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公海彩船1856600c(中国)有限公司----最佳女婿(1/63)

公海彩船1856600c(中国)有限公司 !

玩累了,最佳女婿刘茜茜从池子里出来,最佳女婿穿上了仆人给她的浴巾。

躺在阮田零旁边的沙滩椅上,她笑得很灿烂:“阮大哥,我没有让他们把球扔进去。你明天应该陪我去看比赛。”

阮,抿了抿嘴,笑道:“技术挺好的。我同意和你合作。”

“真的吗?我好开心。”刘茜茜温柔地笑了笑,甚至她的声音也很柔和很好听。

江予菲不太了解刘茜茜。

但是她是严月和徐曼的好朋友,所以她不喜欢她。

都说物以类聚,颜悦和徐曼都不是好人。她可能也不是...

江予菲看了她一眼,把果汁放在他们中间的桌子上。

刘茜茜也看到了她。“你好,江小姐。”

她友好地和她打招呼,江予菲假装没听见。

“我已经喝完了果汁,你还要做什么吗?”她问阮。

“倒在刘小姐身上。”

江予菲给两个人都倒满了,刘茜茜喝了一口果汁,称赞道:“姜小姐,味道好极了,你的手艺不错。”

江予菲仍然保持沉默,几乎没有看她。

她的敌意如此明显,以致不再继续和她搭讪,而是和阮谈笑风生。

“大哥,如果他们知道我请你做我的合伙人,我估计会大吃一惊。”

阮,邪笑问道:“你想赢哪个地方?”“好,那就拿第一名。”

“太好了,阮大哥,谢谢你!”刘茜茜开心地笑了,就像一个可爱的邻家小妹妹。

江予菲也理解他们的谈话。

反正他们拿了一等奖,还要去钢琴独奏会。这和约会有什么区别?

阮天玲也想和刘茜茜约会?!

江予菲听不懂刘茜茜刚才说的英文名,但她可以查一下。

那天晚上,她打开电脑查看了最近将在A市举行的钢琴独奏会。被誉为“浪漫钢琴王子”的代表作曲家有《水边的阿狄丽娜》、《献给爱丽丝》……和《秋天的低语》!

江予菲啪的一声关上了电脑。她决定要破坏他们的计划!

我们不能让他们获得一等奖!

********************

第二天一早,江予菲醒得很早。

然后在阮的卧室门口等候。

阮,打开门看见了她。她愣了一下:“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江予菲淡淡地说:“你不是让我做你的贴身仆人吗?”

“你还挺积极的。”阮天玲冷哼一声,绕过她朝楼下走去。

江予菲跟着他。他去餐馆吃早餐,她站在旁边等着点菜。

阮天玲当仆人的样子很得体,嘴角忍不住笑了。

“给我倒牛奶。”何淡淡道。

阮,最佳女婿歪着嘴唇自信地说,最佳女婿“,你爱的人是谁?我有眼有脑!”

江予菲的眼睛微微一亮:“但是你因为一张照片而怀疑我!你不是一直觉得我和他有点关系吗?既然我自己都承认了,你为什么不再信一次呢?阮田零,你耍我是不是?”

阮,声音低沉地说,“我不怀疑你和他的关系。我怀疑你有事瞒着我。”

江予菲心里微微一跳,他是对的。

“这不是一个意思吗?有什么区别?”

“你懂我的意思。”阮的声音还是那么重。“告诉我,你对我隐瞒了什么?”

“没什么。”

“江予菲,你在撒谎!”

“不信。”江予菲愤怒的无从下手,但也心虚的没有直视他的眼睛。

阮天玲靠在椅背上,眯起尹稚的眼睛。

两个人像是在赌气,谁也不说话。

晚风徐徐吹来,江予菲坐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冷...

她擦着胳膊不着痕迹,一套西装突然掉在她身上。

她下意识地脱下西装,阮田零冷冷地威胁她:“你敢脱下来试试!”

这个男人除了威胁她还能做什么?

江予菲屏住呼吸,无畏地脱下西装。

阮天玲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扯进怀里,使劲抱住她。

江予菲的脸贴在胸前,双手被夹在她和他的身体之间。

他的手臂太用力了,那一刻,江予菲产生了他要强迫她进入他身体的幻觉。

停了一会儿,她开始又羞又怒地挣扎。

“放开!”

“阮,,我叫你放手!”

她越挣扎,他的力量越大。江予菲觉得他的内脏会被他挤出来。

“你再不放手,我就喊非礼!”

"..."他还是没有松手,强壮的手臂也没有松开。

江予菲咬紧牙关,张开嘴喊道:“不...嗯……”

这个男人早就确定了她开口的那一刻,也确定了她哭出来的那一刻,他低下头,吻了她的嫩唇。

粗大的舌头像一条敏捷的龙,闪电般地伸向她张开的嘴唇。

江予菲的舌头被他的钩子缠住了,她使劲地吸啊吸,舌头都麻了...

他似乎用尽全力吻她,每次都吻到了极点。

每次我直接击中她的心脏,都会让她心脏颤抖...

男女之间的爱情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毒药。

当它来临时,就像势不可挡。

中毒者无药可解...

江予菲突然感到中毒,她建造的所有防线都崩溃了,她在飞行中失败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觉得很酸。

两行泪忍不住从眼角滑落,浸在唇间。

阮天玲尝到了眼泪的味道,动作有些迟缓,然后慢慢的放开了她。

在雾蒙蒙的路灯下,江予菲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泪水。

阮天玲垂下眼睛,深深地看着她。他低下头,轻轻地吻着她脸上的泪水。

“雨菲,你哭了……”

“我说过,如果你敢掉一滴眼泪,我不会让你走的。你为我流泪,所以我不让你走。”

江予菲鼓起勇气,最佳女婿拨通了阮安国的电话。

“你好,最佳女婿爷爷,我是于飞...我能请你喝杯茶吗?好的,回头见……”

江予菲挂断电话,拿着包出去了。

今天,她要去问老人那几天发生了什么。

江予菲提前到达茶馆包厢。

阮安国后来到了。

箱子的门被推开,他拄着拐杖站在门口。他慈祥地笑了笑,问:“你怎么会想到找爷爷喝茶?”

江予菲起身上前扶住他。他带了两个恭恭敬敬站在门口的人,替他们关上门。

他坐下后,江予菲给他倒了一杯茶。

她走到他对面坐下,笑了笑,“爷爷,你今天来是想问你一件事。”

阮安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缓缓问道:“我怎么了?”

江予菲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照片,推到他面前。

阮安国看到照片里的人,眼皮一跳,手指用力一按,捏了一下茶杯。

江予菲盯着他的表情问他,“爷爷,你认识他吗?”

阮安国放下茶杯,一脸凝重的表情:“这张照片哪来的?”

“是一个人给我的。”

“谁?”

江予菲摇摇头:“我还不能说...爷爷,你认识他吗?”

阮安国拿起照片,垂下眼睛盯着照片看了很久。

江予菲耐心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阮安国叹了口气说:“我认识他。他叫肖泽新,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他跟我是什么关系?”江予菲又问道。

阮安国看着她。他放下照片,起身走到窗前,凝视着外面的风景。

“给你照片的人说了什么?”他头也不回地问她。

江予菲也站了起来。“他什么也没说,他说这个人跟我关系很密切,而且你也认识他,让我拿着照片问你。”

阮安国紧握着拐杖,无法理解江予菲的意思。

她没有告诉他真相,所以他能感觉到。

她在测试他...

“于飞,你想知道什么?”

“爷爷,我想知道他和我是什么关系,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阮安国回头,用精明的眼神看着她。

江予菲平静地看着他,他的眼睛执着于追求真理。

阮安国叹了口气:“我知道总会有这一天...你今天来问我,我一点也不奇怪。”

定了定神,指着照片说:“那个人,他是你的生父。”

他真的是她的亲生父亲...

江予菲的眼睛颤抖着,她无法在椅子上坐下。

阮安国看到她的反应,知道她知道真相。

“爷爷,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只是朋友。我是他的老师和朋友。”

江予菲又问:“爷爷,您是因为阮田零才选我嫁给他的吗?”

阮安国点头承认:“是的,我知道你是他的女儿,所以我选择你做田零的妻子。

你父亲失踪了,我和他早就失去联系了。你出生已经二十多年了。

最佳女婿

“你父亲聪明好学,最佳女婿稳重善良。

你叔叔萧子彬从小无法无天,最佳女婿愚昧无知,和黑道的人串通一气。没人能控制他。

你爷爷希望你爸爸以后继承阮氏,就让我做他的老师,一直教他做生意。

小紫彬对这个早就怀恨在心,只是忍着没表现出来。

但是,你爷爷知道,小紫彬会做一些事情来消灭阮晋勇。如果阮晋勇落入他的手中,他只会彻底毁掉它。

但是当阮氏交给你父亲管理时,他害怕萧子彬会杀了你父亲...

最后,你爷爷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小紫彬的野心也渐渐浮出水面。他要取阮性命为己有!

他逼着你爷爷把阮氏给他,不然他会对付你爸爸。

你爷爷不想看到他们自相残杀,就立了遗嘱,把30%的股份给了小紫彬,20%给了你爸爸。

他削弱了肖子斌的股份,使他的股份低于我的股份,使他不能继承阮氏。

但是,我们没想到的是,你爷爷去世后,肖子斌与黑社会勾结,威胁其他小股东转让股份。他用非法手段低价购买了其他15%的股份...

他持有30%的股份,拥有阮晋勇45%的股份,成为阮晋勇的最大股东...

然后,他召开了股东大会,要求重新选举总统。

当我以为阮氏会落入他的手中时,有一天你父亲找到了我...

他对我说:‘爸爸,阮的是你和你爸爸的心血,我对阮的兴趣不大。既然你一直在管阮,我希望你一直在管阮。现在我把这20%的股份转让给你,让你成为最大股东。我希望你能留住阮氏,不要让他被我哥哥毁掉。”

我对你父亲的话感到震惊和惊讶。我坚持不拿他的股份。他笑着告诉我,不是他给我的,但我和他必须站在同一条线上,扼杀萧子彬的野心。

如果萧子彬掌握了阮晋勇的实权,他与黑社会的勾结会更加猖獗,对我们不利。

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的计划失败,配合警方找出他犯罪的证据,一劳永逸地杀了他。

你父亲说的很有道理,他的气度和远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接受了他转给我的20%的股份,我手里有55%的股份。

手里拿着股份,打败了肖子斌,继续做阮氏总裁。

为了报复,萧子彬暗中转移了阮的资金,并故意与黑道上的人合作,让阮的生意不再干净。

然而,我们一大早就加入了警方,警方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行动,所以当他犯罪时,警方抓住了他...

被判十年徒刑,股份被拍卖。他亏了钱,所以不再有兴风作浪的能力。

摆脱他后,我打算把20%的股份还给你父亲。结果你爸爸来找我,说要离开一段时间,让我暂时替他保管这些股份。"

萧帖见她挂了电话,最佳女婿心里松了一口气,最佳女婿感觉好多了。

他递给她一瓶矿泉水,笑着说:“渴了,喝点水。”

“谢谢。”江予菲接过来,没有喝。

只是面对阮安国,她很快就要面对萧子彬了。她真的很担心自己会知道更多意想不到的真相...

在电话的另一端。

阮天玲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他皱着眉头又拨通了,但是电话却关机了!

“该死的女人!”他愤怒地握紧手机,恨不得把它砸碎!

敢挂他电话,敢关机!

阮天玲咬牙切齿的叫了声【菲尔城堡】。李婶接了电话。李婶说不在家,早走了。

阮、叫她上楼去看看的东西还在不在。

李阿姨看完说什么都有,好像身份证没了。

阮,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她又逃跑了吗?

这个想法让他脸色苍白,心神不安...

江予菲,你还想逃跑吗?

不管我留下多少,你都会跑掉。

阮,的眼睛闪着痛苦和朦胧的光,他靠在椅背上,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如果她真的逃跑了,现在追还来得及吗?

她那么喜欢跑,他就让她跑了……他再也不想找她了!

但是.....为什么他心里还是那么难过,像割下了他的一块肉?

他想如果他给她一点自由空,她会想好,心甘情愿嫁给他。

他错了,她根本不屑于他给她的一切...

阮天玲的眼睛渐渐阴了。为什么她这么说就能一走了之?为什么她可以随意践踏他的心!

她想去,是的!

但他不能轻易放过她。他得让她知道,他根本不在乎她!

“死女人,你竟敢逃跑...我不会让你走的!”

阮天玲霍地起身,愤怒的扫倒了桌上的文件!

他愤怒地拨通了下属的电话,冷冷地下令:“给我全城通缉,并在48小时内找出那个死去的女人江予菲!”

“是,师傅!”

**************

萧郎的车停在一栋安静的别墅前。

一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保镖走上前去,恭敬地为他们开门。

江予菲下了车,她看着眼前的别墅,感到有些紧张。

她不害怕,但她很紧张。

不是那种即将见亲人的紧张,是那种对无法预知的未知事物的紧张。

萧郎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笑着说:“跟我进来吧。”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点点头:“好的。”

因为她心里有事,无意看这里的一切。萧郎走进前院,然后走进宽敞的客厅,上楼...站在书房门口。

萧郎放开了她的手。他敲了敲门,恭恭敬敬地说:“父亲,我们到了。”

门嘎吱一声自动打开了。

里面传来一个低沉而苍老的声音:“进来。”

这个声音江予菲有些熟悉。在她和萧郎订婚的前一天晚上,声音的主人和她通了电话。

当时,最佳女婿他告诉她,最佳女婿她不能嫁给萧郎。

他说她配不上萧郎,也不允许他们结婚...

然而,她还是想和萧郎订婚,命运捉弄了人们。订婚仪式上,阮安国出来阻止萧郎和她订婚。

与此同时,萧郎说他已经拿到了dna测试报告,并得知他们是表亲。

那一天,发生了很多戏剧性的事情...

但她不明白的是,因为萧郎长期以来一直怀疑她的出身。

你为什么要和她订婚?为什么不等鉴定出来再和她订婚?

江予菲看了一眼萧郎,后者笑着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她摇摇头,笑了。

“我们进去吧。”

“好。”

进了书房,江予菲一眼就看到了一张大桌子,和一个端庄的中年男人坐在一起。

他的五官很深,有点像照片里的小泽新。

而小则心是那种帅气、温暖、如玉的那种,只是五官犀利、阴沉,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

他是她叔叔萧子彬吗?

江予菲看到了他,但没有善意...但她知道,他一定是小泽新的哥哥,因为他们长得太像了。

“爸爸,她是于飞。”萧郎介绍了一下,然后对江予菲说:“于飞,快给叔叔打电话。”

江予菲盯着萧子彬,萧子彬也盯着她。

她的眼睛有些好奇,但他的眼睛又尖又黑,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好,肖先生。”江予菲淡淡开口。

萧子彬眯起眼睛,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叫我什么?我是你父亲的兄弟,也是你的长辈。你应该叫我叔叔!”

江予菲笑着说:“我还没有完全确认我是不是小泽新的女儿,所以我不敢认亲戚。”

“你和我的dna鉴定书都清楚地表明,你是我的侄女。你在质疑科学吗?”

“鉴定书是可以伪造的。在我见到萧泽新之前,我有权对一切持怀疑态度。”

萧子彬冷笑道,一脸的愤怒和傲慢:“牙齿锋利嘴巴锋利的姑娘!其实在你心里,你已经承认了自己是萧则新的女儿。你不承认的是我舅舅!”

江予菲微微扬起眉毛。他甚至看到了这个。不简单。

"无论如何,我称呼你为肖先生总是对的."

萧子彬又是一声冷笑。“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100%是萧泽欣的女儿。老狐狸阮安国有没有告诉你,小泽新是你爸爸?”

江予菲抿唇没有回答。

萧子彬没等她回答,继续说道:

“既然你是我们萧家的人,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回到我们萧家。我会尽快让人给你换户口本,把你写在我们肖的姓上。我也会把你写进家谱,承认你是我们萧家的人。”

江予菲微愣,是什么让他这样决定她的事情?

“萧老头,我说过,在我见到萧泽欣之前,我不会承认我和你萧家有关系。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

萧子彬眯起眼睛,厉声说道:“这不取决于你!作为我们萧家,只能听从长辈的吩咐。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最佳女婿

阮说婚礼取消了,最佳女婿以后再也不穿这件婚纱了,最佳女婿买了太浪费了。

江予菲垂下眼睛,沉默了一会儿。他把婚纱放好,放在橱柜里...

她转过身,看见床头柜上放着几个首饰盒。

首饰盒上有我的爱情logo。那些是她当时挑选的全套首饰。

江予菲打开首饰盒,果然是她挑选的珠宝。

珠宝都是钻石做的,每一件都值很多钱。

但是她不会用,买了还是浪费。

收拾好首饰盒,江予菲就躺回床上,不换衣服,不洗澡,累了就闭上眼睛睡觉。

但她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

阮安国对她说,萧子彬对她说...

还有阮对的拒绝。

[江予菲,一切都结束了...]

既然我不能走进你的内心,我会帮助你...我会放手!】

【恭喜你,你自由了!】

自从她重生后,他们纠缠了快一年。

她一直在等他放手,现在他终于放手了。

她真的很自由,但为什么内心却不能自由?

你是不是被关在笼子里很久了,所以失去了飞翔的本能?

肯定是这样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鸟笼打开,她总会展开翅膀,重新学会飞翔…

*************

夜帝贵宾包厢。

阮天玲仰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姿势慵懒压抑。

他拿着瓶子,很容易喝。

看着他好像没喝醉,不到半个小时就在地上丢了两瓶。

东方玉推门走进包厢,笑得像个流氓。

“凌哥,听说你来了,我马上赶过来。哎,好久没来了?”

以前他们隔三差五就聚在这里喝酒。

阮、从来没有缺席过。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很少来这里。

最近几个月,他从未来过这里...

东方瑜突然听说他要来喝酒,觉得特别新奇。然后他开车过来,打算陪他喝几杯。

只是他的情况有问题。

你是一个人喝酒,还是喝酒?

有问题!

阮天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眼睛没有焦点,看着天花板。

手自动抬起,往嘴里倒了一口酒...

东方瑜眯起桃花眼,在他身边坐下,笑着问:“凌哥,你这样是不是醉了?”

"..."如果阮天玲平时,即使心情不好,他也会反击。

但是今天他真的没有心情,他甚至没有心思说话。

我甚至没有精力再看他一眼。

“喂,你真的有心事吗?”东方雨的表情越来越新颖。“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一个人喝酒?”

“男人通常会因为两件事喝醉。第一件事是商场挫折,第二件事是恋爱挫折。”东方瑜盯着他,老神在道。

“最近没听说阮晋勇破产,所以你肯定不是在商场失意。那剩下第二个,失恋了吧?”

阮天灵扔掉了另一个空丢失的瓶子,最佳女婿然后又拿了一个新瓶子,最佳女婿依旧喝着。

几杯酒下肚,他看着东方瑜,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以为我恋爱会受挫吗?”

他的脸上满是自负和不屑。

仿佛我在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字——笑话,阮田零怎么会失恋呢!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失恋了,我也绝不会对爱情失望!

东方玉嘿嘿一笑,那是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凌哥,虽然你身边不缺美女,但不代表你不会在爱情上受挫。马上就要和颜悦结婚了。难道你不想娶她,想忏悔吗?”

阮天玲冷笑一声,靠在椅背上把酒倒进嘴里。

东方瑜继续猜,“你要娶你以前的嫂子吗?我知道你最终会选择她,我猜到了。”

一提到,阮,的脸色刷地一下就阴沉下来。

本来他平静的脸很吓人,现在看起来更诡异了。

东方玉咽了咽口水,惊讶地说:“哦,不,你这个样子...好像和你以前的嫂子有关系。你和她吵架了吗?还分手?”

分手两个字,再次刺激了阮。

他眼神冰冷,手指忍不住握住瓶子,然后——突然他愤怒地把瓶子往墙上砸。

砰的一声,酒瓶碎了,碎片飞溅!

东方瑜被他吓了一跳,嘴巴变成了O型。

阮脾气不好,没有耐心。

但他很少发脾气,即使发了脾气,也喊两次。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像今天这样砸瓶子的行为...

东方玉发现,真的是...今天来这里是对的!

“凌哥,消除火气。不放心,再来一瓶。”他迅速拿起一瓶新酒递给他,笑得像条狗腿。

阮天灵一把夺过,抬头大声喝了起来。

东方玉忍了,还是忍不住八卦的好奇因子。

“凌哥,你和你以前的嫂子……”

“别跟我提她!”阮天玲凶狠地盯着他。

“咳咳……”东方瑜换个方式问:“你今天怎么了?说出来,让哥哥我也开心...没有!说出来,让我分享你的心事。”

阮天灵一连喝了几瓶酒,已经是微醉了。

他醉醺醺地冷笑道:“你不太会猜。你怎么不猜?”

“真的,我猜。”东方玉跃跃欲试。

他不怕阮,,大胆地问:“你是不是被甩了?”

据他所知,阮田零现在很关心江予菲。

所以他颓废到一定是被美女拒绝了。

阮,仿佛被人踩了尾巴,动情地吼道:“妈的,我真坏。”!是什么让她江予菲甩了我?我怎么了?她甩我的理由是什么?!"

当他长这样的时候,第一眼就被甩了...

东方瑜笑着连忙点头:“是啊,凌哥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江予菲什么都不是,凌哥,她配不上你……”

“你什么都不是,你配不上我!”阮天岭瞪了东方瑜一眼,怒火几乎要把他烧死!

最佳女婿

“可以!最佳女婿”阮天玲咬牙切齿的吐出来,最佳女婿“我甩了她,有问题吗?!"

“妈的,你要是娶了她,那你还在这里喝多了!”东方雨感觉特别无语。“你这样甩过人吗?甩人比被甩更痛苦……”

阮天玲握紧酒瓶,喝了几口酒。

是啊,有人喜欢他吗?

他甩了江予菲,但他在这里喝酒受罪...她可能很乐意收拾东西然后完全远离他!

我越想,阮田零就越生气!

他不应该轻易放过她。他不好过,他不想让她不好过!

但是话已经说了。真的要他告诉她婚礼照常举行吗?

别说她会看不起他,他也会看不起自己!

但是当他真的要取消婚礼的时候,他就觉得特别难受,像是让他去死!

他妈的,他真的吃多了,说他们结束了,取消了婚礼!

报应来了!

阮田零把酒瓶放在桌上,瞪着东方瑜问道:“你看我特别胆小?”

东方瑜心里点了点头,挺窝囊的。

甩了人,应该很潇洒,他显然是后悔了。

“我们先不讨论你胆小不胆小的问题,讨论下一步你应该做什么的问题。你是继续这样下去,还是完全忘记江予菲,寻找新的生活,或者拯救她?”

阮天岭指着冷冷,举起酒瓶,开始喝酒。

他喝了几杯,放下酒瓶,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凌哥,你去哪里?”东方瑜问他。

“做我该做的!”

“你该怎么办?”东方瑜好奇地问。

阮天玲没有回答,就走了。

“是留下来吗?”东方瑜自言自语的问,然后他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凌哥不会做那种没骨气的事。

***********

阮、喝了不少酒。他真的喝醉了。

奇迹般地,他竟然稳稳地开回了【菲尔城堡】,幸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交警...

夜很深。

江予菲躺在床上,睡得不好。

即使在睡梦中,她也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身上的什么东西已经完全消失了。

然后她的心空一落再落,仿佛少了一块...

天空逐渐变白,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江予菲的手背上。

她睁开眼睛没有想着卧床,眼睛也没有睡意,只是觉得累。

我累得起不来。

“咚咚咚——”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江小姐,你起来了吗?”李阿姨在外面问她。

江予菲坐起来,没精打采地问:“什么事?”

“你先开门,不方便说。”

“你等一会儿。”江予菲起床,脱下她昨天穿的裙子,穿上一条薄绸裙子到脚踝。

她剪了头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然后才开门。

李大妈站在门口着急地说:“师傅昨晚在车上呆了一夜,现在发高烧,但坐在车上就不出来了。劝他也没用...江小姐,请你劝他,让他去医院?”

“我昨晚不在那里……”他又在她的耳垂上吻了一下。“你和谁一起运动?”

热薄贴着她的脸,最佳女婿暧昧的颜色~爱问道。

江予菲垂下眼睛,最佳女婿掩饰住眼睛里所有的情绪。

阮,举起右手,握住了她的心。“告诉我,你昨天哭得伤心吗?”

“你的心跳很快,为什么心跳会更快?”他转动她的身体,抓住她纤细的腰,用黑色的眼睛牢牢锁住她。

江予菲没有看他的眼睛,但她能感觉到他深邃而锐利的目光。

他的眼睛太热了,她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她试图张嘴说一些适得其反的话,但喉咙里发不出声音。

就连她的身体都僵硬的无法动弹,就像是被针刺了一样。

“江予菲,我给你两个选择。”阮天玲低下头,把嘴唇放在上面。

江予菲睫毛微微一跳,抬起眼睛看着他。

阮,瞪着他,低声说:“明天不是你娶我,就是严月娶我。决定权在你手中。我应该嫁给谁由你来选择。”

江予菲的瞳孔是缩小的。他在说什么?

如果我们不和她举行婚礼...他会和颜悦举行婚礼吗?

江予菲的心突然收紧,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阮天玲没给她反应过来的机会。她湿润的舌头撬开她的嘴唇,深深地吻了她。

他的吻很温柔,颜色~极端,简单又单纯...

每一次,她都搅动着自己的心,燃烧着自己的身体。

江予菲先是僵硬了一下身体,没有反应。渐渐地,她的眼睛变得模糊,她的身体和思想在他高超的接吻技巧下颤抖和燃烧...

阮天玲的手扶着她的腰,轻松地把她扶起来,放在床上。

他的吻移到了她柔软的脖子上,吮吸~吮吸,舔~用嘴唇挠…

江予菲的手指抓住床单,他微微张开的嘴唇低声喘息着,呻吟着,唱着歌。

她想让他停下来,但她的身体不起作用。她鞠躬,默默地要求更多...

当她陷入疯狂的爱情,头也白了的时候,放开了她的身体。

他跪在她的两侧,喘着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他突然离开江予菲,感到有点冷,有点失落。

她的眼睛渐渐清醒了,她和他沉默的眼神,有一种凝固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流动。

阮天玲突然勾住嘴唇,扬起邪恶的笑容。

他俯下身,身体的热量随之而来。

他停在离她脸只有十厘米的地方。

江予菲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有些不安。

“我吻你的时候,你有感觉吗?”阮天玲哑着声音问她。

"..."他想说什么,又想嘲讽她,让她难堪?

“我要你的时候你有感觉吗?”阮天玲又问道。

江予菲的脸色有点苍白。不要说任何羞辱她的话。

她受不了...

阮天玲伸手轻轻抚摸她的鬓角,眼神温柔深情。

“江予菲,你想让我向另一个女人要那个像这样和你吻别的女人吗?”

江予菲的心在颤抖。

布兰奇笑得很甜,最佳女婿两个男孩看起来好多了。

此外,最佳女婿他们不敢真正与叶笑言作对,所以他们走下了布兰奇给的台阶。

于是布兰奇又和他们喝了两杯,她一共喝了四杯红酒。

当有人离开时,叶笑言焦急地问她:“喝了这么多酒,你没事吧?”

布兰奇脸红了,看上去有点醉了。“没什么,放心吧,我能喝好。”

“谢谢。”叶笑言感激的说道。

布兰奇无比忠诚地说:“我把你当朋友,所以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不客气!”

叶笑言知道,布兰奇接近他的目的并不纯粹。

但是岛上的人,谁的心灵是纯洁的?

只要他不想做坏事,一般不会太在意。

“非常感谢,但我看你是喝醉了。早点回去休息。”

布兰奇一下子晕倒在桌子上:“别说了,我真的醉了。”

“我会找人送你回去休息的。”

“不,我再呆一会儿,等酒醒了再回去。”布兰奇笑着说。

叶笑言没有反驳,他坐在他身边,甚至看着布兰奇。

圣诞晚会的气氛非常热烈。

午夜过后,没有人离开,他们疯狂地玩着。

甚至有些高手被拖着玩。

叶笑言过去常常早睡。他打了个哈欠,向旁边看了看,发现布兰奇躺在那里睡着了。

叶笑言推开她的身体:“布兰奇,醒醒,我送你回去休息。”

布兰奇困惑地睁开眼睛。当她听到他的话时,她大叫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叶笑言跟着她,看到她走路正常,她放心了许多。

他们住在一起。

叶笑言把她送到楼下,对她说:“去休息吧,晚安。”

布兰奇仍然喝醉了。她笑着挥挥手:“晚安。”

叶笑言看着她上楼,这才朝他住的房子走去。

休息了一夜后,叶笑言第二天醒来,发现岛上正在下雪。

去年岛上没下多少雪,今年也没下。

雪花不大,地上只覆盖了一层薄薄的。

但是,这种天气还是让人觉得很冷。

叶笑言起得很早,出去跑了几圈,然后去吃早餐。

昨天很多人玩了一夜,但今天他们休息了。食堂没人。

当叶笑言正在吃早餐时,她看见朱莉来买早餐。

朱莉买了一碗粥。当她看到叶笑言时,她来迎接他:“小燕,早上好。”

叶笑言点点头:“早上好。”

朱莉一直无法掩饰自己的话:“小字,你知道吗?布兰奇病了。”

叶笑言叹了口气:“严重吗?”

“是感冒发烧。昨晚我回去的时候,看见她睡在地板上。你知道现在有多冷。所以她今天一早就病了。”

“你带她去看医生了吗?”

“没有,她吃药了,现在好多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她吗?”叶笑言犹豫地问。

朱莉点点头。“当然。”

然而,布兰奇告诉她,和叶笑言搞好关系有很多好处。

于是朱莉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布兰奇因为他生病了,叶笑言感到有点内疚。

如果她不为他喝酒,就不会喝醉,睡地板,生病。- 5327+355308 - >

叶笑言认为他无论如何都应该去拜访她。

去朱莉的宿舍。

叶笑言看见布兰奇睡在床上,最佳女婿他的脸因为病态的脸红了。

他温柔地问朱莉,最佳女婿“你量过体温了吗?”

“还没有。”

“给我一支体温计,我给她量一下。”

朱莉找到了耳温表,递给了他。

叶笑言帮助布兰奇测量它。他的体温有点高,但很安全。

朱莉说布兰奇体温下降了一点,测的早一点体温就高了。

看来布兰奇好了。

“小燕,你能不能拜托一件事?”朱莉突然不好意思地问。

“是什么?”

朱莉笑着说,“我和几个朋友约好了。我今天要去烧烤,但是布兰奇病了。我走了就没人照顾她了。你能帮我照顾她吗?”

叶笑言愣住了:“我?”

他不适合!

朱莉点点头。“好吧,拜托,你能帮我照顾她吗?”

叶笑言还能说什么,拒绝又不可能。

另外,布兰奇生病是有他的原因的。

“嗯……”

“谢谢!”朱莉高兴地离开了。

叶笑言尴尬地站在宿舍里,幸运的是他认为自己的真实性别是女性。不然一男一女一个人呆着就尴尬了。

但是说起来,他和安森还是住一个宿舍!

他为什么不尴尬?!

叶笑言找了把椅子坐下,一个人无聊。

过了一个小时,布兰奇才醒来。

她惊讶地看到叶笑言在她的宿舍里。“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笑言解释说:“我听说你病了,所以我来看你。然后朱莉说她今天有事,请让我顺便照顾你。”

布兰奇笑了。“谢谢你。我现在很好。回家吧。”

叶笑言说,“我再给你量一次体温。如果你真的没事,我就回去。”

布兰奇点点头。“好吧。”

叶笑言为她量了一下。布兰奇的体温只降了一点点,她还在发烧。

“要不我带你去吧。

布兰奇摇摇头;“不,我现在好多了。估计一会儿就好了。”

“好吧。这是朱莉给你买的粥,但现在冷了。我再给你买一个。”

布兰奇没有拒绝:“你太麻烦了。”

“你的病也和我有关。我应该照顾你。你不用这么客气。”叶笑言说。

布兰奇淡然一笑:“与你无关,不要自责。”

“别说这个了。我先给你买点吃的。”说完,叶笑言离开了。

他很快给她买了一些食物。

布兰奇吃完就好多了。

只是吃饱了,她又犯困了。

叶笑言让她休息,说他在这里陪她,等她好了再走。

布兰奇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睡着了。

叶笑言看见了布兰奇。他拿着书,坐在那里看。

房间非常安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笑言有点急。

当他看到布兰奇还在睡觉时,他悄悄地走向浴室。

布兰奇的浴室门没有暗锁,但叶笑言只能关着,不能上锁。- 5327+355309 - >

但是布兰奇还在睡觉,最佳女婿又不去大号,最佳女婿不应该突然有人进来。

即使有人想进来,也要敲门。

叶笑言心里只担心这件事,就放心地去了厕所。

结果他刚蹲下来,厕所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布兰奇突然打开门,叶笑言的脸被吓呆了!

“啊——”布兰奇惊讶地叫了一声,然后迅速关上了门。

叶笑言一时间也懵了。

他真的没想到去厕所会有人闯进来...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性别暴露了。

叶笑言脸色苍白,心跳加速。

布兰奇是怎么发现的?

虽然布兰奇对他很友好,但他知道布兰奇只是在利用他。

既然布兰奇知道了他的秘密,他肯定会威胁他。

叶笑言的大脑非常混乱,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并想到了一个处理它的方法。

叶笑言从浴室出来。

布兰奇站在床边,仔细看着他。“小燕,你是女生吗?”

虽然她是个问题,但当时的场景足以让她认为叶笑言是个女孩。

毕竟男生不会蹲着尿尿...

她也没看到他身上有什么额外的东西。

叶笑言低下头,不知所措:“不……”

“你是!”布兰奇用一种肯定的语气打断了他,“我都看到了,你不是男孩!你是女生!”

叶笑言抬起头,看上去很悲伤:“布兰奇,我不是一个女孩……”

布兰奇皱起眉头。“既然是时候了,你还要骗我吗?”

“我...我曾经是个男孩……”叶笑言说。

布兰奇愣住了,然后睁大了眼睛。这次她真的震惊了。

“你...你……”

她一直看着叶笑言,试图从他身上看出异装癖者的气质。

叶笑言低下头,悲伤地说:“我曾经是个男孩,但现在不是了...布兰奇,这是我最可耻的秘密。你能帮我保密吗?”

“怎么会这样?”布兰奇震惊了。

她一直认为叶笑言充其量是个女孩。

就连叶笑言刚才也去了洗手间,她是故意冲进来的,只是为了暴露他。

看到叶笑言的尸体,她想她猜到了。

结果,叶笑言成了一个骗子!

这个事实太乱了。

叶笑言只低着头,不解释原因。

布兰奇自动更正了原因。

叶笑言的五官很好看,而且他在幽灵洞穴里呆了很长时间,所以她先被抓到了幽灵洞穴里。

鬼洞里有脏东西吗?

也有可能是叶笑言的性别发生了变化。

布兰奇突然对叶笑言有点同情,他的遭遇太糟糕了。

突然,她抱住叶笑言的身体安慰他:“小燕,你放心,我会帮你保守这个秘密,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叶笑言抬起头,兴奋地问道:“真的吗?真的会帮我保守秘密吗?”

布兰奇重重地点点头。“当然!我发誓!”

“布兰奇,你不讨厌我吗?”叶笑言又不安地问道。

“没有!”布兰奇真诚地笑了。“你变成这样不是你的意愿。你被杀了,我很遗憾你来晚了,你怎么能抛弃你呢?”- 5327+359921 - >

听完她的话,最佳女婿叶笑言非常感激。

“布兰奇,最佳女婿谢谢你。”

布兰奇甜甜地笑了。“我们是朋友。你不用这么客气。”

“非常感谢。”叶笑言仍然非常感激。

布兰奇骄傲而友好。

她认为她抓住了叶笑言最大的把柄,而叶笑言将来也会接近她。

此外,她没有抛弃叶笑言,安慰他。我想他会很感动的。

布兰奇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她确信叶笑言真的会把她当成朋友。

她是叶笑言的好朋友,安森和他们也是叶笑言的好朋友。

所以她和安森也是好朋友...

布兰奇看到自己的目标即将实现时非常高兴,他比叶笑言好。

叶笑言和布兰奇呆在一起,很快就离开了。

他回到宿舍,脸色很难看。

布兰奇是故意的。

他刚上厕所她怎么会突然开门?

她的速度有点太快了。

我没想到他会好好照顾布兰奇,但她是在陷害他。

然而,叶笑言不能和她闹翻。毕竟,他的秘密确实被布兰奇知道了。

如果布兰奇告诉外人他是变性人,聪明人会直接怀疑他是女生。

当他的女孩身份被揭露时,米砂大师会发现他为什么隐瞒自己的性别。

他可以看出鬼魂的秘密不再是秘密。

他之前并不觉得见鬼有多重要,后来被利用了几次才知道。

鬼可以学到很多人不知道的秘密,可以随意去任何地方调查。

能偷听别人的秘密,能发现别人隐藏的东西。

而且他能和鬼魂交流,自然也能知道这些。

野心勃勃的男人,谁不想从他身上知道很多秘密?

所罗门很快占据了鬼洞三分之一的力量,这是利用他实现的。

抓住他,你可以得到很多东西。

所以他逃离安森家后,被叔叔阿姨抓去卖了。

然后就被抢了,最后落在所罗门手里。

如果他不够听话,我不知道他受了多少苦。

幸运的是,所罗门害怕自己再次被带走,所以他假装是个男孩。

幸运的是,米砂大师救了他…

他设法摆脱一切,重新开始。人又怎么会知道他的秘密呢?

他发誓如果米砂大师知道他的秘密,南宫家的主人也会知道。

他们不利用他,绝对不可能。

这样一个大家庭,岂会让他这样一个有用的人。

所以,他一定不能让人知道。

这就是为什么他宁愿Jambrin误会自己是变性人,也不愿承认自己是女生。

而在未来,为了不让布兰奇泄露自己的秘密,他不得不和她陷入一段糟糕的关系。

好吧,即使我知道布兰奇要利用他,他也只能被命运利用。

的确,那天之后,布兰奇和叶笑言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好。

叶笑言怀着感激之情对布兰奇很好。

布兰奇利用这一点,和他越走越远。

当陈俊春节后回到岛上时,布兰奇和叶笑言已经被公认为好朋友。- 5327+359964 - >

有人甚至开玩笑说布兰奇看上了叶笑言,最佳女婿布兰奇没有澄清。

然后大家开玩笑说是情侣,最佳女婿关于他们的八卦满天飞。

当陈俊和他的妻子回来时,叶笑言非常高兴。

他们没有食言,给他带了很多礼物。

叶笑言整理了他们给他带来的食物,试探性地问军臣:“我可以给别人吃吗?”

陈俊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我听说你和布兰奇勾搭上了?”

“没关系!别人都在胡说八道。”叶笑言忙解释。

陈俊的脸看起来好一点了。“要不要给她?”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

“为什么?我记得你和她关系不好。为什么我们只走了一段时间,你和她的关系就变好了?”

"布兰奇帮助了我,她对我很好,所以我和她成了朋友。"叶笑言解释道。

“她帮了你?”陈俊扬起眉毛。

叶笑言说了平安夜发生的事情。“要不是我,她不会感冒。后来,她帮了我几次。我觉得她还不错……”

陈俊听了他的话,心里闪过一丝疑惑。

布兰奇走路显然没事,可以清醒地走回自己的宿舍。她怎么能迷茫地睡在地板上?

而布兰奇之前有意接近叶笑言,也就是有目的的。

陈俊直接怀疑她这次也是。

他确信布兰奇是故意接近叶笑言的,但叶笑言根本不知道她的想法。

他也不是布兰奇。如果叶笑言不相信,他会误解的。

只要布兰奇没有做什么明显的事情,他就不能犯低级错误去诋毁她。

但最好不要暴露她,这样才能更清楚地知道她想做什么。

陈俊的思绪翻了一千遍,他看起来很平静:“既然她是你的朋友,你应该送她一份。”

叶笑言笑了:“那我就送给她。”

“嗯。”陈俊眼里带着微笑点点头。

因为现在叶笑言在他面前,已经不再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了。

至少在他面前,他会放松,会微笑。

他喜欢看到自己的笑容...

陈俊,他们回来了。

大家晚上都想聚一聚,就去食堂买了很多吃的,打算晚上去宿舍吃饭。

布兰奇得知此事后,说她想参加。

叶笑言立即邀请她参加,布兰奇很高兴能来。

布兰奇也参加了他们的晚宴,陈俊什么也没说。

君·齐家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乐山和艾君不喜欢她,但他们什么也没说。

好在布兰奇懂得分寸,懂得进退,但并不急于讨好他们,接近他们。

她只把叶笑言当成好朋友,和陈俊保持着基本的友谊。

乐善和君爱看她这样,但对她有一点好感。

但是陈俊没有。

懂得尽力的布兰奇让他更加警惕。

布兰奇没有呆太久就走了。

叶笑言喝了杯里的雪碧,起身说道:“我去趟洗手间。”

当他离开时,艾君突然拿起雪碧和白酒,把它们倒进叶笑言的杯子里。- 5327+360148 -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