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BOB综合平台(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王牌宠妃(1/41)

BOB综合平台(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她想了很多事情。

她想,王牌宠妃如果不能和刘易斯在一起,王牌宠妃最多难过一段时间。

但是如果她不能和多恩在一起,她会难过一辈子。

她真的爱他吗?

也许这就是爱...

原来爱情真的和喜欢不一样。

你的爱情不自禁的微笑。刘易斯呢?她应该告诉他什么?

简而言之,这次真的是她对不起刘易斯...

艾君一直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

既然她已经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就不能再装糊涂了。

虽然她也想和刘易斯在一起,但她真的骗不了自己。

就这样吧。他们三个之间的问题都要解决。

想了想,艾君感觉好多了,但她对路易斯有点内疚。

时间过得很快。

第二天下午,艾君第一次穿了一件白色长裙,这让她的家人问她是否要去约会。

你知道,她通常不喜欢穿裙子,无论是运动裤还是牛仔裤。

看到她穿裙子,大家自然很新奇。

艾君笑了笑,没说话。

现在,不是什么都告诉你的时候。

虽然她决定选择多恩,但在和多恩呆在一起之前,她必须处理好她和刘易斯之间的事情。

一切尘埃落定后再宣布她也不迟。

天马上就要黑了。

你喜欢上车,告诉司机带她去游乐园。

当公共汽车开到一半时,她想起她忘了带手机。

昨天回家,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感受,连手机的飞行模式都没关。

但幸运的是,她现在要去见唐恩,否则她不能接到唐恩的电话。

艾君正在思考,但前排的司机接了一个电话。

然后司机把手机递给了她。“小姐,是我妻子。她想和你谈点事。”

君爱带怀疑。“喂,妈妈?”

“君爱,你马上就回来。多恩说他过会儿会来我们家。他急着找你。"

你的爱很困惑。“他说什么?”

“是的,他打电话给你,你的手机打不通,所以他打了家里的座机。他让你在家等他。他急着找你。”

“哦,好的,我马上回来。”君爱皱着眉头,挂断了电话。

黎明有什么急事?

她马上要去游乐园了。她在游乐园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艾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艾君回家了,不久,邓恩也来了。

他大步走进客厅,脸色不太好。

艾君站起来说:“你怎么了?”

客厅里没有其他人,于是邓恩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现在你去收拾东西,带上你的身份证。我们稍后将回到伦敦。”

“你为什么要回去?怎么回事?”你的爱紧张地问。

多恩的眼睛很黑。他张开嘴,用阴沉的声音说道,“刘易斯出事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艾君的瞳孔收缩

一个短暂的白色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你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他应该出事了。我回去才知道他的情况。”

艾君脸色变得苍白。她转身冲上楼去找她的证件。

她没带衣服,只带了身份证和手机,就和邓恩赶到机场。

第二天早上,王牌宠妃唐恩确实又来了。

君爱这次不想和他玩了。

多恩说:“给我三个月。三个月内打不过你,王牌宠妃我就不干了。”

艾君仔细看了他一会儿。

“给你一年,你打不过我。”

“不一定。”邓恩自信满满。

你的爱激起了巨大的愤怒。“我觉得你没看到棺材就不哭了!我可以完全禁用它,让你休息一年!”

邓恩微微笑了笑:“就算我残废了,我也会继续挑战你。”

"..."这人真气人!

“好吧,我就证明给你看,你永远都不是我的对手!”

君爱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

米砂是世界级的杀手,她的功夫早就和米砂差不多了。

邓恩现在才开始锻炼,根本达不到那个水平。

艾君知道多恩很固执。

她决定踢他的屁股,然后让他退出!

自然,他们又去了训练室玩。

这一次,你的爱比昨天更重。可惜她还是忍不住控制住了自己的力量,不然唐恩就真的残废了。

但是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有很多淤青。

“我明天有事,后天再来。”临走前,天明说。

艾君愤怒地喊道:“我后天没有空

“那我找你大哥,二哥玩一样的。你嫂子可以的,她答应我了,我随时可以来找她学习。”唐对就有些得意。

艾君:“…”

大嫂是汉奸!

邓恩走后,艾君去和小奎算账。

“嫂子,你为什么答应多恩可以来找你互相学习?这不就是他天天来的借口吗?”

萧岿笑了:“我觉得他很努力,所以他不忍心拒绝他。”

“但我是你妹妹,你要面对我。”

“我在想你。你看,如果他真的能打败你,如果你们在一起,至少他能保护你。如果他打不过你,你也不用为他难过。”

“谁说我为他心烦!”君爱突然看起来有点像一只炸毛的猫。

她一回来,陈俊就听到他们在争吵。

“怎么了?”他疑惑地问。

你喜欢立刻抱怨。小葵总是笑而不语。

听了这话,陈俊没有眨眼。“哦,你嫂子答应他是我的主意。”

"..."艾君道:“兄弟,你也是奸贼,奸贼果然是本家!”

陈俊摸了摸她的头。“就好像你和我们不是一家人。”

君爱装可怜。“是一家人,你还拿邓恩欺负我。”

陈俊大义凛然地说:“埃波这么想,我就难过。我们哪里团结他欺负你了?很明显我们家联手欺负他了。”

你的爱闪烁,表示你不懂。

陈俊邪恶地笑了笑:“我太傻了,竟然用这样一个公开的借口把他赶走。”

小葵点点头:“是的。你看,我们可以利用向他学习的机会,随便打败他。这不是在帮你泄愤吗?”

"..."你的爱无言。

他们的大脑回路和她的不一样。

但是为什么,她还是觉得他们是在联合起来欺负她?

唐不在乎被打...

你的爱情压抑了一段时间,王牌宠妃你不得不妥协。

既然唐恩不放弃,王牌宠妃她就给他三个月,到时候他打不过她,只能主动退出。

虽然我想通了,但是君爱还是有点郁闷。

从来没有人为难过她,也没有人逼过她,邓恩的做法让她有些不舒服。

晚上玩游戏的时候,她把这一切愤怒发泄到其他玩家身上。

她平时已经够凶的打架了,现在更凶了,直接把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

无名本事不小,攻击力不比她差。

他们两个第一次合作,但是配合的很完美。他们在半小时内赶走了那些人。

这场大型比赛在整个比赛中出名了。

挑战结束后,君爱没有联系任何人。

【我们赢了,你找个时间,我请你吃饭。】

【最近有点忙。我有空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好的,不要耽误太久。】

【好。】

君爱虽然觉得匿名挺好的,但是不打算套近乎。她不介意和他做朋友,如果她把他当真人看,还觉得他好。

但是在我们认识之前,她可以把他当游戏里的朋友。

和不知名的随便聊聊,你们的爱情是线下的。

洗完澡后,艾君正躺在床上,这时路易斯的电话打了过来。

“安妮,我和公司的合同还没有到期。虽然公司同意解约,但我至少要待三个月才能走。”刘易斯在那边抱歉地说。

“你真的要取消合同吗?”

刘易斯笑了。“当然,如果我不取消合同,我怎么能找到你呢?你放心吧,以后我可以签别的公司。”

艾君总是觉得强迫路易斯辞去他最喜欢的工作是错误的。

但这是他真心的想法,她不能辜负他的心愿。

“那你这次一定很忙。”

“我还能应付,只是这段时间比较忙。”刘易斯用轻松的语气说道,“我只是暂时不能见你。别忘了我。”

小君爱笑:“我看心情。”

“上帝,请让安妮每天都感觉良好。”

听着刘易斯滑稽的声音,小君爱笑得更开心了。“谁说我心情好,不会忘记你的?”

“没关系,就算你因为心情不好没有忘记我,我也希望你每天心情都好。”

“万一我忘了你呢?”

“我会让你再次记得我。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你爱听他的话,心里暖暖的。

刘易斯最大的优点就是每天阳光开朗。

和他相处,她只是觉得轻松,心情很好。

本来这几天她有点烦躁,和他通了电话之后冷静了很多。

你爱认为虽然多恩真的很好,但刘易斯也很好。他们都有各自的优势和长处。

她也想选多恩,但是她已经先喜欢刘易斯了,所以她要对自己的感情负责。她真的不想成为一个喜欢一个的女生。

所以,她要继续坚持自己的感情。

你想好了,你就不难过了。

第二天,唐恩没有来。

昨天他说今天不能来,君爱整天在家写信。

她不打算签约任何公司,她想成为一名自由的歌曲作者。

王牌宠妃

如果有新作出来,王牌宠妃她就卖了,王牌宠妃就算了。

除了提高能力,她不打算做任何事情。

她还年轻,不需要急着创业。

等她有了一定的名气,在歌曲创作上站稳脚跟,再做别的也不迟。

我忘我的写了一天,很晚了,就心满意足的睡了。

现在她的灵感很好,想抽时间写音乐。

第二天一早,艾君早早起床,吃了早饭,又去上班了。

早餐时,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听到任何人和她说话。

由于她长这样,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所以大家都没有再来打扰她。

当唐恩来的时候,他被告知艾君很忙。

他上楼看了她一会儿没有打扰她,然后下楼。

“嫂子今天能给我点建议吗?”邓恩问小葵。

萧岿欣然答应,“是的。”

邓恩非常高兴。“谢谢。”

“反正闲着没事干。”小葵说着去换衣服了。

邓恩也带了衣服。他们换了之后,就去了训练室。

跟小葵玩,唐恩才知道跟他们的差距有多大。

小葵一直很仁慈,唐恩被她打了。

“再来。”邓恩挣扎着爬起来,无意放弃。

萧岿撞倒了他。“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下次再来。”

邓恩不得不同意。今天真的不适合再玩了。仅仅是那些动作就足够他回味很久了。

唐恩带着一身伤离开了。自始至终,艾君都不知道他来过这里。

直到下午她终于完成创作,才得知多恩的来访。

艾君对小奎说:“嫂子,你一会儿过来跟他聊聊吧?我不能对他手下留情。你教他几遍,他就退。”

“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小葵说。

“我知道,但三个月内他打不过我。与其浪费时间,不如让他早点认清现实。”

萧奎不想同意她的请求。“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可以自己解决。”

“大嫂……”你喜欢扮演女人。

小葵一两天不认识她。和她说话很随意。

“你自己解决吧,你得问我解决。估计你大哥会亲自动手。”

艾君立刻停止了说话。

如果让陈俊对付邓恩,恐怕邓恩真的会在医院呆上一年。

只是,她真的不想和邓恩有太多的接触。

不知道为什么,她害怕和他频繁接触,于是下意识的反抗。

但是唐恩太固执了,她无法拒绝他。

艾君有点尴尬,但邓恩好几天没再来看她了。

这让艾君松了口气。至于心里的失落,她完全无视。

因为刚写了一首曲子,君爱准备休息几天等灵感再创作。

她无事可做,邓恩也没来找她玩,就天天在家打游戏。

她的目标是击败无名,击败无名成为第一高手并完成通关后,她将退出游戏。

为了打败无名,她每晚都去和无名玩。

无名氏脾气很好。每次她挑战他,王牌宠妃他都欣然同意。

你的爱总是善于战斗,王牌宠妃没有人每次都只能险胜。

越爱越有激情。

【我们再玩一局,这次我赢你。】

[加油。】

艾君又一次兴高采烈地和他战斗。

最后她用隐藏的武器打败了Anonymous。

我输了,但没想到你会使用隐藏武器。】匿名也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你爱笑,【这叫战争中一切公平!】

【你说的对。】

【但你还是很优秀。在各种技能的运用和配合上你比我强。】你爱夸他。

【你也很好,现在你是第一。】

【还是第一个吧,我不想画太多仇恨。我知道我赢了你就够了。】

原来君爱不想出名,所以一直低调徘徊在第三位。

不明就里地理解她的想法,难怪他们没有去比武场打架,而是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

她不想让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比赛的结果。

聊了一会,无名氏突然发来邀请。【有一个任务需要一个团队来完成。至少有两个人。完成任务后,你可以得到很多财宝,所以我想邀请你和我组成一个团队,好吗?】

[就我们两个?艾君不想接触太多的人。她喜欢独来独往。

[嗯,就我们两个。】

似乎没有人喜欢独来独往。

君爱欣然同意,然后两人去复印。

两个人都是高手,配合的很棒。没有人在阻碍任何人,任务很快就被他们完成了。

这是君爱第一次和人组队,她很爽快。

【下次有这样的任务,我们再来。】

【好。】

几天的相处,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

有时候和无名氏聊天,艾君能感觉到他的观点和价值观和她差不多,和他聊天她更开心。

只有思想价值观相近的人才能相处的更好。

艾君很少有朋友的原因是很难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但是她惊喜地发现,她不能和任何人交流,所以她已经把他当成了她的朋友。

当她和无名氏的关系变好后,消失了几天的唐恩出现了。

邓恩来这里自然是来陪她玩的。

“你这几天不会休养吧?”艾君看到他时问道。

其实她还是很担心他的。

这几天他没来,她怕葵太重。

唐微微弯着嘴唇。“别担心,我很好。刚忙了几天。”

君爱瞪,“谁担心你!”

唐笑笑,没有继续招惹她。“你今天有空和我一起玩吗?”

“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进步。”艾君不介意和他一起玩。

如果邓恩能提高技术,她会很开心的。

反正她现在也没多想,继续把他当好朋友就好。

在训练室,两人交换了几招,艾君惊讶地发现邓恩确实取得了进步。

虽然他也有一些功夫基础,但在此之前,他的基础还不够。

每次他没动,她就打他。

但是这次不一样。他不仅能躲闪得快,还能还击几次。

但他只解决了她的几招,王牌宠妃然后又被动了。

虽然他陷入了只能挨打的境地,王牌宠妃但他的速度快得多,不再像以前那样狼狈了。

艾君最终击倒了他。“你输了。”

邓恩喘着气,脸上流了很多汗。他伸出手。“你帮我一把。”

看来他很累了。

艾君抓住他的手,试图把他拉起来,却发现他太重了,一会儿都没拉。

她用力一推,同时邓恩也用力一推。艾君没有把他拉起来,而是被他拉了下来。

她的身体倒在垫子上,唐恩迅速翻身压住她,双手按住她的手。

你爱盯着看,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唐恩扬起嘴唇:“这叫兵不厌诈。”

你的爱无语,他反正喜欢出轨。

邓恩没有理会她的愤怒。“这是你的失败吗?”

“你在做梦!”当你努力赢得你的爱时,唐恩被她赶走了。

被踢走的唐恩立刻弯下腰背对着她,很痛苦。

艾君目瞪口呆。她踢错地方了吗?

结束了。她刚才很强壮。

多恩被她踢了怎么办?

你心爱的大脑空变白了,然后她抢过去,“多恩,你没事吧?”

唐恩像虾一样弓着身子。她什么也看不见。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俊爱更加着急了。“你好吗?说点什么。”

“我很害怕...不好……”唐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艾君停顿了一下。她扭动了他的身体。

邓恩双手握成拳头,双腿无力弯曲,整个人看起来很糟糕。

“我哪里伤到你了?”你的爱是问心无愧的。

邓恩忍着疼痛摇摇头:“没什么...没关系……”

“哪里疼?”

“以下……”唐恩沮丧的说道。

真的伤到他的阴茎了,不是吗?

爱真的很烦,她在某个地方盯着他,“疼吗?我去叫医生!”

说着她就要起身,天明抓住她的手,“没事,我只是忍着……”

“你怎么能忍受这个?出了问题怎么办?!"君爱着急。

邓恩摇摇头:“出了问题也没关系……”

你爱瞪大眼睛,“真的没关系吗?那是,但是...怎么会不重要呢?”

“可是什么?”邓恩盯着她。

君爱决定投怀送抱。“那是你的命根子。如果出了事,你以后怎么办?”

邓恩突然陷入了沉默。

艾君觉得他很难过,她感到更加内疚:“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踢到那里。放心吧,就算出了问题,我也会想办法治好你的。我爷爷是神医,一定会治好你的!”

唐咳嗽了一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的爱有不好的感觉。

邓恩微微脸红,眼睛一闪:“你踢了我大腿……”

爱瞪了他三秒钟,唐恩被她弄得更加心虚。

艾君突然起火,用拳头打了他。

“你敢骗我!”

邓恩躲开,辩解道,“我没有骗你。别误会。”

王牌宠妃

“不承认,王牌宠妃你是故意骗我的!王牌宠妃”艾君更生气了。

邓恩不得不求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艾君又打了他几下。“你太过分了。刚才我还以为你真的出事了!”

多恩抓住她的手,对着她的嘴笑。“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但我不能假装这么紧张。”

小君很讨厌把手缩回来。“谁紧张你,我就是不想成为你唐家的罪人!”

说完,她起身愤然离开。

邓恩很快赶上了。“你真的生气了?”

你喜欢无视他,继续前进。

“别生气,我真的错了。”

“要不你再踢我一脚?”

“你的爱,安妮……”

艾君停下来,无助地盯着他。“好的,我不生气。下次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

“好!”邓恩急忙点头。

“还有,以后少来我家,别让我互相学习。”

“不好!”邓恩否决了,小君爱盯着他。

多恩笑着说:“我告诉过你,我现在在追求你。我不来怎么追求你?你不答应和我出去约会。你不出去,那我就来。”

“但是……”

唐恩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你以为我死缠烂打。但我真的放不下你,也不会逼你什么。我只是想和你接触,让你多了解我的优点。”

“我们认识很久了。我知道你有什么优势。”你爱反驳。

“是吗?但是我觉得不够长。以前很少有时间陪你。我没有时间和你联系。既然有时间,就一定要补回来。”

艾君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这根本不是时间问题。”

邓恩压低声音:“那告诉我,你会喜欢没有刘易斯的我吗?”

艾君张开嘴,发现他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

“你愿意吗?你会的。”

“你只是第一步爱上他,你不讨厌我,你也会喜欢我。既然还有机会,怎么放弃...即使没有机会,这辈子也不会放弃。”邓恩说的很认真。

艾君看了他几秒钟,然后默默地转过身去。

邓恩默默地跟着她,什么也没说。

两人默默走进别墅,绕过一个小客厅,正要转身时,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

他们的脚步声同时停止了。

“不要...小心点……”

“我让他们都退休了,没人会来的。”

“你的爱人和唐恩还在家里……”

“他们暂时不会来。”

“我不能...如果有人来了怎么办……”

“别动,这里没人能看见我们。”

“但是...嗯……”

这两个人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她大哥大嫂。

君爱看都不看就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听到他们两个沉重的声音,以及某种节奏的节拍声,小君喜欢刷刷地脸红。

他们在这里设了一个限制级!

她从来不知道她的大哥...是这样一种动物...

艾君僵硬地站着,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但是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光听就让人脸红。

还有,王牌宠妃陈俊一直在说一些恶心的话。

君爱又被打雷了。

在她的印象中,王牌宠妃她的大哥很淡定,很淡定。

言情小说里恶心的话怎么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君爱从小被保护的很好。

另外,她一直在训练,生活其实很健康。她每天训练,学习,被爱。

虽然她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亲眼所见,亲眼所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其实她毕竟很单纯,单纯的以为谈恋爱就是偶尔牵手,拥抱,接吻。

她真的没接触过限制级。

她的爸爸和妈妈在她之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于是我突然撞见她大哥大嫂,她觉得自己三观全毁了。

大哥大嫂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似乎已经毁了。

君爱满脸通红,再也呆不下去了。

慌乱转过身来,却突然对着黎明暗热的眼睛。

他站在她身后,离她很近,气息很浓。

在他的眼里,艾君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的心变得更加慌张,推开了他。她迅速逃离了现场。

跑回花园,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的大脑清醒了几分钟。

邓恩赶上了。

爱看他,突然像一只愤怒的小野兽,“你在这里干什么?!"

邓恩慢慢走近她。“如果你不跟着我,我会留在那里吗?”

艾君假装平静,说道:“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家平时不是这样的。”

至少他也是客人。她觉得让客人听到不该听到的话很无礼。

邓恩走到她面前,站得离她很近。

“没关系,这其实很正常。”他低声说。

艾君睁大了眼睛:“正常吗?”

唐恩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嗯,他们是夫妻,所以很正常。而且我们也是成年人,这些东西要努力去接受。”

你热爱奇迹,理解他的意思。

他能看穿她的想法,知道她一时无法接受。

但她不是不能接受,她只是没有看到,所以才有些惊慌。

“这个我当然知道!”君爱装淡定。“这真的没什么,但你是客人,我怕你会笑。”

“我没开玩笑。”邓恩的声音很近。

艾君转过身,被他放大的脸吓了一跳。

唐恩的脸近在咫尺,一双漆黑的眼睛似乎有魔力,瞬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让她无法动弹。

“你...你为什么离得这么近?”你爱结巴问。

唐恩的眼睛更热了,他的嘴又黑又哑。“我不想欺骗你,其实……”

你的眼睛因好奇而睁得大大的。

邓恩停顿了一下,她的声音像她的幻觉一样轻。“其实,我一直想对你做那些事……”

隆隆声-

第一次,君爱感觉像晴天霹雳。

她的瞳孔无限放大,整个人都石化了。

“我说的是真的……”当邓恩柔和的声音没有消失的时候,君爱感觉到嘴唇发烫,被他吻了。

她突然恢复过来,像触电一样把他推开。

邓恩毫无保留地坐在地上。

你心爱的人脸又白又红,她指着他诅咒他。

“唐,你怎么这么刻薄,这么有上进心!”

王牌宠妃

“我真的错怪你了,王牌宠妃你是,王牌宠妃是……”

你的爱不能继续诅咒。

邓恩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一丝羞愧。

“我算什么?”他问。

动物...

你还是没说。

“一句话,你的想法太多了!我们是朋友,你怎么会有那些想法?我以前真的看错你了吗?”你爱我后我觉得有点难过。

邓恩为什么要对她做那些事...

你的爱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就像她空白色的生活突然被泼了一瓶墨水,白色被染成黑色。她震惊、愤怒、无助。

唐敢说,自然不会以她骂为耻。

“我只是说实话。既然喜欢你,我怎么会没有那个想法呢?”多恩很坚决的说:“君哀,你还觉得我是第一次见到的多恩吗?"

你喜欢等一会儿,看着他。

邓恩低下头,走近她。“你看清楚了,我不是那个邓恩。我已经长大了。我现在是正常人了。”

“还是一个爱你把你当女人的男人。”

"..."艾君被他撞了,失去了语言功能。

多恩愚蠢地轻轻吻了她的前额。“可是我从来不敢侮辱你,即使我想,但我会克制自己,因为你是我心中最美的。”

你的爱真的是灵魂出窍。

邓恩的话让她无法思考,瞬间改变了世界观。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惊讶的发现,唐恩真的长大了。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欲望和希望的男人,不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

她也意识到自己不是小孩子了。

你爱情里的象牙塔突然崩塌。

很久以前,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夏娃引诱亚当偷禁果。

现在她觉得是唐恩引诱迷惑她偷禁果…

你爱的心很乱,你的心也很乱。

唐恩这样看着她,叹了口气。他真的吓到她了吗?

抬手拥抱她,他轻轻抚摸她的头。

“你的爱,我也不想这样吓到你。但是我真的不想等。你不能正视我的存在。我不知道如何让你正视我对你的感情,除了彻底告诉你我的想法。即使真的让你害怕...我不后悔。”

你的爱突然纠结了。

邓恩下意识地加大了力气,紧紧地抱住了她。

“放手……”你喜欢愤怒的咆哮。

邓恩不说话,只是用尽全力抱住她。

你的爱拍打着他的胸膛。他哼了一声,但还是没有放开她。

艾君挣扎了很久,突然感到很累。

她没想到邓恩的力气这么大。

他把她抱在怀里,她呼吸困难。

“唐,放手,别让我恨你。”你喜欢平静地说。

唐恩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儿,然后他慢慢放开了她。

举手想扇他一巴掌,却止步于空。

邓恩盯着她,没有闪烁或隐藏。

你爱忍着酸溜溜的眼神把手放下。

她打不过,唐恩也没对她怎么样,只是莫名其妙的生气。

“算了,王牌宠妃你以后别来了,王牌宠妃我们做简单的朋友吧。不满意就不要做朋友。”她淡淡地说。

“真的有那么生气吗?”邓恩低声问道。

你爱瞪眼,“你觉得呢?我不应该生气吗?!"

唐恩突然笑了,那笑容就像冬天的一丝阳光。

“你生气了,我怕你对我没感觉。”

“你……”你不能说爱。

邓恩真的很开心。

你的爱会生气,总比她冷淡轻盈,对他的话没有反应要好。

“但是如果你真的生气了,你可以拿我出气。”邓恩真诚地说。

“你真的太过分了!”你爱憋一句话。

邓恩低下头,没有否认。看到他这个样子,你的爱就有点释然了。

至少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以后别来了,我不欢迎你。”说完,她转身离开。

邓恩看着她走远,她的眼睛变暗了。

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有点冲动。

你爱的是纯洁单纯,朦胧美好的爱情。

在她的世界里,爱情是纯粹的东西。

他毁了她今天的爱情观。她会生气,但他依然无怨无悔。

刘易斯给了她青春的爱,她再也不会接受他对她少年时代的感情。

然后,他只能给她赤裸裸的男女感情。

这一次他想先打入她的内心,却又无法被打动。

不知道邓恩什么时候走的。

她一直呆在卧室里,直到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她有点格格不入。

“你在想什么?”身边的小葵问她。

你爱回过神来,她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下午遇到的尴尬场面。

你爱腹诽,都是他们的错,不然邓恩也不会冲动说出那些话。

“没什么,想事情。”

“你在想什么?”江予菲也好奇的问。

“创造。”你的爱是敷衍。

每个人都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她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考虑创作。

但她没说,他们也没问。

江予菲把话题引向了琦君。“琦君,我听说公司里有几个女员工喜欢你?”

这个话题真的很刺激,连你的爱情都引起了兴趣。

琦君抬起头,眨了眨眼睛。“谁?”

“你不知道谁喜欢你?”

“嗯,不知道。”君齐家平静地回答。

“你有喜欢的人吗?”江予菲笑着问,期待着。

她24岁了,连外遇都没有。她怕他不正常。

君齐家自然知道她说的像什么。

“没有。”

“没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琦君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没有。”

江予菲从不灰心。“你喜欢什么?我会找人给你介绍几个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不知道。”

“我心里有标准吗?”

“没有。”

江予菲将会气馁。“你没想过和女生接触?”

“嗯。”

"...你整天都在想什么?”

“吃饭工作。”君齐家很诚实的回答。

江予菲被打败了。她举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从今天开始,你要好好想想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再想想吃饭工作?”

就这样,王牌宠妃他们两个做了一笔交易。

叶笑言不缺乏卫生~反正现在棉花。

他囤积的卫生棉估计够他用一年多了。

他暂时不必做跑腿的。不够的时候,王牌宠妃他会继续做好。

叶笑言在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说他不会做跑腿的男孩,许多人对此表示非常遗憾。

毕竟岛上每个人都花时间训练,没人愿意浪费时间给别人跑腿。

叶笑言不再跑腿了,他们失去了许多便利。

但是叶笑言停止了跑腿,他们不能强迫他继续。

叶笑言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

他的月没多久就来了,还好训练的时候没有太大的不便。

一瞬间,就是儿童节了。

那天,叶笑言收到了安森送的礼物,一份非常珍贵的礼物。

是一个金玉一体的如来吊坠。

陈俊送他礼物时,他说:“我想你喜欢这种东西,所以我请人帮我找,但我没有找到观音,但我找到了如来。”

还有其他话他没说。

送给叶笑言的如来和他佩戴的观音是同一时期制作的。

据说他当官的时候,他和他老婆都是特制的。

男穿观音,女穿佛。

他也想送叶笑言观音,但真的找不到。他唯一能找到的就是如来。

叶笑言很高兴,但她不敢接受:“这太贵了,至少几十万?”

陈俊笑着说:“没那么贵。既然喜欢就留着吧。”

叶笑言非常喜欢它。有了这个东西,那些鬼就不敢靠近他了。

他谢道:“谢谢,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陈俊看得出他真的很喜欢它。

他帅气的眉眼舒展开来,大家都能看出来他心情不错。

有了这个东西,当叶笑言再次外出执行任务时,真的没有鬼魂缠着他。

只要他一直戴着安森送的如来,就跟普通人一样。

叶笑言没有感觉到她心中的压力。她在训练中完全分心,进步很快。

又一年过去了,叶笑言13岁了。

陈俊和齐家近年来发展很快。

13岁的他,已经一米七多了。

叶笑言去年突然长了一个头,她的身高超过了一米六。

但是作为一个‘男生’,他还是很矮的。

主要是岛上的男生高得离谱。

还好他的长相没什么变化。他留着短发,留着长刘海,还能装成男生。

一开始,人们可能会怀疑他的性别。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没有人怀疑他。

他们充其量认为叶笑言是个外星人,他只是长得特别,太像个女孩了。

今年又选了两个人进行秘密训练。

选了两个人,一个14岁,一个15岁。

陈俊和叶笑言担心下次轮到他们了。

陈俊请米砂询问情况。米砂什么也没说,只是说这是老板安排的,是保密的。

就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不明白这是什么秘密。- 5327+369559 - >

陈俊在篮球场上找到了叶笑言。

叶笑言独自打篮球。

他的身体很苗条,王牌宠妃但绝不瘦。相反,王牌宠妃他看起来像一个难以形容的健美运动员。

陈俊远远地看着他,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如果叶笑言不穿宽松的衣服,也许他的身材会更好看。

突然,叶笑言转过身来看他。

在阳光下,他对他微笑。

陈俊的眼睛突然被他的笑容刺痛,她的胸口闷得令人窒息。

他暗地里称叶笑言为优步。

现在这么吸引人。过几年也许他会变得更加妖娆!

叶笑言走到他面前:“你想打球吗?”

陈俊摇摇头。“我想和你谈点事。”

“是什么?”

陈俊告诉他秘密训练的事。

”我问米砂大师。她什么都没透露。我觉得这不简单。请注意。”

他和小君齐家不会被选中接受秘密训练。

但叶笑言不一定。

“我明白了,但我不必被选中。”叶笑言猜想。

安森和安迪不会成为杀手。

他们走了,他是最好的杀手。

按照以往的做法,选择去秘密训练的人并不是最好的。

陈俊理解他的想法。他很有尊严地说:“不一定,今年选的两个人有一个很好。”

“你是怎么打破常规的?”叶笑言大吃一惊。

“也许是打破常规。所以,不管你优秀不优秀,都有可能入选。”这才是他担心的。

叶笑言微微蹙眉:“如果真的被选中了,我也没办法……”

岛上的人,生活都是南宫世家的。

他们会按照上面的人安排的去做,完全没有选择。

陈俊安慰他:“也许你不会被选中。现在不用担心。想多了也没用。”

“你说得对。”叶笑言很快摆脱了麻烦。

他拍了拍篮球,笑着问:“你愿意打两场吗?”

陈俊迅速抢过他的球:“来吧!”

叶笑言微笑着去捡球。两个人在球场上互相追逐,技术还不错。

打球时,陈俊的手肘不小心撞到了叶笑言的胸部。

一阵疼痛传遍全身,叶笑言几乎哭了起来。

“怎么了?”陈俊停下来,关切地问,“疼吗?”

“不……”叶笑言很快康复了。

陈俊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一年,在宿舍里,他还打了叶笑言的胸口,他的样子似乎很痛苦。

陈俊认为他的力量不会伤害他。

他突然按住叶笑言的胸口。“你在这里好像特别脆弱。”

叶笑言突然像遭雷击一样——

但他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当然,这是心脏的位置。”他笑着漫不经心地说。

陈俊没有发现他有什么问题。他转身打了一个篮球。

“如果没什么事,继续!”

“好。”叶笑言暗暗松了一口气。

幸运的是,他做好了准备,在胸前缠了几条绷带...

我打球的时候出汗了。

叶笑言和陈俊回到宿舍洗澡。

从浴室出来,叶笑言甩了甩她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找了一卷新的绷带,打算再次包扎她的胸部。- 5327+369649 - >

在过去的两年里,王牌宠妃他发展得很快。

不仅仅是孩子,王牌宠妃就连胸口都像是在吹气。

以前只要衣服宽松就可以,现在不行了。他必须戴绷带,否则会被人看到他有乳房。

正裹着,门突然被敲响。

“小燕,你在里面吗?”是布兰奇的声音。

叶笑言行动迅速,没有回答。

布兰奇继续敲门。“闲聊?!"

叶笑言好不容易裹好绷带,然后穿上背心,再穿上短袖,这才打开门。

布兰奇看见他,笑着问:“你在洗澡吗?”

“是的,有什么事吗?”

布兰奇走进他的房间。她背着双手。叶笑言看见她手里拿着一个方形礼品盒。盒子的颜色是粉色,非常漂亮。

“我有事找你。你应该先关门。”布兰奇说。

叶笑言按他的话关上门:“什么事,你说吧。”

布兰奇看着他,害羞地问:“小燕,我们是好朋友吗?”

叶笑言不假思索地说:“当然。”

布兰奇和他交了一年多的朋友,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叶笑言对她的偏见已经少了很多。

“那我问你一件事,你能答应我吗?”

“是什么?”

“你先答应我,我再说。”

叶笑言想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我能做到,我会答应你的。”

布兰奇笑了。“可以的。”

说着,她拿出礼盒,双手递给他:“你替我把这个交给安森,但别告诉他是我送的。”

叶笑言感到困惑:“为什么不呢?”

“反正不告诉他,等他问你。”

叶笑言仍然不明白她的意图。“里面是什么?”

“非常重要的事情。”布兰奇非常严肃地说。

叶笑言点点头:“我知道,我不会看的。”

“你答应过替我给他吗?”

“嗯,我答应过你的。”在叶笑言看来,这是小菜一碟。

布兰奇高兴地说:“谢谢。”

把盒子交给叶笑言后,布兰奇离开了。

然后叶笑言把盒子带给安森。

陈俊刚刚洗过澡。

看到叶笑言来了,他笑着说:“你来得正好。待会儿我们一起吃饭。”

“这是给你的。”叶笑言突然递给他一个粉红色的盒子。

陈俊愣住了:“为了我?”

“嗯。”叶笑言点点头。

“为什么给我?”陈俊盯着他问道。

“你看看就知道了。”

陈俊犹豫了一下,接过盒子,很随意地放在桌子上。“我们去吃饭吧。”

叶笑言认为他现在应该打开盒子了。

看他不感兴趣,有些感慨,也想跟着里面的东西走。

他的遗憾在陈俊看来是失去了...

好像他没注意自己的天赋。

其实他并没有忽视,他只是在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因为这是叶笑言第一次给他东西。

他有预感这份礼物...有点不正常...

两个人一起去吃饭,吃饭的时候,陈君有点不舒服。

叶笑言习惯于被奴役。今天,当他们点了一盘虾时,他主动把虾去皮,然后推到陈俊。

陈俊的心跳突然失去了节奏。- 5327+369725 - >

“你自己吃吧,王牌宠妃别帮我剥了。”

叶笑言平时也帮他剥,王牌宠妃他没这么说。

他下意识的问:“你不想吃?”

“谁说我不想吃了?”陈俊拿起筷子,一次吃了几个。

叶笑言觉得他有点奇怪。

“你有什么心事吗?”他突然问道。

陈俊用黑色的眼睛看了他一眼:“你能看见吗?”

“嗯,你好像有心事。”叶笑言点点头。

“我没有。”陈俊轻描淡写地否认了,叶笑言也不再问了。

吃过饭,叶笑言打算去图书馆,陈俊则回宿舍。

宿舍里,桌子上还有那个粉红色的盒子。

陈俊盯着盒子看了一会儿,脑子里有无数的想法。

叶笑言给了他一些东西。为什么要用粉色的盒子?

一般女生都喜欢粉色。

粉色代表爱情...

同时,他也想,也许叶笑言只是为他选择了一种颜色。

这个盒子的颜色没有任何意义。

或者也许...这不是叶笑言给他的。

但是,如果不是他给的,为什么不说是谁发的呢?

陈俊独自一人在箱子里挣扎了很长时间。

经过长时间的挣扎,他决定先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片红色的枫叶。

陈俊展开信纸。

信纸上什么也没写,但有一句歌词是用英文字母写的。

这首歌的名字是——没什么。

这是叶笑言在春宴上唱的歌。

这首歌经常在岛上演奏。

很多人喜欢这首歌,他也喜欢。

但他喜欢它,因为叶笑言...

陈俊仔细阅读了歌词。整首歌充满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深爱。

陈俊的心跳非常快。

叶笑言给他一句歌词是什么意思?!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俊很想问叶笑言,但他不敢。

现在他不能动了。

否则会伤害叶笑言。

此外,叶笑言难以辨认,他不敢问。

有本事...他本人...

但是他的脾气很尴尬,他喜欢把话藏在心里。

也许这是他最露骨的表达。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他只是给了他一句歌词。他什么也没写。

如果叶笑言认为他喜欢这首歌,所以他专门为他抄了歌词呢?

一句歌词,一片枫叶,这能说明什么?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代表什么,但问题是没有人敢自信地肯定叶笑言的观点。

陈俊真是纠结啊!

我想问叶笑言,但我害怕开玩笑或听到我不想听到的答案。

别问他,他不确定。

还有,即使他们现在有什么想法,他们也不能...

该死的叶笑言,你为什么给他发这种见不得人的东西?

陈俊迫不及待地找到叶笑言,把一切都问清楚。

但他真的不敢...

陈俊挣扎了很久,直到她上床睡觉。

最后,他决定静观其变,然后看看叶笑言是什么意思。- 5327+369737 - >

第二天,王牌宠妃陈俊开始观察叶笑言的表情。

叶笑言首先和他一起吃了一顿普通的早餐,王牌宠妃然后他们去训练。

叶笑言什么也没问他,他的表情和往常一样,很自然。

陈俊有点失落。

既然他是这样的反应,就不用表现出什么,不然就会显得他很浪漫。

当叶笑言在春宴上唱歌时,他很浪漫。

他不会再犯那个错误了。

布兰奇找到了一个单独和叶笑言谈话的机会。

她偷偷问他:“你替我把东西交给安森了吗?”

叶笑言点点头:“我已经给他了。”

“他什么都没问?”

“没有。”

布兰奇咬着嘴唇。“记住,如果他不问,就别说是我给他的。”

她怕安森生气,会更加嫌弃她。

所以她想到了这样的办法。

如果安森不生气,最好自然一点。如果他不生气,他肯定会问叶笑言是谁送的。

如果他不在乎,他也不会问。

她没有问他就不知道是她送的,也就解除了尴尬。

叶笑言点点头:“别担心,他不会不问我就告诉我的。”

“谢谢。”

“不客气。”事实上,叶笑言仍然很好奇。她给安森寄了什么?

但是布兰奇什么也没说,只好不再问了。

就这样,陈俊等待叶笑言主动出击,等待他的回应。

也在等着你陈的主动。

然后两个人就像往常一样相处,好像昨天没发货。

但是陈俊不耐烦了。

忍到下午,看到叶笑言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态度,陈君很生气。

训练结束后,叶笑言主动找到他和小君齐家,并想一起吃饭。

陈俊淡淡地看了叶笑言一眼,低声说道:“去吃吧。安迪给我带一个,我不去!”

“有什么事吗?”叶笑言问道。

“没什么!”淡淡的留了两个字,陈俊转身离开。

叶笑言很困惑。他问琦君,“他似乎很生气吗?”

君齐家点头同意了。

“可是为什么呢?”

君齐家摇摇头,他不知道。

几天来,陈俊一直脾气古怪。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艾君终于找到了原因。

小女孩睁大眼睛,突然说:“我知道!我记得妈咪说过,每个人每个月总有几天心情不好。哥哥一定心情不好。”

其他几个人印象深刻。

果然,几天后,陈俊的情绪恢复正常,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压力很大。

陈俊不知不觉成了他们的领袖和脊梁。

他心情不好,他们也是。

谁知道这一天,布兰奇偷偷给了叶笑言一个粉红色的盒子,并请他帮忙把它交给安森。

叶笑言想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寄。

但他想,如果布兰奇能自己送来,他就不会去找他了。

像往常一样,他把盒子给了陈俊,但没有说是谁送的。

陈俊再次收到了他的一个粉红色盒子。

“这是给你的。”叶笑言微笑着把盒子递给他,他的表情非常大度。- 5327+372052 -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