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GG官方(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爹地你好大txt(1/32)

GG官方(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男人不在乎,爹地大很大爷坐,爹地大好像他比皇帝有钱。

感受到江予菲他们的目光,那人朝他们笑了笑。

江予菲·冷冷,为什么她感觉到他的笑容中带着一些讨好?

“我们开始拍卖第二件物品吧。”

第二件是阮安国收藏的古董花瓶,50万起。

这些东西看起来很贵,但与阮家的资产相比,不过是九根毛。

阮家要还几百亿的债,真正值钱的东西都在后面。

“一百万,有人涨价了吗?”主持人兴奋地问。

价格飙升到一百万,谁来涨价?

“这只古董花瓶属于这位先生!先生,再次祝贺您成功投标。”

江予菲他们看了看,他怎么样-

那人笑得更厉害了。虽然他没说话,但是大家都明白他的表情——老子很有钱!

江予菲回头一看,这个人挺奇怪的。

“他是谁,你怎么没见过他?”阮安国低声问阮明涛。

阮明涛摇摇头。“我也没见过。但是,他把价格提得这么高,他应该有兴趣帮助我们。”

是的,这里很多人都和阮家有交情。

他们不断提价,也在间接帮助阮家。

价格越高,阮家越有效。

阮安国一时想不起号码是谁了。

但是,眼前的东西都是小家子气,很多人都会帮。如果他们付出更多的钱,这种情况以后不会发生。

阮安国觉得这个人只是好心帮了他们,并没有太在意。

令每个人惊讶的是,这个人又投标了第三项。

价格还是远远高于东西的价值。

这一次,男人出名了!

当然也有人偷偷嘲笑他是傻子。

然后是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

总共拍卖了十几件有价值的物品,都是这个人买的。

每一件物品都远远高于某物的价值。

“他是谁?!"有人忍不住出声问。

“不知道,没看过。”

“我从未见过……”

有人猜测:“会不会是家里人邀请的信任?”

事实上,这种现象经常发生。在拍卖中,为了抬高东西的价格,卖家会索要信托,偷偷抬高价格。

但是乔不会真的投标。

“怎么可能是信托!”有些人不屑一顾。

“那他是谁?”

他们开始填满大脑,也许,一座城市会成为风云人物?

他之所以停下来,是为了开始他财大气粗的名声?

来拍卖的人都不是普通人,男方的行为已经让他们的思想飘得很远了。

拍卖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所有东西都被神秘人买走了。

其他什么都没买的人不是失落,而是激动。

他们会很有兴趣看他什么时候坚持。

听说拍卖总值200多亿,所以他们不相信那人会全买。

还有一些调皮的人故意和那个人争论,使得很多东西的价格一次又一次的上涨。

但是不管怎么涨,那个人都会以更高的价格买。

他就像一个无底洞。付什么钱都没问题。

“第二,爹地大你要做一个合格的齐家庭主妇。你什么都不懂,爹地大要学习,要胜任自己的身份。

第三,埃文回来后每天都要和我在一起。我允许你随时去拜访他。我不会把孩子交给你抚养,直到你满足我的那一天。

如果你能答应这三点,我明天就让埃文回来,你就开始履行协议。"

莫兰怔了一下。

她想了一会,问她的疑惑:“第一,你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

齐大师眼中闪过精明:“你要以埃文的安全发誓,千万不要主动和齐瑞刚离婚。当然,他不想和你住在一起,你可以离婚。还有,你得在两年内再生一个孩子。”

莫兰微微咬着嘴唇。

这个条件似乎太苛刻了...

“如果祁瑞刚对不起我……”

“你也不能和他离婚!”齐老爷子砸着地板说道。

他旁边的齐瑞森皱了皱眉头:“爸,这样对莫兰不公平……”

齐大师冷冷地哼了一声:“我并没有打算对她公平。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齐的家人,而不是为了她。再说了,现在老板这么关心她,她怎么会后悔呢?即使他们关系不好,他们也不能离婚,除非你愿意放弃埃文。”

最后一句话,他对莫兰说。

莫兰也想过,除非她放弃埃文。否则,即使祁瑞刚对她不好,她也不能一个人离开。

齐瑞刚还告诉她,如果她敢断婚,他不会让她带艾凡。

幸运的是,他没有把条件置之死地,至少祁瑞刚可以主动和她离婚。

至于两年后让她生孩子...她不是很排外。

祁瑞刚很早就告诉她,他们想要另一个孩子,但她没有反对。

她理解齐瑞刚的想法,想要另一个孩子,这样老人就可以心软,让埃文回到他们身边。

也让老人有更多的选择,所以他不会拒绝他们访问埃文。

更何况生一个孩子和生两个孩子有区别吗?

莫兰的内心,已经同意了老人的第一个要求。

“第二点?不知道要学什么,学到什么程度,你才满意。我告诉你真相。我不擅长做生意。恐怕我不能满足你的要求。”

“我知道,我没打算要求你学得多好,但至少你得明白。只要你完成,我就给你一个项目。”齐老爷子说道。

莫兰微微一愣:“什么项目?”

“一个很简单的项目,在M区开发一个新楼盘,楼盘成功建成,就算你符合我的要求。”

齐瑞森下意识的说:“爸,M区开发房地产太难了!我和齐瑞刚都不行!”

莫兰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这么难的项目是简单的项目吗?”

齐瑞刚和齐瑞森做不到。

这有多难?

莫兰怀疑他是故意让她难堪。

齐大师勾着嘴唇说:“买地,拿到资质盖,再盖房子。什么不是很简单的项目?”

!!

莫兰无言以对,爹地大说的太简单了。

既然这么简单,爹地大为什么齐瑞森会这么说?

“爸,莫兰完不成这个!”齐瑞森直接说:“这个太难了,莫兰什么都不懂。”

“就是这样,她学到了更多!给她简单又有什么用?”齐老爷子反驳道。

“但你不能第一次给她这么困难的任务……”

齐大师看着莫兰:“你怎么看?这个项目其实只需要一点点努力就可以完成。我允许齐瑞刚帮你。”

“你不是故意挖陷阱让我跳的吧?”莫兰突然问道。

不是她的小心脏,而是她不能相信齐大师。

他敢杀她,他还怕做什么?

齐大师冷笑道:“你不用急着答应我,可以和老板商量。”

这样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第三点,你还有什么要问的?”齐老爷子问道。

"我想自己照顾埃文。"

齐大师摇摇头。“不,我允许你随时去拜访他,但他必须和我呆在一起。我要亲自观察他的性格。”

“这么小的孩子能有什么样的性格?”莫兰皱起眉头。

“为什么没有,只是不明显,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知道的。另外,他在我身边,我也就放心了。我不放心在你失败之前把他交给你。”

其实莫兰不在乎前两个要求。

只是到了最后一点,她很不满意。

也有她同意他要求的原因。

也许齐瑞刚可以让他直接还埃文,她也不用答应他什么。

齐大师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冷笑道:“你真以为老板能威胁到我?我有足够的手段对付他。这是我对你最大的让步。你回去想清楚。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们拭目以待。”

莫兰突然不确定了。

真的有办法对付祁瑞刚吗?

但她还是想先和祁瑞刚商量一下,不能答应一个人下来。

“好,我回去和齐瑞刚商量一下,然后我先走。”莫兰起身离开。

祁瑞森很快追了出去。

“莫兰!”

莫兰回头疑惑地问:“怎么了?”

齐瑞森上前问她:“你会同意老人的要求吗?”

“不知道,看齐瑞刚是什么意思。”

齐瑞森点点头:“你跟他好好商量,别轻易同意。那个项目真的很难……”

“有多难?”莫兰问。

“很难。”祁瑞森声音低沉。

“米区是别人的地盘,但是有一个好位置,有很多好土地,谁想要。但是谁也拿不到,因为他们都在北宫府的势力范围之内,只有给北宫府足够的利益,才能买地。如果土地开发了,将来会带来很大的好处。你认为龚蓓家族会放出它吗?”

“龚蓓?”莫兰莫名其妙地问:“龚蓓玉和这个龚蓓家是什么关系?”

齐瑞森微微一愣:“你知道宇吗?他是龚蓓家族的现任成员。”

“我不认识他,只是见过一面……”

齐瑞森突然说:“我记得,订婚那天他也来了。”

!!

爹地你好大txt

莫兰点点头,爹地大并没有告诉祁瑞森余给她的那些奇怪的感觉。

只是玉没那么好看...

但是莫兰不能以貌取人。这些人不是简单的人。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爹地大我会回去考虑的。”莫兰咯咯笑道。

齐瑞森再也劝不动她了。“那你回去仔细想想。如果你什么都不懂,就问我。”

“好。”莫兰笑了笑,转身离开。

当她回到住处时,祁瑞刚还没有回来。

莫兰也睡不着,想等他回来商量事情。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可是齐瑞刚再也没有回来。

夜越来越深,莫兰受不了,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当她睁开眼睛时,她发现天已经亮了。

阳光透过白色窗帘照射进来,很温暖。

莫兰立刻转过头去看身边的座位,是空,没人睡。

齐瑞刚一晚上没回来?

正想着,莫兰听到浴室里传来细微的水声。

祁瑞刚早上才回来。他一回来就去了洗手间。

洗完澡,他随意擦了擦头发和身体,然后用浴巾裹住腰,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一走出浴室,就看到莫兰起床了,穿得很整齐。

她坐在床上,似乎在等他。

祁瑞刚看着她,没说话。她去衣帽间,打开衣柜找衣服...

莫兰想直接告诉他昨晚发生的事情,所以他想换衣服,所以她决定先洗。

当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祁瑞刚已经不在卧室了!

他去哪儿了?

莫兰连忙打开门,下楼去餐厅。

餐厅里没有人...

“那齐瑞刚呢?”她抓住一个仆人问道。

“这位先生已经出去了。”仆人说。

走了?!

她还没告诉他任何事!

莫兰追了出去,才知道祁瑞刚已经坐车走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莫兰只好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平时她给他打电话,电话最多响两次就接通了,但这次响了很久才接通。

“是什么?”祁瑞刚直接低声问道。

“你能先回来吗?我有事要告诉你。”莫兰问他。

齐瑞刚淡淡地说:“晚上再说吧。我现在没有空”

“这件事很重要。他昨晚和我谈过了。他同意把埃文还给我们,但有条件,所以我想和你讨论一下。”

“你昨晚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祁瑞刚沉声问道。

“我以为你会回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去?”祁瑞刚又问。

他为什么问这些问题?这不是重点,好吗?

“现在回来,或者我可以在电话里告诉你。”莫兰说。

齐瑞刚淡淡地说:“那你打电话吧。”

莫兰哽咽了,他真的没注意吗?

打电话就好。

莫兰刚要开口,就听到手机自动关机的声音。

她环顾四周,发现手机没电了。莫兰无语。为什么此时没有电?!

她赶紧回去充电,插上电源,打开后又拨了一遍。

手机响了几声,祁瑞刚接通,嘲讽的开口。

!!

“怎么,爹地大我让你在电话里说你不满意?”

莫兰知道自己误会了:“手机刚刚没电了。”

祁瑞刚没说话,爹地大至于他信不信,莫兰不知道。

“我现在就告诉你老人的要求……”

莫兰重复了他昨晚说的要求。

“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答应。你可以随意做。你说好就答应。”她直接向他提出这个问题。

“你真的要我做主吗?”祁瑞刚不确定的反问。

“是的。当然,如果你不同意,你可以回到埃文身边。”

坐在车里的祁瑞刚忍不住望向窗外,他的眼睛闪着黑暗的光芒。

“老人的要求对你很不公平,很苛刻,你没有意见?”

“我当然有意见。但如果你不能让埃文回来,我就只能答应了。这是父亲最大的让步,我只能答应。”

“齐瑞刚,你能直接回埃文吗?”

"...不能。”祁瑞刚突然说道,说完后,他双手握紧了意识,神色变幻莫测。

听到这个回答,莫兰非常失望。

“但是昨天你说你可以让埃文……回来……”

“嗯,我可以拿回来,但没那么容易。”祁瑞刚的声音暗沉了许多,“就算我最后赢了,也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他也要付出代价……”

“代价很高?那是父亲的提议更好吗?”

"...不是。他的第二个要求相当苛刻,不太容易实现。就算顺利拿到地,房子至少也要一两年才能盖好。”

莫兰咬着嘴唇。“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祁瑞刚没有回答。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如果有更好的办法,他用得着去卖奇士吗?

莫兰很快想到了这一点。

按照她以前的态度,她不在乎祁瑞刚和老人之间的生死。

但现在她必须关心...

她不想齐瑞刚为她付出太多,也不想艾凡以后抱怨她。

毕竟,奇石将来会落入艾凡之手。

这是埃文的财产,埃文姓齐。她总是不得不为孩子们着想。

莫兰拿定主意说:“做个决定,照你说的做!”

齐瑞刚心里顿时难受起来:“你就这么信我?”

“除了信任你,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想给你一个答案。”

“好!”说完,莫兰挂断了电话。

其实祁瑞刚做任何决定,她都可以接受。

埃文最终还是会回到她身边的。

至于她自己...她不在乎,只要埃文能回到她身边。

莫兰一直在家等祁瑞刚的回复。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一直坐着发呆。

中午吃饭的时候,祁瑞刚回来了。

当他进来时,莫兰精神焕发。

她想问他她考虑的结果是什么,但她很快咽下了她想问的话。

现在才早上11点。齐瑞刚回来是什么意思?

这表明他不打算出售公司。

!!

那么他会同意老人的提议吗?

齐瑞刚走到她面前,爹地大低声问:“吃饭了吗?”

“还没有。”莫兰站了起来。

“我们去吃饭吧。”他带头向餐厅走去。

莫兰跟着他。仆人们已经准备好了食物,爹地大他们一坐下就开始吃饭。

吃饭的时候,祁瑞刚什么也没说,就吃了。

莫兰什么也没问。

饭后,齐瑞刚让仆人给他泡了杯茶。

他喝了口茶,然后看着她说:“我想再确认一下。你答应老人的要求真的会觉得不舒服吗?”

老人的三个要求对莫兰不公平。

当莫兰听到祁瑞刚问的时候,他知道了自己的决定。

她突然控制不住地想,既然他已经做了决定,为什么还要问她感觉如何。

问有什么用?反正你得答应。

莫兰一脸漠然:“我什么都没有,只是怕我做不到他想要的。”

"...关于第二点,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很多辛苦。我可以帮你完成。”

莫兰一点意见都没有:“就是这样!”

齐瑞刚深深看了她一眼,起身道:“我去跟老头说。”

“好。”莫兰点点头,松了一口气。

既然她已经做了决定,就不用考虑了。

没多久祁瑞刚回来了。

“我和父亲已经达成协议。他说埃文一会儿就会被送回来。

“那好!”莫兰微微一笑。

此时,她非常高兴能很快见到埃文。

祁瑞刚看到她的笑容,眼睛好像被刺痛了。

“我们晚上去老人家吃饭,你也可以见见埃文。”他说。

莫兰认为埃文不能一直陪在她身边。她想见他,想去老人的地方,笑容有点抖。

但总比见不到他好。

至少现在,她每天都能见到他,想到他就能见到他。

莫兰焦急地等待着又一个下午,直到吃晚饭时,才有人来通知他们埃文已经被带回来了。

莫兰迫不及待地想找到老人。

埃文走进客厅前,有人听到了他的笑声。

“少爷一定知道他已经回家了,所以他很开心。”管家笑着说道。

莫兰听到里面的声音,快步走了进来。

“埃文——”

仆人怀里的小家伙猛地把头转向她。

“妈妈!”小家伙突然大叫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她。

莫兰心里激动得眼里只有孩子。

"埃文,来妈妈这里!"她冲上前去,向他伸出手。

埃文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扑向她。

"埃文来妈妈这里"莫兰对他轻声一笑。

埃文突然对她笑了笑,然后伸出他的小胳膊。

莫兰抱住他,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用力地吻着他。

埃文似乎模糊了她的记忆,睁大眼睛盯着她,过了很久又笑了起来。

!!

爹地你好大txt

莫兰当时心里酸酸的。

她明明是孩子的妈妈,爹地大也是他最亲近的人,爹地大可是每次他分开回来,对她都有点陌生。

即使他知道她是他的母亲,他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接近她。

然而,每次他第一次接近她,他都被迫离开她...

我肯定他心里也很难受。

莫兰紧紧地抱着孩子,想着她一定要更加努力,然后让孩子回到她身边,再也不要和她分开。

祁瑞刚也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埃文睁大眼睛盯着他看了很久才认出他。

祁瑞刚在莫兰身边坐下,伸手握住小家伙的手。

“艾凡知道该叫我什么吗?我是谁?”他笑着问。

埃文只是深情地盯着他,却想不起来叫他什么。

齐瑞刚微微开口:“爸爸,我是爸爸。”

“巴巴……”小家伙终于想起来了。

他高兴地向祁瑞刚伸出手,祁瑞刚从莫兰的怀里抱住了他。

小家伙在他怀里呆了几分钟,让莫兰再抱抱他。

莫兰自然乐意带他去...

“埃文回来了,莫兰。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齐老爷子突然说道。

莫兰的表情僵硬了。

“我知道。”

“那你就以埃文的安全发誓,不要主动和老板离婚。”齐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莫兰认为他忘了让她发誓。

她看着老人说:“我能以我的安全发誓吗?我不想以埃文的安全发誓。”

齐大师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果你不想以他的安全发誓,那就意味着你要食言。”

“不……”

“那你怕什么?!"

莫兰下意识的看了看齐瑞刚,齐瑞刚试探性的开了口:“爸,莫兰对埃文也不错……”

齐大师举手打断他:“你不用为她说什么。我不强迫她这样。我怎么能相信她不会损害我们齐家的名誉呢?上次她和你离婚,还好事情没传出去。给齐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不需要告诉你!所以,只有我们家不要她,她没有理由主动离婚!”

听了这些话,莫兰心里不难受是假的。

这里的一切对她都不公平,但她不会示弱,让他们看不起她。

“好吧,我发誓!”莫兰淡淡开口,反正她和祁瑞刚已经有了另一个孩子。

两个孩子都在齐家,就算活下来,她也不会丢下他们。

再说,祁瑞刚应该不会再伤害她了...

“莫兰!”祁瑞刚不同意皱眉。

“除了骂人,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莫兰问。

祁瑞刚顿时无语。

只有齐大师会一直长得像莫莫:“现在就发誓。”

莫兰举起一只手...

“我在这里发誓莫兰以后不会主动和祁瑞刚离婚。如果我违背这个誓言……”

莫兰低头看着埃文在他的怀里,咬紧牙关。“让我失去我的儿子……”

齐(皱眉),莫兰显然偷换了概念。

这个“损失”不一定是埃文的意外,或者她和埃文分开了,不能再见面了。

!!

但一想到莫兰如此关心埃文,爹地大他就觉得没关系。

祁瑞刚抓住莫兰的手,爹地大拉了下来,紧紧地握在手中。

他微微舔舔嘴唇,眼睛闪着暗红色的光。

齐大师得到了莫兰的保证,满意地说:“你明天和老板一起去公司。老板,你把项目交给莫兰,你可以帮她,但她必须参与所有的流程。”

齐瑞刚点点头:“我知道。”

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祁瑞森刚回来,他们就一起去吃饭了。

莫兰知道,从今天起,她只能是齐家的人了。

除非齐瑞刚主动和她离婚...

她看着祁瑞刚。

“你想吃什么?”祁瑞刚也向她投来目光,他轻声问道。

莫兰没有回答。

瑞奇只是把一块蜂蜜山药放进她的碗里:“这是新雇的厨师做的。试试。”

莫兰点点头,低头吃饭。

看来祁瑞刚不会主动和她离婚了。

如果我们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也不错,她也不想结婚离婚。

晚饭后,莫兰又陪了老人两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莫兰已经给惠姐请假了,惠姐也去探望儿子了。

在这段时间里,埃文习惯了保姆的照顾,所以莫兰并不担心埃文离开后会难过。

但孩子不再单独依恋她,心里还是很难受。

回去的路上,齐瑞刚看出了她的想法,拉着她的手低声安慰她:“我们明天一早起来,过来和老人一起吃早饭,这样你就可以再见到埃文了。”

“好!”莫兰答应了。

齐瑞刚又笑了,说:“你怎么不在老人家一天吃三顿饭?”

“好!”莫兰自然是点点头。

齐瑞刚又安慰她:“放心吧,老人会好好照顾埃文的。”

事实上,埃文仍然是白色,脂肪,健康和精神状态良好。

想到这些,莫兰的心好受多了。

一想到明天要上班,她又头疼了。

她什么都做不了,能做好吗?

祁瑞刚虽然会帮她,但他还是不要因为太笨而抛弃她为好。

第二天一早,莫兰和祁瑞刚早早起床,赶去老人家吃早饭。

莫兰今天穿得非常时髦。

白衬衫配米色一步裙,再加一件小米色外套。

她的头发都撩起来了,耳朵只戴了珍珠耳环,化了淡妆,显得非常端庄美丽。

祁瑞刚对她的穿着很满意,简单低调,但不* *。

当他看到她时,他也有些满意:“从今天开始,你努力工作,当它完成时,我会让你抚养埃文。”

莫兰点点头。“我知道!”

即使什么都不懂,她也会努力。

为了孩子,她只会拼。

这时,刚好是早上七点多。埃文还没起床。他通常睡到八点以后。

莫兰早饭后去看他。

她不敢抱他,而是亲了亲他的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跟着祁瑞刚离开。

故事不会太复杂!

!!

爹地你好大txt

莫兰没去过奇士的公司。这是她第一次。

她在路上的时候有点紧张,爹地大不知道要面对什么。

齐瑞刚用头安慰她:“你放心,爹地大我会安排人帮你,我会给你出难题的。”

“听说这个项目最难的就是拿下这块地?”莫兰问他。

齐瑞刚点点头:“是的。只要买了地,其他的就好办了。”

祁瑞刚以为那个地方是余的地盘,莫名其妙的难受,不想去莫兰。

他低声说:“如果你想买地,你必须和龚蓓家族打交道。余现在掌管着整个家族。你可能见不到他。遇到他就要提防他,不要轻易相信他。回来告诉我他对你说了什么。他看起来没有恶意,但事情没那么简单,否则他不会坐在今天的位置上。反正你要提防他,不然他卖你你就帮他数钱。”

“放心吧,我知道。”莫兰认真地点点头。

她不再那么简单了。

虽然于对她有些友好,但她并不认为他是一个好人。

祁瑞刚见她听着,很满意,嘴角不禁弯了弯。

车子很快就到了奇石。

祁瑞刚率先下车,然后莫兰下了车。

他们乘坐专属电梯到顶楼,所以没人看到莫兰。

下了电梯后,齐瑞刚带她去了办公室。

“你将来会在这里工作。这是给你秘书的。她的名字叫贝琳达。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她。”祁瑞刚指着一个金发女人,对她说。

贝琳达脸上露出了得体的笑容,向她伸出了手:“莫经理,以后我就是你的秘书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经理?”莫兰疑惑地看着她。

齐瑞刚解释道:“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个项目的总经理了。”

莫兰突然有种被鸭子赶下架的感觉。

她被推到了这个位置,再也不能退缩了。

接下来,齐瑞刚找了一些人,介绍给她认识。

那些人就是这次要跟着她的人。

莫兰记不住他们的名字,长相和职责。

但是她脸上不动声色,始终记得祁瑞刚对她说的话。

在这里,她就是领导和权威,他们都是在她手里讨饭的人。

这样她就不用在他们面前自卑或者胆怯了。

齐瑞刚认完人后,让贝琳达帮她熟悉项目计划,然后他就去自己办公室上班了。

齐瑞刚的办公室和她在一楼。这层楼只有两个办公室。

一个是齐瑞刚总裁办公室,一个是她的办公室。

可以看出她的身份的重要性...

贝琳达非常能干,她给了莫兰一份整理好的文件。

如果她什么都不懂,可以问她。

莫兰看了一眼,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她也没看。她放下资料,问她:“你对这个项目计划很熟悉吗?”

“是的。这个项目我们计划了两年,但一直没有实施。从计划一开始我就参与了。”

!!

贝琳达毕恭毕敬地说,爹地大莫兰不是因为什么都不懂而被鄙视。

莫兰笑着说:“那告诉我,爹地大现在第一步是什么?”

贝琳达停顿了一下。

但是,她小心翼翼地回答她:“项目计划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我们不需要再这样做了。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买地。但由于龚蓓企业的介入,一直无法顺利收购。”

“你的意思是说目前只需要买地?”莫兰问。

贝琳达点点头。“是的。”

“嗯,先买地吧!”

莫兰认为自己的脑细胞有限,只能一步一步走,不能看全局。

贝琳达认为莫兰认为事情太简单了。

“莫经理,买地不太好买。这件事很复杂。”

“有多复杂?”

“因为涉及的力量太多,我们需要考虑太多的问题。还有,如果不能打通那些关系,就不能买地。”

莫兰皱起眉头。“这只是买地。这么复杂?”

贝琳达点点头:“是的,如果买地简单,计划不会拖到现在。”

“是谁?我们要向谁购买?”

“这块土地属于一个名叫马丁的商人。他买地的时候无法办理土地规划许可证,所以土地已经荒废了。”

“他会卖地吗?还是自己留着?”

“他肯定会卖,但是卖不出去。”

“为什么?”莫兰不解地问,这么好的土地怎么能不卖呢?

“因为龚蓓企业想低价收购,他不同意,但是如果卖给别人,龚蓓企业就会插手,这样对方就不能成功收购。而且,商人不敢随便卖给别人。他害怕龚蓓家族的报复,但他真的不愿意把它卖给龚蓓家族。”

莫兰明白她的意思。

看来龚蓓家族在M区的影响力不小,不然连祁瑞刚都买不到地。

也许不是祁瑞刚买不到,而是不值这个价。

莫兰想了一下,说:“请帮我联系马丁。明天我们请他吃饭。”

“你想直接见马丁吗?”贝琳达有点吃惊。

“嗯。怎么买地不遇到他?”

“你不是应该先和龚蓓一家见个面,和他们达成协议吗?”

“他们不是卖家,我跟他们见面做什么?谁拥有这片土地,我就去见谁。”莫兰淡淡地说道。

贝琳达真的觉得莫兰的想法太简单了。

但莫兰是老大,不能干涉她的决定。

“好的,我会帮你联系他的。你还有别的事要做吗?我没事就先做事。”

“去吧。”莫兰点点头。

贝琳达离开后,莫兰开始阅读信息。

她看的不是土地的相关信息,而是她几个男人的信息。

最起码她要搞清楚他们做什么,他们叫什么,他们负责哪个。

一天早上,莫兰几乎什么都做,把时间花在熟悉人事信息上。

已经是中午了,莫兰听到敲门声。

“请进。”

贝琳达推门进来:“莫经理,总裁要你去他办公室吃午饭。”

莫兰正好有事情要问他。“好,我明白了。”

!!

梁潇走到他面前,爹地大建议他:“如果你的腿受伤了,爹地大你应该去医院治疗。如果汽车被打捞上来,我会立即通知你。”

“没必要。”男人冷冷的说,他想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梁潇的嘴角弯起一个阴沉的弧度,冷冷地问道:“谁有勇气伏击你?”

不仅如此,还把他的车沉入海中。

要是车沉到海底就可以了,要是女人在车上,事情就大了。

唐雨晨紧紧地抿着嘴唇,什么也没说。

他全身散发着阴寒的气息,他也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如果幕后的人被发现了,他发誓一定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捞起来!”有人发出一声尖叫。

唐雨晨的眼睛立刻被钉在了被打捞上来的汽车上,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栏杆,他的手指关节突出并变白了。

“看看里面有没有人!”他厉声喊道。

“没有,车里没人!”有人回答他。

唐雨晨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没人是什么意思?

如果安还活着,还是已经消失在茫茫大海里?

梁潇瞥了一眼他苍白的脸,皱着眉头,不安地问道:“你还好吗?”

他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继续打捞,活着见人,死了见尸!”

“我说,你也别想了,也许她没事……”梁潇忍不住安慰他。

唐雨晨慢慢放开栏杆。他抬起腿,想离开。他刚迈出一步,腿就疼得厉害。他摇摇晃晃地向前倒去,虽然后面的人及时扶住了他,但他还是狼狈地单膝跪下。

梁潇被卡住了。当唐雨晨如此尴尬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作为朋友,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安若在屋里提心吊胆地呆了几天,但没有看到唐雨晨找到你。她不禁感到安心。

我希望他永远找不到她。

冰箱里有很多食物,足够她吃两个星期。她每天呆在家里看电视,不出门。

在此期间,云飞没有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电话透露你的行踪很容易,他们都知道。

但现在她有了新的身份,远离城市。唐雨晨不应该这么容易找到她。他在市里的影响力可能很大,可以在绝对君主。

但是出了城,他就没那么能干了。

对他来说,找到她比大海捞针还难。

考虑到这一点,安若松了一口气,决定出去走走,透透气。

她戴着大墨镜,把头发剪成齐耳的短发,换了穿衣风格,坐公交车,大概逛了逛这座城市,吃了一些特色小吃。不管怎样,她玩得很开心。

如果你不必避开唐雨晨,她认为她会更舒服。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唐雨晨再也没有找到她。她完全放松了。

安若决定在这个城市呆两年,然后去其他城市,然后四处看看。唐雨晨永远不会找到她。

闲了一个月,她决定重新工作。

她买了笔记本电脑,接上网线,想开网店。

她不可能这样出去工作,迟早会被唐雨晨发现的。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在家工作比较好,爹地大适合她的工作是开网店。

她也决定卖什么,爹地大卖自己的绘画技巧。

画别人的画像,一张一百元的画像,不贵,应该有人愿意出。

为了开一家网店,安若在店里转了几天,到处学习做生意。虽然过程很艰难,但她很开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开店的梦想,她也实现了这个梦想。即使店铺是虚拟的,也不大,但足以让她有成就感。

最初几天,没人下单。很多只是问了一些问题就走了。他们不打算做交易。

安若每天都在思考,终于让她解决了问题。

她这样开店做生意,别人肯定不信任她或者她的技术。她应该画一些肖像,放在商店里,这样人们就可以看到她的技能。

所以她画了一些星星的肖像,放在商店里。

过了两天终于有人下单了。

安若非常高兴。哪怕只有一百块钱,她也小心翼翼地给别人画好,装好,送到楼下。

估计她的画技不错,是个好人。第一个客户把她介绍给几个客户,不断有新客户来。

就这样,第一个月,安若就赚了2000元,和她之前努力工作的时候差不多。

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职业目标,就是开一家网店,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绘画技巧。这样既能赚钱,又能满足她的爱好,可谓一举两得。

当安若投身于这个城市的网店生意时,这个城市的唐雨晨已经去公安局申请了死亡证明。

所有人都以为她掉进海里,找不到尸体,死了。

唐雨晨无法忍受她死亡的消息。有一天,她突然晕倒,病得很重。她在家呆了一个月。

病好之后,他决定出国旅游一段时间,应该算是疗伤吧。

只有当他确定自己真的出国了,风也过去了,云飞才决定去安若。

他提前给她打了电话,所以安若准备早点和他见面。

云飞见到她很开心。

不仅好久没见她了,还因为安若长胖了一些,长得也不错。

知道她最近一直在开网店,看到她过得很好,生活重心转移到了生意上,他更为她高兴。

至少这样她就不会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了,至少她找到了人生的目标,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安若给他泡了杯茶,坐在他旁边,疑惑地问他:“杨妃,你可以来看我吗?”唐雨晨有没有为难你,给你找麻烦?"

云飞笑着说,“他想麻烦我,但是他没有证据证明我把你带走了。而且,他以后也不会来找你。”

“为什么?”安若惊讶地问道。

云飞没有告诉她一切。原来,那天她跟踪他后,他让人们把唐雨晨的车沉入大海,制造了她死亡的假象。

唐雨晨无法抢救她的尸体,也找不到她。最后,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死了。

他还去公安局申请了她的死亡证明。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他还去公安局申请了她的死亡证明。

所以,爹地大在他眼里,爹地大她已经是个死人了,他也不会想继续找死人了。

安若听了之后,不确定地问他:“他会轻易相信我死了吗?”

她最了解他的脾气。即使她真的死了,他也不会停下来,直到看到她的尸体。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一直在找她。

现在才一个月,他就放弃找她了?

云飞安慰她:“你放心,他应该信的。我把现场的痕迹做的很完美,没有任何瑕疵。连警察都得出结论,你随车沉入海中,他让人查出来,结论也一样。在承认你死了之后,他病得很重。目前他已经出国放松了。”

听了他的话后,安若松了口气。

“但愿如此,让他以为我已经死了,不会再找我了。这是最好的结局。”

至于过去的痛苦,随风而去吧。她和他最终成了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云飞早上到的,还没吃饭。

聊了一会儿,安若去厨房给他做饭。

当她做饭时,她发现他睡在沙发上。

他应该很忙很累,不然短时间内不会睡着。

安若没有叫醒他。她拿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让饭菜保持温暖。当他醒来时,他可以立即吃东西。

还有一些人像没画出来。她悄悄回到书房,拿起画笔,却画不好。

因为有心事,所以不能安安静静的工作。

安若干脆放下笔,走到窗前,推开它,望着远处。

她想了很多事情,想到了她遇见唐雨晨后的点点滴滴。

整个过程很苦,有很多伤心的眼泪。

但她记得最清楚的是他们相爱后的那段时间。他对她很好,给了她无尽的爱和体贴,让她第一次感受到深深的爱。

她认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她认为她的未来充满幸福。

然而,因为他的隐瞒和欺骗,一切都变了。

他心里有一种蓝色的东西。

不然我也不会瞒着她带兰可仁去中国,也不会嫁给兰可仁。

也许他心里有她,但她并没有占据他全部的心。

如果不是他的隐瞒和欺骗,她不会生孩子,孩子也不会死...

即使他的隐瞒是善意的,结果也是悲剧。

悲剧一旦发生,就无法挽回。

总之,不管谁对谁错,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

现在终于结束了。

他以为她已经死了,不会再去找她,她会过上新的生活,再也不会遇见他。

他们两个就像两条相交的线,相交之后越走越远,再也不会有相见的那一天。

安若看着窗外,失去了理智。在楼下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个男人拍了一个长镜头,用照相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它寄给了离家很远的唐雨晨。

“安若。”这时,云飞醒了,听到他的声音,她收起情绪,走出书房。

最快的更新和无错阅读,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

吃完后,爹地大云飞坐了一会儿,爹地大然后起身去了酒店。

天黑时,安若洗了个澡,打算工作一段时间后睡觉。

——

在遥远的A国,唐雨晨正站在海边别墅外面,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有人给他发了一张照片。

点击图片,他看了一眼,嘴角弯成一个冰冷的弧度。

拨了一个号码,他淡淡地说:“给我订最近的航班,我要去G市。”

安若,这次,让我们看看你还能跑哪里。

第二天下午,云飞结束工作,来看她,吃晚饭。

“安若,我听说这里沿河的风景很好。许多人晚上沿着河边散步。要不我们也去?”吃完饭,他笑着建议。

安若想,当他来到G市时,她应该带他四处看看。

“好吧,我先带你去吃这里的特色小吃,然后我们去河边欣赏夜景。”

“你知道有什么特色小吃吗?”男人很惊讶。

“当然,我一整天都没什么事,只是四处走走,找吃的。”

“那我运气好。”

安若拿起他的钱包,微笑着向他挥手:“我们走吧,现在正是时候。”

两人出了门,云飞没有开车,于是他们打车出门。

安若第一次带他去吃这里著名的小吃,当天完全黑了的时候,他带他去河边散步。

现在是初夏,沿河的风景很美。闪烁的霓虹灯倒映在河上,如梦如幻。

两个人走在路上,惬意地吹着风,聊着天,画面很和谐。

一个卖玫瑰的小女孩提着花篮向他们走来,天真地对云飞笑笑:“大哥,给你女朋友买朵花吧。”

安若哑然失笑,她也遇到过这种事情。

云飞无意中瞥见了她的笑容,发现她的笑容很美,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像夜晚明亮的星星。

“好。”他笑了笑,拿出钱包,买了一朵玫瑰。

“谢谢大哥。”小女孩向他们挥了挥手,高兴地走向下一个目标。

安若无言以对:“你真的信了。”

“你看孩子挣钱不容易。我应该照顾她的生意。既然买了这朵花,我就送给你。”男人笑了笑,有些害羞地把花递给了她。

“谢谢。”安若笑着接过来。她拿走了花。有一种人比花好的感觉。

不远处,在一辆黑色轿车里,唐雨晨冷冷地看着他们,微微扯着嘴角,冷冷地笑了笑。

推开门,他迈着修长的双腿向他们走去。

“真巧,我们竟然在这里相遇。”

起初我听到他微弱的声音,两个人都变了脸色。

安热朝里面看了看,看见那个人向他们走来。她的脸变白了。

唐雨晨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她,但她带着一种轻松的微笑说:“宝贝,我到处找你,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真的觉得很幸福。”

云飞走上前去,站在安若面前。莫莫仔细看着他,嘲弄地笑了笑:“唐雨晨,我真的低估了你。原来你一直在为我演戏。”

他故意相信安若已经死了,假装生病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故意相信安若已经死了,爹地大假装生病了。

目的是让他放松警惕,爹地大从而找到安若的位置。

该死,他被他骗了!

唐雨晨笑了笑,没有否认。

他看着安若,温柔地笑着说:“宝贝,现在给你一个过来的机会。你要是聪明,马上来找我。”

不,她不去那里!

安若向后退了一步,云飞握紧她的手腕安慰她。

“唐雨晨,安若不会跟你走,我也不会允许你带她走。如果你是男人,就让她走,不要再伤害她。”

唐雨晨盯着他的手,眼睛漆黑一片。

他扯了扯嘴角,带着几分戾气笑着说:“云飞,你派人来攻击我,未经允许就把安若带走了。我还没有向你要这个账户。好吧,既然你这么想保护他,我就给你个机会。”

安若的心很紧张。

他又要干什么?

云飞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唐雨晨笑着说:“公平竞争怎么样?如果你赢了,我会让你把她带走。你输了,她就被我带走。”

“我不同意!”安若忙于反驳。她冷冷地看着唐雨晨。“你为什么决定留下来还是不留下来?我不会和你一起去。我想去哪就去哪!”

那人点点头说:“嗯,你说得对。先不说你的未来。不过,我和云飞之间的事情必须先解决。”

说完,他拍了拍手掌,两边立刻冲出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

他们慢慢走来,气势凶猛。

周围的人看到出事了,都溜了。

唐雨晨点燃一支烟,喝了一口,对两个脸色苍白的人说,“你知道如果你反对我会发生什么吗?”云飞,你胆子肥,只是不知道够不够喂海里的鱼。"

嘣-

安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在说什么?

“唐禹锡,杀人犯法!”她不假思索地大叫起来。

男人扬起嘴角笑了笑:“宝贝,你是在关心我吗?别担心,我会做得很干净,没人会发现它在我头上。我在云飞里忍受了他很久。从此,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他了。”

扔掉他手里的烟头,唐雨晨踩了一下,眼里发出一阵锐利的光,他的语气充满了杀意。

云飞微微蹙眉,他并不怀疑唐雨晨不会杀他。

但他不会求饶。他握紧安若的手,平静地对她说,“我以后会对付他们的。你趁机逃走,逃得越远越好。”

“飞行……”安若看着他,眼睛有点红。

没有他,她怎么能逃走呢?如果她死了,她会一起死。

“不,你走吧,他想抓我。我就和他一起走,免得他为难你。”

唐雨晨忍不住笑了:“你说完了吗?宝贝,我想告诉你的是,就算你跟我走,我也不会放过他。”

“你!”安若愤怒地盯着他,“唐雨晨,你要抓的是我。我不能和你一起回去吗?你放开云飞,我保证跟你回去。”

“我给了你过来的机会,你自己错过了。”那人摇摇头,没有讨论。

安若的心瞬间跌到谷底,冰冷而绝望。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