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凤凰体育在线注册|中国有限公司----霸占前妻(1/24)

凤凰体育在线注册|中国有限公司 !

齐瑞刚摇摇头:“没有。”

“为什么?你不是说老人不允许他们离开吗?”

“那是在他们没走之前。当他们这样悄悄离开时,霸占前妻老人一定很生气。愤怒的后果是,霸占前妻不管他们是生是死,看他们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

“也许吧...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莫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就算不是一辈子,也是好几年以后。”

莫兰看着齐瑞刚。“我们去找他们好吗?”

祁瑞刚舔舔嘴唇,没有回答。

“既然你已经决定和解,你最好早点处理这件事。不要等太久,谁知道会错过什么,会后悔什么。”

“我也同意你去找他们!”于梅突然走了出来。

莫兰和祁瑞刚惊讶的看着她。

玉梅笑着说:“莫兰说得对。有些事不能等,不然会错过太多。如果你不去找他们,也许好几年,你都等不到他们回来。时间拖得越久,齐瑞森对这个家就越失望。如果他没有忘记这里的一切,那就早点去找他。”

莫兰点点头,期待着齐瑞刚:“好的,我们去找他们!好不好?”

“我没兴趣!”祁瑞刚冷冷地起身,大步走向楼上。

莫兰愣住了,看来我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

玉梅也很惊讶:“齐瑞刚,齐瑞森永远是你哥哥,你只有他一个哥哥。”

祁瑞刚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很快就消失在眼前。

于梅转过身,无助地看着莫兰。

齐瑞刚太别扭了。莫兰很想说,男人秀的不是她,而是他!

几天过去了。

在此期间,莫兰从未提起过祁瑞森,祁瑞刚也没有。

莫兰在厨房泡了壶茶,然后端着它上楼。

推开书房的门,她看到祁瑞刚还在努力工作。

都说正经男人最美,莫兰发现确实如此。

齐瑞刚工作的时候,工作非常努力,效率高。

这也是为什么他有空的时候可以这么自由,因为他的工作量总是很集中,处理的也很好。

看到莫兰进来,齐瑞刚主动说:“你一会儿早点休息,我还要工作一个小时。”

莫兰把茶壶放在身边,然后走到他身后,很自然地把手放在他肩上。

齐瑞刚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你在干什么?”

莫兰给他做了个适度的按摩:“你觉得呢?”

齐瑞刚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你今天怎么这么活跃?”

“看你太累了,我帮你按摩,就算你不喜欢。”

祁瑞刚握住她的手,不让她回去。

“喜欢。我很喜欢,你继续。”

莫兰笑着继续说,祁瑞刚却突然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像大提琴一样悠扬。

莫兰听了脸红了。“你能不能别说了?”

“没办法,很舒服,嗯……”

莫兰捏了几下,以换取他更大的呻吟。

“我不会打扰你工作的!”莫兰烦得快要走了。

祁瑞刚勾住她的腰,莫兰猝不及防,坐到他腿上,额头撞上下巴。

“你在干什么?”莫兰抬起头,羞恼地问道。

李妈妈笑着说:“明溪不爱做菜,霸占前妻也不会做菜。今后,霸占前妻肖骁,教她多做菜,让她多学习。”

萧郎看了一眼李明熙,勾着嘴唇笑了:“她不用学,我给她煮。”

李明熙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幸福感。

李明臣哭着说:“姐姐,你结婚后我就和你住在一起!”

“滚!”李明熙批评了他,大家都笑得很开心。

早餐后,李明熙和萧郎打算出去看看新房子。

刚坐在车里,萧郎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微微蹙眉。

“文宁?”李明熙问。

“嗯。”萧郎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不打算接。

李明熙认为萧郎太善良太绅士了。

他不想接电话的时候,电话一直响,从来不想直接挂。

因为那在他看来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但是他的绅士也会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

“手机给我。”李明熙伸出手。

萧愣了一下,然后二话没说就把电话给了她。

李明熙接通电话,懒洋洋地说:“喂,是谁?”

文宁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李明熙会接电话,她也没想到。李明熙不知道她打过电话。

萧郎删除她的号码了吗?

“是谁?”李明熙又问。

文宁刚要说话,李明熙直接挂断了电话。

文宁又卡住了!

李明熙突然觉得自己好差劲。

她忍不住看着萧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猜她会不会再打电话来?”

萧无奈地笑了笑,无法给出答案。

随即,文宁又打来电话。

李明熙扬起眉毛说:“我怀疑她要向我宣战。”

“宣战?”萧郎皱起眉头,伸出手去拿手机。“不接,直接挂了,没必要接。”

李明熙避开他的手:“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

李明熙又接通了电话:“喂,是谁?”

“明溪姐姐,是我,我找小哥哥。”文宁直接开口了。

果然,文宁已经决定豁出去了。

敢主动撞车的女人,没什么好敢做的。

李明熙低声说:“他还在睡觉。你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文宁又被李明熙撞了,一想到他们两个睡在一起的画面,文宁就觉得很生气。

“你可以叫萧哥哥。我只想和他谈谈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李明熙不甘示弱地问:“你和他有什么?”

“萧大哥没告诉你吗?那天晚上……”文宁故意说到这里,不说了。

“哪个晚上?”李明熙问。

“那是前天晚上...总之把电话给小哥哥。”

李明熙不想和这个女人玩游戏。

“文宁,前天晚上你主动撞了萧郎的车。你知道你的行为给我们夫妻带来了什么麻烦吗?

你撞谁的车不好,为什么要撞我们的,所以萧郎把车都卖了,我们也赔了几十万。你不是故意让我们赔钱的吗?

以后,不要找他了。萧郎的钱是我的钱,我们不想再被你毁了。"

李明xi说这话,霸占前妻那是相当不礼貌的。

只是打了文宁的脸。

李明扬也不想这么狠心,霸占前妻但文宁疯了,不早点切断她的念头,也不知道她身后会发生什么。

文宁在那头,听了她的话后,脸色瞬间变红。

“我找萧大哥,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李明熙,你还没结婚。结婚前,你不能管我和他的事!”

李明熙淡淡地说:“我们只是没办婚礼。我们已经收到结婚证了。”

“不可能——”文宁在最后尖叫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查一查就知道是真是假。”说完,李明熙挂断了电话,没有多余的语言。

李明熙把手机还给萧郎:“我会不会话太多?”

萧郎摇摇头。“不会太多!老婆不能说太多!”

“真的?”

萧郎点点头,笑着纵容道:“真心的。”

李明熙没有心,但他的心很有用。

“开车,我们不走,估计我妈会出来看情况。”

“好。”萧郎发动汽车,把她带回公寓。

新房子已经准备好了,一些新家具已经换了,没有什么变化。

对了,还有更多萧郎的东西。

此外,房间还标有鲜红的喜字,还挂了一些彩带,看起来很喜庆

李明熙和萧郎看到新房子后,他们离开去检查婚礼的东西。

好忙,突然,是结婚那天。

凌晨四点不到,李明熙被李木从床上挖了出来,然后去洗漱、换衣服、化妆...

像木偶一样,李明熙被他们折腾。

终于准备好了,李明熙站在全身镜前,几乎不认识自己。

化妆师是女的。她看到了李明熙的样子,捂着胸口。“结束了,我想我要爱上一个女人了。”

李明熙没有心,但是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漂亮。

然后,李明熙的几个女性朋友也推门进来了。当他们看到李明熙的样子时,都发出了惊人的声音。

尤其是几个伴娘,喊着不要当伴娘。

她们并不丑,但是站在李明熙身边,她们突然变丑了,这让她们以后找男朋友。

就算能找到男朋友,自信心也会受到打击。

伴娘觉得自己损失太大,决定狠狠宰了新郎。红包给的不够,一定不能让新郎带人走。

但是他们觉得光要红包是不够的,然后想出了一个花招。听了之后,李明熙觉得萧郎很惨。

“准备好,新郎来了!”有人喊道。

一群女的哗啦哗啦,都跑到门口被堵,要红包。

萧郎开着一辆白色劳斯莱斯来了。

他雇了几个伴郎,包括李明臣,其中几个是他的朋友或下属。

今天的萧郎,穿着白色西装,美得无与伦比。

看到他来了,堵在门口的女人们兴高采烈。

面对这么帅的男人,他们会不忍吗?

当然不是!

不但不忍心,反而更难。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接触到帅哥...

霸占前妻

而且,霸占前妻这个时候不调戏帅哥,霸占前妻还等到什么时候?

再说不是帅哥,再加上几个伴郎,就是一群帅哥。

所以萧郎,当他们走到门口时,被一群女人挡住了。

“先把红包拿来!”女同胞伸出手,萧郎赶紧命令伴郎给红包。

他准备了很多红包,想多少就多少,对他来说没问题。

收到红包的女同胞很满意,但光让她们走还不够。

"新郎必须回答三个问题才能通过。"挤在前面的蝎子大声说道。

萧郎向她眨了眨眼,意思是我们太熟悉了,请打开后门。

但蝎子大叫道:“新郎,你再给我加电,我就不能用它来谋取私利了!”

“哎,新郎官乱排,新郎官乱排!”

一群女人突然瞎起哄,萧战立刻板着脸,做出一副我很认真的样子。

李明熙坐在房间里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

房间门口安装了监视器。她看着电脑里萧郎严肃的样子,笑不出来。

伴郎也不甘示弱,女的也在起哄,但是不知道起哄的内容是什么,就是声音很大,掩盖了女同胞的声音。

萧郎想,这些伴郎真的很棒,我希望他们今晚也会很棒...

一群人的声音比他们的声音还大,让整个别墅都坍塌了。

下楼的时候,急忙拽住了的耳朵。“我觉得我们应该去车里等着。”

别争了,他的小公主。

江予菲摇摇头,他的脸非常兴奋。“不去很好玩。我们结婚的时候,就没那么好玩了。”

阮,很不高兴,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不喜欢我给你的婚礼不够好吗?”

“啊,你说什么?”江予菲装傻。

阮,揪着她的耳朵,咬着她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说:“你不喜欢我给你的婚礼吗?”

江予菲露出恐惧的表情:“在那之后,我就听不见我的耳朵了。我一定是聋了。”

“那正好。我们赶快出去,远离噪音。你的耳朵会没事的。”

江予菲不再假装,笑了:“如果你不出去,你出去的时候就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阮,无奈的笑了笑,楼上的敲门声就消失了,他没有强迫她离开。

“哪三个问题?问问。”萧郎看起来无所畏惧。

蝎子拿出一张纸,打开,跟了上去。

“听好了,第一个问题,你最不喜欢新娘身体的哪个部位,你必须说一个,至少一个。别说不是通行证。”

萧郎:“…”

这是谁的错,拖出来喂猪?

伴郎同情地看着萧郎。这个问题你回答不了。如果你现在回答,新娘以后会好好看你的!

萧郎也知道他不能回答。他犹豫了一下,问:“这个问题能买多少?”

大家:“…”

你是冰雹!

蝎子感动了一下,然后咬着牙忍痛割爱。“你不能用钱买!你一定要回答!”

别看她义正言辞,其实她心里都是泪。

杀人的好机会,可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为明目张胆的‘行贿’感到抱歉...

钱买不到,霸占前妻萧郎无奈。

他看了看身边的伴郎团,霸占前妻只有李明臣给了他一张纸条。

“姐夫,你说你不满意我妹妹的身高,反正我挺不满意的。她太高了,穿着高跟鞋,几乎和我一样高。”

“你确定我这么说你妹妹不会生气?”萧问道。

李明臣笑着说:“我不应该生气。说身高不如说其他部位好吧?”

萧郎无奈地说:“但是我很喜欢她的身高。”

李明臣低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哥哥,你就不能假装不喜欢吗?”

“但是我就是很喜欢。”

“算了,榆木脑袋!那你要自己说!”

“你想过没有,赶紧说,不然耽误好时间了!”蝎子提醒他们。

萧郎抬起头,勾着嘴唇笑了:“想想吧。”

“答案是什么?”

每个人都盯着他,看他能说什么。

萧郎笑着说,“我最不喜欢她的肚子。因为她的胃有时候装不下食物,我看到她吃不下东西就讨厌她的胃。”

“哦,我的上帝!这个回答太完美了!”李明臣鼓掌。

其他伴郎立刻盲目起哄。

“我不喜欢你的胃,因为有时候会让你吃不下!”

“我不喜欢你的眼睛,因为你的眼睛会看到除我之外的其他男人……”

“我不喜欢你的睫毛,因为它们总是落在你的眼睛里,让你不舒服……”

“我不喜欢你的……”

“好了,够了!”萧郎停止了他们无病的呻吟。“我们开始下一个问题。”

蝎子笑了笑,看了第二个问题:“请问,如果你的孩子和妻子同时落水,你会先救谁?”说明你老婆孩子不会游泳,周围没人能帮你。"

他们哄堂大笑,这个老问题被拿出来问了一遍。

但是这次我把我的母亲变成了一个孩子,因为萧郎没有母亲。

萧郎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我有两只手,一只用来救一只,同时也在救。”

蝎子傻眼了,这样可以吗?

“如果他们相隔很远呢?”

萧郎尖锐地问道:“这是第三个问题吗?”

最好的男人冲过去大喊:“这个问题过去了,过去了;下一个!”

“嗯,你已经通过了这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结婚后,做家务,带孩子。这些事是要你老婆做,还是你自己做?”

伴郎帮忙回答:“一起做!”

萧郎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的。”

“你确定?”女同胞大声问道。

萧郎点点头:“我确定!”

女性同胞羡慕李明熙的好运气,男性同胞钦佩萧郎的勇气,但不同意。

李明臣拍了拍他的肩膀:“难怪我姐姐同意嫁给你。原来你还有过人之处。”

萧郎:“…”

蝎子高兴地说:“恭喜你,你成功通过了第一关!”

“嘿,第一关是什么?!"一个伴郎惊恐地问。

萧郎也很害怕。还有别的层次吗?

蝎贼紧张地笑了笑:“这里面有最重要的一层,就是伴娘层。如果新郎通过了伴娘级别,就可以接新娘了。”

楼下的阮忽然庆幸自己结婚的时候直接把人拖到了婚礼现场,霸占前妻省略了这些困难的环节。

现在他对萧郎无限向往...幸灾乐祸。

萧郎的额头不禁冒汗。“下一关是什么?”

不管他有没有火,霸占前妻他决定冲!

蝎子让开,打开门。“你进去就知道了。”

看着他们笑的贼一样,就知道下一关难了。

萧郎看了一眼他最好的手下,暗示他们:“兄弟们,你们应该见机行事!”

“放心吧,没问题!”

得到他们的保证,萧郎自信地走进来。

在卧室里——

李明熙带着面纱静静地坐在床上。虽然她看不见自己的脸,但她惊人的美丽是无法隐藏的。

萧郎的眼睛第一次盯着她的脸,只有一只眼睛,他可以看到他的心在荡漾。

伴郎也看愣了。

突然,几个漂亮的女人站在他们面前,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原来是李明熙的六个伴娘。

萧郎让他们恢复了理智,准备和这些伴娘打交道。

其中一个伴娘笑着说:“新娘的婚戒在我们六个人的一个身上。新郎必须想办法找到戒指,然后才能去接新娘。还有一点,不许任何人碰我们的身体!”

“原来这种水平最尴尬!”李明臣看上去很害怕。“我以后还是不想结婚。”

其他伴郎胆小,不敢结婚。

萧郎也头疼。戒指在伴娘身上。他怎么能打电话呢?

没有戒指是不能结婚的。

但是,他们不能碰伴娘的身体,伴娘的门是穿裙子的。戒指还能藏在哪里?

萧郎转过眼睛,笑了:“我们不会碰你,但我请你站在那个角落里。你能配合吗?”

几个伴娘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当他们站在角落里时,萧郎拉过几个伴郎,低声嘱咐了几句。

“去吧,今天能不能结婚就看你了!”萧郎拍了拍他们的身体。

“没问题!”

几个伴郎特别忠诚的去找伴娘,然后他们六个手牵着手,围着城市围成一圈,里面站着六个伴娘。

为了不碰到他们,六个伴娘挤在一起。

“你在干什么?”一个伴娘好奇地问。

李明臣笑着说:“围着你转,别让你碍事。”

伴娘们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萧郎抱起李明熙,冲出了卧室。

“喂,新郎,你不要戒指!”伴娘大声问。

萧郎大声回应:“戒指在我妻子身上!”

伴娘都傻眼了:“他居然看穿我们了!追,不能让他们跑!”

可惜他们身边都是伴郎,根本无法杀出重围。

萧郎的速度太快了,他抱着新娘冲下楼去。

把李明熙放进车里,萧郎关上车门,然后跑到另一边上车,拉开车门,然后他松了一口气。

握着李明熙的手,他深情的看着她,动情的说:“我终于把你接过来了。”

李明熙掀开面纱笑道:“我以为你真的会找到戒指。”

霸占前妻

萧郎举起左手,霸占前妻用蕾丝手套亲吻她的无名指:“我知道,霸占前妻戒指在里面。”

“你怎么知道?”李明熙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摘下结婚戒指。”

李明熙笑得很甜。

两人聊了会儿功夫,后面的车上已经坐满了人,然后萧郎启动了车子,向教堂走去。

当李明熙和萧郎结婚的时候,不仅有很多伴娘和伴郎,还有很多花童。

安塞尔和琦君也是卖花女。

婚礼非常隆重。西式婚礼结束后,他们立即转移阵地,前往金帝酒店举行中式婚礼。

在酒店,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

今天,有这么多亲戚朋友。李明熙一一向他们敬酒。萧郎不想让她喝太多的酒,所以她一直为她喝酒。

李明熙不允许萧郎喝太多的酒,所以萧郎的酒换成了白水。

但是喝了这么多白水后,萧郎的胃膨胀了。

好不容易闹到深夜,在萧郎假装喝醉的情况下,婚宴结束了。

几个伴郎把萧郎抬进车里,然后送到他们的新家。

萧郎喝得酩酊大醉,被扔到床上。他已经睡得很熟,不省人事。

一些喝得太多的男人大声问萧郎是否还能得到新房。如果没有,他们就帮了他一把。看到人越说越不像话,李牧非常不礼貌,把他们都赶走了。

大家都走了,李明熙彻底放心了。

她脱掉高跟鞋,坐在床上。假装睡觉的萧郎突然坐起来,拥抱她,吻了她几下。

“累?”

李明熙靠在他身上疲惫地点点头:“我累坏了,比我一天的手术还累。”

萧郎温柔地按摩她的肩膀:“你舒服吗?”

李明熙点点头:“但是我还是想洗澡。我浑身是汗,浑身肮脏。”

萧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会做到的!”

他抱起李明熙,向浴室走去。看来他要帮她洗澡了。

有人伺候,李明熙懒得动,让萧郎折腾。

萧郎把她抱在浴缸里,他们一起洗澡。他擦干李明熙的头发,然后抱着她走到卧室,把她放在床上。

李明熙倒在床上,疲倦地闭上眼睛。

萧郎想住在新房里。李瑟娥明溪好累,算了。

今天忍忍就好。萧郎苦笑了一下,抱着李明熙睡着了。

累了一天,李明熙睡了一夜,没做梦,睡得很好。

当她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公寓的卧室里时,她突然想起她和萧郎的婚礼刚刚结束。

从此他们是真正的夫妻,以后每天都在一起生活。

李明扬当时心情有些复杂。

开心,期待,也有点担心。

她心里一直有一种很大的担心,这也是她直到现在才结婚的原因。

床上只有李明熙一个人。

她躺了一会儿,然后起身洗漱,然后开门出去了。

走到客厅倒了一杯水喝,她朝着厨房那边走去。

我想萧郎已经在做早餐了…

李明熙走到厨房门口,看见萧郎围着围裙做早餐,感觉很温暖。

李明-xi懒洋洋的走向萧郎。

萧郎回头看着她,霸占前妻笑了:“起来?你很快就可以吃早餐了。去坐下。”

“今天吃什么?”李明熙问,霸占前妻刚问完,就传来轻微的噗声。

李明熙:“…”

小龙竖起耳朵,也听到了,他没有回头,只是肩膀耸动了几下。

“嗯,今天吃荷包蛋...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

萧郎回头一看,身后有李明熙的影子。

李明熙已经逃了!

妈妈,真遗憾!她在婚礼的第一天早上放屁了!

李明熙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躲在卧室的浴室里,手里拿着脸盆架,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自己,羞愧难当。

李明熙问自己,她还有脸见萧郎吗?

答案是惭愧。

放屁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是李明熙这辈子从来没有在人前放屁过。

她的言谈举止和教养都很好,所以如果她在别人面前做这样粗俗的事情,她一定会感到极其羞愧。

让她惭愧的是,那个人是萧郎,不是路人A,路人B!

萧郎会想起她。反正她肯定笑死了。

李明熙躲在浴室里,出不去。萧郎只好敲门:“明溪,该吃早饭了。”

“你先吃吧...我不饿……”

“快出来,不然一会儿就凉了。”萧郎的声音带着微笑,她自然知道自己很害羞。

嗯,一直躲着也没用。

李明熙做好心理建设,走过去开门。

萧郎想看起来什么都不像,但当他看到她的脸红,他仍然没有伸展,笑了。

李明熙气恼地打他:“笑什么?你在笑什么!”

萧郎握着她的手:“好吧,我错了,我不会笑,别生气。”

李明熙厉声说道:“把那东西烂在肚子里,以后别再提了!”

萧郎笑了:“这不丢人,我不会嘲笑你的……”

“你只是笑笑。”

萧郎简单地拥抱了她,给了她一个吻:“妻子,我没有笑你,我只是觉得这纯粹是搞笑。”

李明熙无言以对:“这不是开玩笑。”

“真的不是,我发誓!”

“行了,笑就笑吧。我不会损失一块肉。”李明熙哼了一声。现在没事了。

萧郎把她带到餐厅,和她坐在一起:“吃吧,我们一会儿得回外婆家。”

萧郎没有父母,所以他们只能在婚礼的第一天去李明熙家。

李明熙点点头,一口吞下早餐。

萧郎的食物很好吃,李明熙吃得很好,所以他吃完了早餐。

感觉萧郎吃得不多,她困惑地抬起头:“你为什么不吃?”

萧郎笑逐颜开:“你的胃口很好,不是吗?”

是的,她有厌食症,一会儿就会好的。

她厌食,压力太大吃不下饭。

现在她没有压力,自然胃口也很好。

“嗯,我胃口不错。”李明熙点点头。

萧郎推了推没吃的早餐:“你还想吃吗?”

“你以为我是猪!”李明熙扔给他一个白眼,起身去卧室换衣服化妆。

霸占前妻

萧郎看着她的背影,霸占前妻笑了。她起身和她一起进了卧室。

打开衣柜后,霸占前妻萧郎翻遍了他的衣服:“老婆,你觉得我应该穿这套衣服吗?”

他拿了一件休闲衬衫,问李明熙。

今天回家,自然要正式着装。李明熙摇摇头:“不用了,换吧。”

萧郎拿起另一个短袖:“这个怎么样?”

“换一个。”

“这个呢?”他只是拿了一件黑色衬衫。

李明熙瞪了他一眼:“你平时很会打扮。今天发生了什么?你选的衣服都不对!”

萧郎勾着嘴唇笑着说:“你说你应该穿什么?”

李明熙走过去,选了一件手工做的白衬衫。“当然,穿这个!”

“我老婆还是有眼光的。”萧郎灿烂地笑了。

李明熙帮了他一把:“你是故意的!真的很无聊……”

话虽如此,她还是笑了。

李明熙选了一件玫瑰色的紧身连衣裙,非常鲜艳动人。

萧郎也把自己打扮得很帅。

他们穿戴整齐后,手拉手出去了。

萧郎先开车,带着李明熙去商场买了很多礼物,然后他们去找李明熙的父母。

一大早,李木和他们在等他们。

虽然我一直期待着女儿结婚,我可以结婚,但李的妈妈还是有些不情愿。

他们期待着李明熙今天回来。

全家都在家,李明臣也在家。当李明熙夫妇到达时,萧郎被李福拉着去谈经济和政策。

李明熙被李木拖上楼说话。

他们去了李明熙以前的卧室。坐下后,李木笑着问她:“结婚开心吗?”

李明熙笑了:“妈妈,你有什么问题?感觉生活没有以前改变太多。”

“真的不开心?”

“好吧,我很开心。”

李妈妈很高兴,也很满意:“我告诉过你早点结婚。看吧,结婚不是坏事。”

李明熙头疼:“妈,别看那些,我没结婚。”

“好吧,我不看了。”李牧的话一变,她说:“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说。你和萧郎都不年轻了。我们很快就要有孩子了。明年再说吧。”

李明胜xi微愣。

看到她这个样子,李知道她没有要孩子的打算。

她很认真的告诉她:“一定不要避孕,一定要有孩子!不,我改天带你去医院检查。你身体健康,可以生孩子。”

李明熙笑了:“妈,我刚结婚,你才说这些,你太着急了。”

“我有急事吗?!你已经35岁了。如果没有孩子,什么时候等?!你以为你很年轻……”

李妈妈又开始巴拉巴拉。

李明熙头疼,终于解决了催婚的问题。现在又诞生了一个。

她妈妈的工作她很清楚,不读到她怀孕了是不会放弃的。

李明熙被楼上的李木看了。很快,一个仆人上来请他们吃午饭,李明熙获救。

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后,李明希怕她妈妈继续说她,就带着萧郎赶紧跑了。

李明熙家亲戚不多,只有阮家有好感。

所以回到父母家后,霸占前妻我不得不去看望阮。

阮的家人已经得到通知,霸占前妻说他们下午来。

所以一家人都在家。

江予菲有一个很大的肚子,这个婴儿已经出生六个多月了。

阮、每天都迫不及待地在家照顾。

李明熙和萧郎赶到后,短短十分钟就被阮田零的行为彻底惊呆了。

阮天玲一开始和他们两个打了招呼,却没有理他们。

然后,他一直在江予菲周围,嘘寒问暖。

他亲自给她热牛奶,哄她喝。喝完之后,他喂她水果。

安塞尔拿起遥控器,选了一部恐怖片看。阮、抓起遥控器,把电视换成了儿童节目。

他说胎教很重要。如果你听一些美好而简单的事情,你孩子的心灵会很美好。

安塞尔对他一无所知。他伸手去拿葡萄,被阮打了一巴掌。“这是给你妈妈的。”

君齐家正要伸手,默默地缩了回去。

江予菲怒视着他。“你在乎你的孩子吃东西吗?”

“他们想吃,自己拿,这是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的。”阮天玲说得理直气壮。

江予菲无奈地笑了笑:“他们也是我的孩子,都可以吃。”

“他们那么大,吃什么!”

"阮,你真想惹我生气,是不是?"

“别生气,生气对孩子不好……”

“你……”江予菲不知道他是否应该生气。

李明熙和萧郎默默地看着他们,突然一个脑袋向他们走了过来。

两人低头一看,原来是安塞尔。

安塞尔蹲在他们面前,用小手拖着下巴:“表哥,叔叔,你要生孩子了吗?”

李明熙叹了口气:“你问这个干嘛?”

难道被母亲生了,连五六岁的孝顺也不让她走?

“如果你不打算生孩子,我妈咪肚子里的那个就给你生。”

李明熙和萧郎:“…”

安塞尔的小身体突然被阮举起来了。“臭小子,要不我把你送走?”

“爸爸给了我谁?”安塞尔噘嘴,故意问他。

阮,揉了揉脑袋:“算了,我脾气这么差。给别人有害,不然我自己留着。”

安塞尔立刻笑了,开心地笑了:“爸爸脾气不好!”

“那么,你是顺着我的脾气来的?”

“嗯,我脾气好!”

江予菲无奈地对李明熙和萧郎笑了笑:“他们父子俩天天斗嘴,你们别理他们。”

李明熙扬起眉毛,笑着说:“我知道,是爱打是爱骂。”

阮、和安塞尔,没错。他们斗嘴越激烈,感情越好。

萧郎嘴角含笑,眼里有几分羡慕。

突然,他也很期待有个孩子。

在阮家里吃完饭,和李明熙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萧郎推着李明熙去浴室洗澡。

李明熙笑着问:“你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嗯,累了一天,我们早点休息吧。”萧郎说,整齐地脱下她的衣服。

昨天有事,没怎么更新,不好意思~

“为什么要给我拍照?”江予菲捂着脸,霸占前妻不让他开枪。

她还没洗脸。谁知道她眼睛周围有没有口香糖,霸占前妻也不洗脸不梳头。恐怕她看起来很邋遢。

“你在笑。”阮天玲解释道。

“什么?”江予菲不明白。

“你在梦里笑。”

“所以你偷拍了?”江予菲拿起手机,打开相册。“丑就删。”

阮,抓起往事,像看婴儿一样守护着:“不要删!”

“不好看。为什么要留着?”江予菲举起手臂去抓,阮田零也举起了手臂。她够不着。

“谁说不好看,我觉得好看。”阮天玲笑着说道。

江予菲不相信:“你给我看看。”

“好。”

阮天玲打开相册,没给她手机。他把它翻过来给她看。

江予菲觉得它真的很丑。反正她不满意。

“这个不允许,删了吧!”她抓住阮的手,激动地说:

“为什么?”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不好看!”

“哪里不好看,我就好看。”

江予菲盯着他:“笑得像个白痴,这有什么好的?看这个,跟傻子没什么区别。”

阮、微微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我很喜欢。”

江予菲很生气:“你喜欢傻瓜吗?”

“我喜欢你!”他放下手机,俯下身亲吻她的嘴唇。

“嗯……”江予菲的嘴唇微微张开,舌头伸进去,缠着她,轻轻地抚摸着。

但是,男人的欲望和早晨的欲望都很强烈,阮渐渐控制不住自己,吻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激烈。

江予菲仰面躺着,她感觉到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喉咙...

激烈的亲吻持续了很久,逐渐变得温柔,然后停止了。

阮,侧着身子,用手轻轻拂了拂她的头发,低声溢出:“你做了什么梦,笑得那么开心?”

江予菲想起了梦里的情景,现在她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猜。”

阮天玲笑道:“我一定梦见我了。”

“自恋,不是你。”江予菲自豪地笑了。

阮、皱着眉头,很是嫉妒。“不是我吗?不是我。你还是笑得那么开心……”

“你一定会笑吗?”

“当然!没有我的梦想你怎么会这么幸福?”阮对说自负。

江予菲笑了:“你太傲慢了。在我心里,还有比你更重要的人。”

阮,眯着眼,板着脸问:“谁?”

江予菲拍了拍高婷的肚子。“他们。”

“你梦见他们了吗?”

“嗯。”

阮、是真的吃醋了。在她心里,孩子比他重要。

他勾勾嘴唇,微微笑了笑。"于飞,孩子出生后,把他们交给他们的祖母."

“为什么?”江予菲惊讶地问。

阮,轻轻抚过她的脸,温柔地笑了笑:“我妈最喜欢带孩子,你不给,她就带走。而且我妈很有育儿经验,对孩子的成长很有帮助。孩子三岁的时候,会被送到最好的幼儿园。学校停课,每周只能回家一次。”

“然后四岁的时候要上小学,霸占前妻就送他们出国留学,霸占前妻从小就在国外接受开放教育。大学,硕士,博士也出国留学。等他们学业归来,我会让他们打理公司,结婚生子。你说什么?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我会和我的家人讨论,我相信他们会同意的。为了孩子好,你会同意吗?”

江予菲:“…”

阮田零笑得越来越温柔:“你以为这样不好吗?”

“孩子们的生活都是你这样规划的,我没有机会参与。”她闷闷地说。

阮田零轻轻的啄了一下她的嘴唇。“你怎么会没有机会呢?你生下了他们。在他们的生活中,你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没有人可以替代。”

江予菲瞪着他,突然笑了:“不,我的孩子是我的主人!”

她推开他,起身下床。

“雨菲,我真的是为了孩子们好……”阮、凑过来劝她。

江予菲回过身来,冷冷地说:“是的,但我会陪他们出国,照顾他们的饮食,和他们一起长大。”

阮::“…”

江予菲得意地笑着,朝浴室走去。

关上卫生间的门,她嘴角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不要说和孩子一起长大,就可以随时联系,没有机会见到。

也许,他们甚至不知道孩子长什么样...

江予菲抚摸着她的小腹,轻声说道:“宝贝,我妈妈该怎么办?”

洗完澡,阮田零扶她下楼吃饭。

吃到一半,想起梦里的情景,忍不住问阮,。

“难道你对我的梦不好奇吗?”

阮,抬头淡淡的说:“反正没有我我也没兴趣知道。”

江予菲不理他,自言自语道:“我梦见了孩子们的样子。他们很可爱,大眼睛,小酒窝……”

阮、幽默地说:“你脸上有酒窝。你的眼睛和我一样大。孩子一出生肯定是这样。”

江予菲反驳道:“世界上有很多酒窝大眼睛的人,但是每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我们的孩子真的很可爱,可惜你不能和我一起做梦。”

最后一句,她说很抱歉。

阮,估计以后连孩子的脸都看不到了,她很希望他也能看到孩子的样子。

阮,微微颔首:“我有办法知道这孩子长什么样。”

江予菲惊讶地抬起头。“什么办法?”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阮、的方法是计算机综合。

有了爸爸妈妈的照片,你就可以为未来的宝宝构图了。

江予菲看了看他的小说综合。当婴儿的照片出来时,她惊呼道。

“好像,好像是我梦里的宝宝!”

阮,撇了撇嘴道:“原来我儿子长这样。”

江予菲盯着照片,不忍移开视线:“你能打印出来吗?我要留着它。”

“是的。”阮书房里的的电脑是连着打印机的,一张两个小豆的照片是从打印机里吐出来的。

江予菲拍了照片,爱不释手地看着它们。

江予菲的手指在他们的小脸上摸了摸,霸占前妻嘴角噙着一个大大的弧度。

“于飞。”

“嗯。”

“孩子不一定长这样。只是电脑合成。是假的。别盯着看。”阮天玲从后面搂着她,霸占前妻轻声说道。

江予菲还是不忍移开视线:“阮田零,他们真可爱,你不觉得吗?”

“还不错。”阮天玲淡淡道。

江予菲瞪了他一眼,继续瞪着。

“我们出去走走吧。”阮天玲伸手去拿照片。

江予菲紧紧抱住:“不,走,我去卧室。”

她笑了笑,去卧室看照片。

阮天玲不悦的哼道,两个臭小子没出来只是得到了江予菲的青睐,后来出来了。

不,他们出生后,必须留给他们的祖母抚养。

江予菲把照片送到相框,做了最好的白色钻石相框,挂在他们卧室的墙上。

就在床的对面。

每天只要她睁开眼睛醒来,就能看到可爱的宝宝。

结果第二天,阮拍了一张大大的结婚照,比一个人的还高,直接挂在床对面或者宝宝照片旁边。

经过这样的比较,江予菲发现婴儿的照片太小了。

两张照片,就像南瓜和番茄的区别。

她只要一望过去,眼睛就会不自觉地被婚纱照吸引,然后就会看到张君身上阮的美丽容颜

江予菲觉得好笑。他在和孩子们竞争吗?

她什么也没说。反正她睁眼一觉醒来,同时看到他们家的照片也挺好的。

阮、在家休息的时候,打算提前陪去医院检查。

对了,让医院准备分娩。毕竟离预产期只有一个多月了。

一辆保姆车,前面坐着李婶和司机,后面坐着和阮。

车到医院的时候,阮扶着下了车,李大妈背着东西。

b超室里,阮田零陪在江予菲身边,和她一起看胎儿彩超。

“这两个婴儿发育得很好,他们很健康,五官也更清晰了...你看,孩子的鼻子和爸爸很像。”女医生开心地笑了。

江予菲仔细看了看,果然——

宝宝现在还小,鼻子不高,但是已经能看到一点形状了,和阮的鼻子很像。

阮的鼻子高如玉,轮廓很深,比整形后的鼻子还要好。

不管男女,只要鼻子好,人就不会丑。

他们的孩子阮鼻子上贴着,想必也是个帅哥。

江予菲高兴地捏着阮田零的手,急切地问:“这孩子像我吗?”

女医生指着孩子的脸说:“他们的脸和你的差不多,但也像爸爸。”

“能看到酒窝吗?”江予菲傻傻地问。

就连阮天玲都噗嗤笑了。

“不行,他们生下来你才能看。”女医生没有嘲笑她。

江予菲尴尬的红了脸,她为什么问这么傻的问题...

做完b超,带她去见了院长。

这家医院拥有阮的股份,霸占前妻几个名医还是他的医疗团队,霸占前妻所以院长对他们很客气。

院长答应把江予菲留在最好的贵宾病房,并安排医院里最好的妇产科医生给她接生。

一切准备就绪。江予菲可以随时来这里分娩。

阮,安排了每一个细节,但是...

江予菲一脸阴沉,他们的孩子不会在这里出生。

米砂说,南宫世家会安排那边的一切,不需要她来控制任何事情。

她只需要生个孩子。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阮天玲轻声问道。

江予菲收回思绪,笑了笑:“我很好...顺便说一下,我很久没见到龚姐姐了。听说这两天她要来A市,想约她吃饭。”

“好的,我会联系她的。”

江予菲看着窗外,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南宫家怎么了?她会努力反抗他们,努力留住自己的孩子。

第二天宫美来了。

阮去了公司。听说有个大项目需要他亲自协商,所以要提前上班。

邀请公梅坐下后,江予菲把所有的仆人都打发回去了。

龚梅看着她说:“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好看了。”

“有吗?”

“当然。人们都很开心,颜现在身体很好。你和萧之间的恩怨都没有了。你马上就要有宝宝了,好事还会继续。你一定很开心。”

如果只是这些事,她会开心的。

但是,还有更大的隐患...

江予菲抓住龚梅的手,低声说道:“姐姐,我有件事要问你,但是今天的谈话,你必须为我保密,没有人能说出来。”

龚梅见她如此严肃,表情凝重:“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绝对保密。”

“好吧,我答应你!”龚梅爽赶紧回答。

江予菲松了口气。她看着她,迟疑地问:“你知道南宫家吗?”

宫美意外地扬起眉毛。“什么意思?”

"伦敦圣安西神庙背后的财团."

龚美秀微微蹙眉:“你问这个干嘛?你怎么知道圣安色寺背后的财团是南宫世家?”

“别问剩下的,我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很厉害?”

“怎么了,阮田零跟他们闹矛盾了?”宫美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江予菲从她的表情中知道了答案。

“他们真的好吗?”

“当然!他们是秘密财团,外人几乎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我在伦敦和你大哥联系了一段时间,我知道一些事情。”

她想从她那里知道一点信息,只是因为她认为他们可能知道。

“姐姐,你能以阮田零的身手抵挡他们吗?”江予菲轻声问道。

龚梅摇摇头。"一百阮,不是他们的对手."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他们有这么强大吗?”

“一个经商数百年的家族,在欧洲可以撑起半边天。你说他们不认真?阮只能是在A市及附近几个城市中的绝对君主。连整个Z国都顶不住半边天。他和南宫家的差距,就是芝麻和西瓜的差距。”

江予菲的脸色更加苍白:“你和大哥……”

“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霸占前妻事实上,霸占前妻我们是认真的商人,没有多少权力。南宫世家不一样。他们不仅财力雄厚,还有自己的军队和杀手组织,甚至和很多皇族都有关系...你告诉我实话,是不是颜惹了他们?”宫美关切地问。

江予菲摇摇头。“没有,我那次去圣安斯厅听说过他们。好好奇问。”

龚梅显然不相信她的故事:“于飞,如果你有什么事,不要隐瞒我们。”

“放心吧,我会没事的。”江予菲笑了。

江予菲深知南宫世家的强大,所以他从不冒险。

他们无法抗拒...

她的孩子,她迷路了。

送走宫女,江予菲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阮田零的助理魏萍打来的。

“喂?”

电话那头响起了卫平焦急的声音:“女士,总统出事了,不过不用担心,没什么大问题。他现在在医院,刚醒过来。”

挂断电话后,江予菲匆匆赶往医院。

尽管魏萍说阮田零没什么大问题,但她还是很担心。

好人怎么会晕倒?

他的身体很好。他为什么晕倒?

在贵宾病房门口,有两排保镖站得整整齐齐。

推开门,只见阮田零倚在床上,平静地对魏平说了几句话。

看到她进来,他淡淡地对魏平说:“出去。”

“是的。”卫平恭敬地离开,江予菲上前抓住阮天玲的手,语气关切。

“魏平告诉我,你在停车场晕倒了。怎么回事?”

阮、冷冷道:“是他叫你来的么?!你要是擅长理赔,我马上让他走人!”

“人也是为了你好。我是你的妻子。他应该告诉我他做得很好。不准你把他赶走。”江予菲反驳道。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我是他的上司,他应该服从我的命令!”

“行了,不追究这些了。医生怎么说的,他为什么晕倒?”江予菲关切地问。

阮一提起这事,的脸就黑得像锅底一样。

“怎么回事?”

“没什么好说的!”

“你……”江予菲气的说不出话来,“没什么好说的也想说,你想让我担心死吗?!"

阮天玲抿了抿嘴,就不说了。

“不说算了,我去问别人!”江予菲起身欲走,阮田零一把拉住他的手腕。

“别问了!”

“那你告诉我。”

江予菲很焦虑:“发生了什么事?上次的病毒又复发了?”

“没有。”

“那是干什么用的?”

阮,觉得这是一件可耻的事,也是他莫大的耻辱。

他不想告诉江予菲,不想在她面前丢脸,也不想让她误会。

但是江予菲很用力,所以他说不出来。

“好吧,我说!”他不耐烦道,停止唠叨,期待地看着他。

阮,冷冷地哼了一声,不自在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有人对我用了迷魂药...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