

现在-

火云裳好大方!高干

一千个冰刀!高干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有特殊力量的冰刀是从你身体里取出来的。”

冯老祖盯着霍尚云:“让我猜猜是什么载体。”

冯老祖的眼睛看着霍尚云。很快,他笑了:“是你的头发!真的很大!”

这种特殊力量的冰刃需要火云的一根头发。

千毛!

所以火云裳的鬓角是宽松的。

霍尚云笑笑:“你有点见识,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他们几千个一起送吗?”

“你想让我死,甚至我的灵魂彻底消失!”冯老祖郑恨恨的盯着火云裳!

霍尚云笑着说:“是的,我只是想让你死,让你彻底死,永远不要动任何关于复活的坏念头。”

“你……”冯老祖指着火云裳,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

霍尚云笑笑:“你又猜对了。你死后,我很快就会死去。”

火云裳轻描淡写地说,她要死了。她很平静,但罗素吓了一跳!

罗素睁大眼睛,盯着火云裳!

霍尚云回过头来,对着罗素笑了笑,然后对着老祖笑了笑:“你是女孩子?”主留下的唯一血脉。"

冯老祖听到这话,瞳孔收缩!

如果有一个人是冯老祖最害怕的,那么这个人一定是逆天大帝。

所以当他听说罗素是大皇帝唯一逆天的血脉时,他下意识的缩了一下。

霍尚云笑笑:“你说,我怎么能给你报复她的机会呢?”

“我不会报复他的……”主要是不敢。

霍尚云平静地笑了:“一亿分之一的可能性是绝对不允许的!”

因此,菩提老祖峰只能彻底死去,再也不能重生!

因为,如果他重生并带着记忆转世,那对罗素来说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敌人。

“所以,事实上,你是故意的!你的时代来了。你是故意骗我的,是吗?!"冯老祖知道真相后,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霍尚云开心地笑了:“我终于想到了?还不算太蠢~”

冯老祖简直欲哭无泪!

霍尚云的无面者冯老祖说:“你一直缩在龟壳里,我却从零开始练水元素。说实话,如果你不出来,我真的帮不了你。所以你要知道,我等你出来已经很多年了。”

金鱼草将军也渐渐平静下来,睁开眼睛,竖起耳朵。

霍尚云继续笑:“我的眼睛来了,我很着急,但是我不能把你弄出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火云裳回过身来,脖子上扎了四个口子,在黑衣人身上留下了最后一点意识。

火云型并没有完全杀死他们,只是给他们一个听到真相的机会。

火云看了他们一眼后,笑着说:“可是这时候,他们带着救你的使命来了。”

火云裳说到这,可以明显僵硬四具尸体的尸体——手机,请访问:

撕裂高干苏鎏

那四具尸体,撕裂苏鎏剧烈的颤抖,撕裂苏鎏全身痉挛和痉挛,这是可怕的。

火云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动人。

她根本无视颤抖的四具尸体,瞄准了骁龙将军。

迅猛龙将军此刻傻了,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

霍尚云指着他笑着说:“而且他也很可爱。”

可爱这个词是用来形容迅猛龙将军的,这让罗素感到哭笑不得。

霍尚云说,“他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让你的年轻一代假死,然后毁掉眼睛。”

说到这里,霍的眼里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们冯家的傻逼?!还是当我是傻逼?!"

冯家被皇后大人训斥,不敢出门。

霍忿忿不平:“派了多少人去救祖宗?而且实力还这么差?开什么玩笑!”

大家:“…”

霍冷笑道:“幸好没指望他们做什么高难度的任务,破坏石头的低级任务,一路放水,让人无话可说!”

罗素注意到四具尸体几乎都在摇晃。听了这句话,他们更加震撼了。

罗素:“…”

最后,霍尚云的目光落在冯老祖身上:“幸好你也是个白痴。没有这么大的错误,真的是从地里出来的。”

冯老祖:“……”在他即将被杀之前,他不得不被对方训斥,不得不暴露自己的秘密,打脸...他活不下去。

火云式说完这段话后,修罗界四个黑衣人的身体发出了最后的颤抖...

然后永远回归和平。

骁龙将军凄厉的惨叫,也归于沉寂。

只剩下冯老祖一人。

事实上,他此刻非常痛苦。

他的身体被射成数百片冰刃,每一片都与他的灵魂息息相关,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这几乎和死亡一样糟糕。

冯老祖最后盯着霍尚云:“你不好意思!”

霍尚云笑着说:“你真傻。”

于是,菩提老祖峰被火云裳活活气死了。

这么短的时间,该死的人都死了。

火云裳退了下来,向她招手。

罗素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这场超强的战斗真的不是她现在能参与的,她需要更加努力。

在心里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罗素的脚步并不慢,他很快就来到了火云裳的面前。

霍尚云笑着说,“其实你不用看起来很难过。我早就应该死了。”

罗素白了她一眼:“有没有人这么喜欢诅咒自己的死亡?”

霍尚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的时候真的到了,但是如果我不摆脱这个旧东西,我一天也不会感到安心。一旦你让他逃了,对你来说就是灾难。”

“其实他并不傻,不然我已经被我骗了很多年了。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罗素想说话,但她举手阻止了她:“我时间不多,请听我说。”

罗素神色凝重,点点头。

虽然我和火云裳只认识了几天,但罗素发现她很投缘,真的不想让她死。手机请访问:

霍尚云笑着说,高干“不要这样。我告诉过你我会死的,高干不是吗?”

罗素,不要面对它。

霍尚云笑笑:“其实,你应该庆幸我是个将死之人。否则我不会对你这个情敌的女儿有什么好的态度。”

罗素没有打断她,但她心里默默地想着。

如果不是真心想保护我,怎么会因为杀不了冯老祖而不愿意离开呢?海鲜爷爷告诉我,为了维持你的生命,你的身体每天都比死了好。

想到这里,罗素的眼睛都红了。

火云式的表情落下,你知道她在想什么。

于是,她抬眼盯着海鲜大师。

海鲜爷爷无奈苦笑。

霍·对说:“我死了,这里的坟茔和魂魄都要消失了,没有办法留给你了。”

“但是,拿着这个东西。”火云类型从她的脖子上撕下一个火焰图腾的标记,塞进罗素的手里。

“这是火山部落首领的令牌。当你看到令牌时,火山部落会尊敬主。你带着这个信物出去走走,多少有点用。但是,我真的不知道第一次战斗中火山部落里有没有活着的人。”

苏认真地把图腾令牌收起来,一本正经地说,“你放心吧,如果你遇到火山,我会把令牌……”

“不。”霍·尚云语重心长地说,“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上帝的奴隶。我火山家族世世代代都是主的奴隶。你是主的唯一继承人,自然也是你的奴隶。以后如果山民随意驱赶。”火云裳淡淡地说道。

但罗素认为,火云型是如此强大。如果真的有火山家族留下的孤儿,实力大概没有平时那么强。

将此事交代后,火云裳很快转移话题:

“你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我能调动自己身体的精神力量和力量,而老海却不能。其实原因很简单。这里的无数阴魂是我力量的源泉。”

“通过这种力量,我可以轻松击败任何人。但是现在,我真的要走了。”火云裳拉着罗素的手,仿佛通过身体的触感,他可以感觉到另一个人的存在,这个人与罗素血脉相连。

火云式已死。

她闭上眼睛后,罗素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就渐渐变成了虚无。

虚拟空,罗素冲着自己灿烂地笑了笑,然后连形象都消失了...

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随着火云型的消失,周围的墓葬逐渐开始晃动。

阴灵也渐渐开始消失。

这些陵墓给了火云力量,但也因为火云而存在。

所以火云型消失后,它们也会随之消失。

突然,黄海爷爷提醒罗素:“不要再耽搁了,快出去,这里会发生大爆炸的!”

罗素想了想。

之所以地底深处能存在于海底,火焰能在海底燃烧,是因为火云裳在维持,而现在,维持这一切的火云裳已经消失了。

因此,当海底岩浆暴动时,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请访问:

撕裂高干苏鎏

很快,撕裂苏鎏大爆炸来了!撕裂苏鎏

罗素立即喊了一声:“不!几个田园妹子还不知道自己在哪!”

黄海爷爷说:“我知道他们在哪里。跟我来。时间紧迫!”

听到海鲜不紧不慢的爷爷说“急”字,说明时间真的不多了!

幸好罗素已经用日月雪蹄安抚了独角兽兽,于是她大叫一声,骑在它背上,带着海鲜老人飞奔而去!

因为和他的妻子是的朋友,霍对他们也很好。

他们没有虐待他们,而是为他们安排住处,让他们练习治疗。

当罗素一路赶到时,他们仍然不知道有什么紧急情况,他们还在聊天。

主要聊天对象是王牧和文焕东。

检查完妹妹的情况后,他们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终于获救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火宗主给的药太神奇了。我在外面连这种药都没听过。”王牧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文焕东也说:“不知道火山家族是哪个种族。我不算少。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比赛。你听说过吗?”

王牧摇摇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我没有。这种隐藏的家庭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我们不应该更好奇。不过幸好火宗主对苏老板另眼相看,不然我们的下场只有怕...至少穆青已经死了。”温焕东突然闪过一丝八卦:“说到这里,王牧,你是不是觉得你对穆青的关心似乎太多了?”

“有吗?”王牧不明白。

文焕东说:“是的,至少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从未见过你如此发誓保护一个人。即使她死了,我们也和她一起死了。你说你是对的。她……”

“胡说什么!谁在乎她!就算她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再在乎她了!”王牧突然站起来,僵硬地盯着文焕东!

而就在这时候,两个人突然感觉到了大地的剧烈震动!

头顶上的建筑发出嘎嘎声并移动着。

文焕东马上喊道:“不行!房子要塌了!”

文焕东大吼一声爆炸了,他突然感觉到前面有一个白光闪过,然后眼睛盯着已经把穆青抓在手里的王牧。

牧晴一脸茫然。

王牧冲着目瞪口呆的文焕东喊道:“你还在干什么?想被踩死!跑到外面去!”

“哦哦!”

文焕东开路,王牧追穆青!

温焕东一边冲一边震惊。“这里不是有女仆吗?一路冲出去,怎么连个鬼都没有?不是都消失了空?!"

其实文焕东随口说了一句话,但他已经基本说实话了。那些阴魂不是人。

轰隆隆!

一声剧烈的响声在他们身后爆炸了!

文焕东回转身,吓得脸都白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手机请访问:

因为他们曾经生活的地方就像火山爆发一样,高干一股可怕的火焰向大海喷射而去!高干

“天啊!幸好刚才我们跑得快,不然早就被火焰冲上去了!”文焕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王牧的脸色凝重多了:“这里一定有很大的变化!而你四面八方都是火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很快就会发生大爆炸,整个地下深渊都会被炸成一片虚无!”

文焕东吓了一跳:“没有?”

王牧严肃而威严地点头。()

“那个火山头?她……”

文焕东没有说这句话,而是整个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

无数岩浆从后面滚滚而来!

“天啊!岩浆谷爆发了!快跑!”文焕东的脸已经加了。

回过头来,牧晴的脸扫过汹涌的岩浆,顿时脸色一片煞白!

她仍然担心被王牧扣留,但现在空哪里关心这个?

“我们今天会死在这里吗?”牧晴的声音带着颤抖,眼底的绝望。

他们怎么可能用腿跑过去岩浆冲扫的程度?

而此刻,岩浆席卷而来的程度,也在肉眼可见的程度飙升!

“快跑!!!"

王牧大吼一声,带头冲在前面!

“放我下来,我拖你下来!”反应过来,穆青奋力挣扎,试图让王牧放弃她!

王牧用血红的眼睛盯着她嗜血的样子:“闭嘴!你要杀我,就继续奋斗!”

结果,穆青不敢再动了,但她的眼泪掉了下来,滚到王牧的脖子上。

王牧和文焕东拼命往前冲!

然而岩浆还是恐怖地向他们逼近!

一公里!

五百米!

三百米!

“只有一百米...我的天呐。放开我!放下我。你可能会跑出去,王牧。放下我!”坚强如穆青,当文强那样辱骂她时,她把头抬得高高的,但现在,她哭得几乎崩溃。

王牧咬紧牙关说:“一路走来太危险了,你从死神手里夺走了你的生命。现在你想让我放手?岂不是白救了!不放手!”

“你会死的!你真的会死!”穆青临死前哭得死去活来。

“那就一起死吧!”

八十米!

五十米!

三十米!

牧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王牧和文焕东还没有放弃!

只要对生活还有一丝希望,他们就不会轻易放弃!

二十米!

十米!

五米!

这么近的距离,他们能清晰的感受到炙热的温度!

岩浆的温度,几乎要把它们烤干了!

三米!

两米!

一米!

你真的会死吗?

他们的脚几乎被岩浆包围。

一旦被淹没,瞬间就被吞噬,再也出不来,只能埋在这深海岩浆里。

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再也不会存在了。

炽热的岩浆包围着他们的双腿!

他们逃不掉的!

酷热让他们的腿都起泡了,疼的差点晕过去!

它们不是罗素,也没有被掉落的红莲保护,所以这些岩浆对它们是致命的!

这个时候!手机请访问:

灵帝冷笑道:“楚宗主,撕裂苏鎏你不配死,撕裂苏鎏但别忘了你身后还有几十万楚人!”

楚族长一时间愣住了!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楚乡长,问自己,如果此时自己是楚乡长,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选择。

楚族长嘴动了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灵帝冷笑着对森林族长说:“当然,森林氏族也是如此!”

林族长一脸错愕,面色惊疑!

一边是龙凤氏族,它的盟友和队伍,另一边是几十万人的氏族?这个选择,恨不得让他死!

如果事情只涉及到他,森林族长自然会站在龙凤会一方,生死不变!他相信老楚也是如此。

但是,但是当他身后有一个庞大而臃肿的人时,他...

也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和楚族长。

一个人的忠诚,平时很难看到,但在关键时刻做出的选择,可以看出一个人是否忠诚。

她想知道楚和林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在人群中,楚三被大皇子牢牢的束缚住了,但他并没有晕倒,所以他能看清这一切。

“爸爸!”楚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爸爸!你在犹豫什么?!你认为我们一定会输吗?!"

楚三个字,震惊的楚老爷子心中大动!

林若愚也喊了一声:“爸爸!就算我们输了,你说灵帝会放过我们一家吗?!他灭不了根,倒了以后就不能算账了吗?!"

林局长是如梦初醒!

是啊,他们在犹豫什么?

他们刚才居然犹豫了!

刹那间,楚宗主惊呆了,目光冷冷而严厉地盯着灵帝:“堂堂灵帝,勾结不死之神,毒害龙凤族,陷罪于此,但要骄傲而不是羞耻!世界上最厚颜无耻的人就是你!我楚家为人刚正,也是为天下正义,虽死犹荣!要我们楚背叛投降你?我尴尬!”

楚老爷子的这番话骂得一发不可收拾,蠢蠢欲动,很多人听了都情绪激昂!

“好!那很好!楚宗主威武!”

没想到楚宗主平时这么温柔,骂起人来,这么悠闲!

林头领也冷笑道:“没错!我林家誓追随龙凤家,追随正义,誓死无憾!”

林若愚重重地点点头,握紧拳头!绝不后悔!

灵帝看着他们这副慷慨激昂的死相,脸色如霜,难看极了!

但是他心里有一种孤独和嫉妒的感觉,他甚至没有意识到。

龙凤氏族,南宫魔苑怎么可能得到如此忠诚的支持?即使所有的人都死了,他们也会保持忠诚!另一方面,他的手下冷老爷子和严老爷子...

灵帝很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他嫉妒龙凤会和南宫魔苑。

因为羡慕,所以越来越讨厌!

“好!非常好!很好!”灵帝冷笑了几声,“本来,我也想饶了你这个不死的楚森林战队,但是既然你想死,我为什么不帮你?!"

说罢,高干灵帝那凝聚成乌云笼罩着整个龙凤族空的右掌,高干直接对准了楚老爷子和林老爷子!

“不好!”罗素的心咯噔了一下!

无数黑暗势力正在攻击楚和林的头颅!

轰隆隆!

滑坡的趋势!

南宫莫远心中一凛,他将南宫夫人推到身后,他急忙迎上去,站在楚老爷子和林老爷子身后!

“好好来吧!”凌皇帝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这龙凤会的族长,能不能承受这一击!”

凌皇帝现在有超能力了。他知道自己强大,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

轰隆隆!

一阵猛烈的噪音!

南宫莫远挡住了灵帝几乎一半的掌力!

冯刚过去了,他的衣服被风吹得到处都是,他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南宫魔苑顶住了艰难困苦,他的脸因为尽力而显得狰狞扭曲!骨头咯咯直笑!显然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他的身影就像是自古就站在那里,双脚坚如磐石!死神没有后退一步!

但是,只有一半的掌力被挡住了!

另外,没有被他阻挡的掌力,继续通过南宫魔苑的身体入侵!

那股巨大的力量分成两股,一股是针对楚老爷子的,另一股是针对林老爷子的!

“爸爸!”

“爸爸!”

楚三和见洪水汹涌而直,最后都击在了楚老爷子和林老爷子的掌力上,心中的痛苦顿时响亮起来!

楚宗主和林宗主试图反抗!

他们堂堂族长,大神在强者之巅,所以心中还是有些自信的,好歹也能抵挡一招半招吧?

然而,他们直到真正开始才知道。他们和灵帝的差距有多大!

砰!

一声巨响!

楚宗主只觉得一只强大的魔兽冲进了他的体内,对准他的经脉进行碾压和捣碎!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肉就像是被砂轮机碾了过去,一点疼痛都没有!

楚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全身仿佛被千万支箭射穿了,还有恐怖的血洞,鲜血如注...疯狂的流动是无穷无尽的!

你会死吗?

楚宗主第一次深刻意识到死亡。

林宗主和楚宗主承受着同样的力量。

与楚宗主相比,林宗主的实力更弱,所以他的体能耐力更差!

砰!

林的脑袋飞了出去,他的身体被砸到了地上,而他的大脑直接晕了过去,所以他没有活生生的经历过那种肌肉被压路机碾压的痛苦!

然而,即使林老爷子昏厥过去,他的身体仍然在抽搐,颤抖,抽搐...他身上有无数的血洞,鲜血狂流。

“爸爸!”

“爸爸!”

楚三和林思的疯狂挣扎就像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

大皇子的人暂时不查,放他们自由!

他们两个飞向他们的父亲!

“爸爸!”楚三冲到楚族长面前,抱着楚族长痛苦的喊道,“爸爸!醒醒,爸爸!爸爸!!!"

楚夫人也冲向楚族族长!眼泪狂流!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喊,楚族长都软化了,不管他们怎么叫,楚族长都没有反应。

另一边,撕裂苏鎏林太太和林若愚也围着森林的头大声喊着!撕裂苏鎏

两边哭!

每个人看到都很难过...他们心中有一种感觉。

“摔!”林若愚喊道!

罗素知道林老爷子的伤势比较重,所以一大早就提着药柜也赶到了林老爷子的身边。

还没等林若愚开口,的止血剂就砸在了林若愚的头上和脸上。

是的,只有洒出来的。

因为林的脑袋上满是血洞,他们疯了!

林若愚颤抖的声音:“罗罗,怎么样?我父亲怎么样?”

林若愚带着希望和不安看着罗素。罗素的话是他的生命线。如果罗素宣布死亡,那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在洒了凝结剂之后,没多久林老爷子的身体就检查完毕。

林头领的经脉遍布全身...就像被野兽袭击了一样,他什么也没被破坏...

体内外持续大量出血...

所有人都盯着罗素!

“让我看看!”外面传来一声尖叫!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往外看,一看,顿时让他们心惊!

我看见一大群人从远处飞奔而来。

这些人...

“米校长?”

“熊药师?”

“公孙药师?”

……

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罗素的脸看起来很惊讶:“你为什么在这里?”

炼药师工会的四个帝国炼药师都来了,还带了孙子!

这样的情况下,别人都不敢回避,还敢过来帮忙?这是怎样的善良?

从外表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愚蠢行为?

很多人看到米会长出现在巨大的屏幕上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甚至很多人惊讶的揉眼睛!

“我没看错吧?那真的是炼药师工会副主席大人吗?!"

“还有另外三名帝级炼药师!她们...他们竟然这样冲进龙凤家族!”

“不仅仅是他们,还有数百名炼药师工会精英炼药师,天啊!难道他们不知道里面有多危险吗?!"

“灵帝不是打算杀光里面的人吗?这时候还进去吗?这不是自杀吗?”

“他们宝贵的炼药师,而且是整个炼药师联盟,灵帝不会将整个炼药师联盟连根拔起吧?”

“那还不一定,你想想,现在炼药师工会正在公然改造龙凤家族,并且公然与灵帝为敌!”

“但是...如果炼药师不在了,那之后我们怎么办?”

当龙凤族人死去的时候,他们此刻可能并不觉得不方便,但是如果炼药师联盟的炼药师都死了,他们以后会去哪里买药呢?而且偏偏武者至少不能是魔药!

但此刻,里面的人看着鱼贯而入冲进来的炼药师,全都惊呆了。

“你怎么来了?”罗素皱起了眉头。“这里太危险了,米副总,带大家走!”

米副总裁苦笑了一下:“因为我们知道危险,所以我们有地方利用它。你不能把我们赶走。”

罗素仍然无话可说,半个/

他的眼睛盯着M副总,高干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打死!高干

“炼药师工会,都自动来送死了?”灵帝问,咬牙切齿!

米副院长挺直了腰板,直视着灵帝,慷慨激昂地说道:“陛下,我们炼药师工会一向以人为本。我们只是一块砖头,哪里有搬家的必要!哪里有伤害,哪里就有我们!现在这里这么多伤,我们能不去管吗?!我们不在乎站在队伍里,不管谁是皇帝,我们只知道救死扶伤!”

大家心里默默吐槽:骗鬼就行!如果不是因为罗素,你的家人真的会搬到任何他们需要的地方。灵帝会相信才怪!

灵帝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会信?”

“这是事实,不管陛下信不信!”米副院长非常认真地说道。

灵帝居然激动地笑了起来:“你要是死了,谁能救你?”

“陛下!”米副校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我们只救人,不参与其他事情,我们只是中立,不偏袒任何一方...我们怎么会死呢?”

灵帝:“…”

其实灵帝心里也有顾虑。虽然以他的实力很嚣张,但他真的拿不下饭副总。如果只有一个米副总裁,当然没问题,但如果是整个炼药师工会...这真是一件大事。

当米副主席与凌皇帝谈话时,正在以风的速度营救林的族长。

熊药师帮助了罗素。

公孙炼药师去救楚宗主。

熊药师一摸他的脉搏,脸立刻就绿了。他默默地看着罗素:“这条全身经络被完全破坏了,身体内外都流了很多血。根本不需要救,根本救不了。”

听到熊药师的这番话,林太太和林若愚差点晕倒。

真的没救了吗?!林太太和林若愚瘫倒在地看着罗素。

罗素摇摇头:“虽然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希望。至少内外出血已经慢慢止住了。”

“停了?这怎么可能?很明显,就像开洪水一样,停在哪里了?”熊药师心情不好的拿起楚老爷子的手腕,下一刻眼睛亮了起来:“喂!刚才,血流如注。这怎么可能是短时间...姑娘,你有这样的本事?!"

罗素在里面苦笑。

不是她有这样的本事,而是她的血很珍贵。

之前为了唤醒楚始祖,用自己的血炼制了十几瓶药水,分别扎进了楚始祖,林始祖,苏少年,龙凤会长老。

罗素的血液本身就有很强的凝血作用,而且它刚刚进入宗主林不久,所以它刺激了他的血液潜能,很快就止血了。

可以说,如果林的脑袋里没有的血,他现在早就死了。

楚宗主也是。

灵帝冷冷的目光盯着米副院长,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为什么要跟他狡辩?反正龙凤族的这些人都要死了。至于这些炼药师,就看他们是不是致命了!

凌皇帝没有理会疯狂救人的和炼药师。

他的目光冷冷地盯着南宫陌园:“南宫陌园,撕裂苏鎏时间快到了,撕裂苏鎏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留下你的遗言。”

随着灵帝这句话,大家都是一颗小心的心!

他们很清楚,灵帝的力量现在主宰了世界!一时间风头盖过!

刚才南宫魔苑出手了,还是挡不住灵帝的攻势。也就是说,现在灵帝灭了龙凤族的这些人,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他还没杀最强杀手的原因是他玩的不够!

他戏弄那些羞辱过他的人,就像猫戏弄老鼠一样!

看着这些人的惊恐、挣扎、恐慌和优柔寡断...灵帝觉得很开心!

但是现在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发了最后通知!

“三分钟,你有三分钟的时间说再见。”灵帝感觉自己是神一样的存在,主宰着龙凤族这群人的生活。

从顶上看,灵帝看到了那些一直昏迷的人,渐渐的都醒了,转过身来。

为什么...不死之神不是帮他毒死了所有人吗?为什么他们一开始在罗素醒来,为什么后来也醒了?最后,其他人都醒了?

灵帝的视线不由得望着南宫墨渊。

和南宫魔苑的红毒火虫有关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回去杀了南宫魔元,不过你可以把他的大脑切开,取出红毒火虫,好好研究一下。

但此刻,那些醒来看到这一切的人,都傻了,尤其是听到了皇帝的精神。

那些原本站在灵帝一边的文武大臣们大声喊道:“陛下!陛下!你终于来了!”

“陛下!你终于有了很大的成就!”

“陛下!你终于要灭龙凤族了!上帝保佑我的精神世界!”

赞美和奉承时有所闻!

灵帝嘴角勾起一抹漠然的冷笑!

这些人大概不知道。当初他的人记录的是龙凤门内院发生的事情。他们背叛的时候真的很丑,现在谄媚的脸让人恶心想吐!

然而在灵帝开口之前,竟然有一队人马以飞快的速度冲进了龙凤氏族!

有人又来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那支队伍!

这是老熟人了!

“陛下!如果你的下属支持来晚了,我希望陛下原谅我!”燕宗主带着族内年轻力壮的高手鱼贯而出,一个个跪下见灵帝。

哦?

灵帝挑了挑眉毛。

“我之前邀请你不来,现在看着我大有成就,你却自动来了?”灵帝嘲讽的瞥了阎王头一眼。

严宗主被当众曝光。

如果换成一般人被人当面示好,即使不恼羞成怒,也会尴尬惭愧,但颜宗主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

燕王听了,笑着对凌皇帝说:“陛下!之前,我意识不够深刻。回去之后仔细一想,越来越不安。消灭小偷是每个人的责任。怎样才能置身于严格的家庭之外?陛下英明,神武慷慨!我请求陛下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炎黄子孙大概是因为强大的家族基因,所以脸皮厚得像城墙。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