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西甲比分推荐(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至尊龙帝(1/26)

西甲比分推荐(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赵嵘说,至尊龙帝“没关系。”

“那你怕什么?关你什么事?”

看到他说的如此大度,至尊龙帝赵嵘几乎怀疑她太矫情了。

“你说得对,我不该在乎。我只是怕谣言会影响到你……”

陈俊冷笑道。“你不在乎你是不是女人。我怎么会在乎自己是不是男人?”

他的语气让赵嵘觉得好像不开心。

也许她不该直接说这些话。

装傻对大家都有好处。为什么要说?会让对方尴尬。

但确信安森没有看穿她的身份,她松了口气。

陈俊带她去商场,他们去挑选礼物。

君臣有很多礼物要买。

他是太爷爷,太爷爷* * *,父母,兄弟姐妹,还有一些朋友。

他所有的礼物都是由赵嵘挑选的。

赵嵘很少去购物,她擅长挑选武器。

陈俊说他更不擅长挑选礼物。他给别人买的礼物都是别人挑的。

赵嵘设法帮他挑选礼物,花了他两个小时。

“走吧,我请你吃饭。”礼物被选中了,陈俊非常满意。

赵嵘跟着他去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

他们走进一家中国餐馆,看到外面有海报。

那是牛郎织女在鹊桥相会的海报。原来今天是七夕。

赵嵘下意识地想换一家餐馆,但陈俊大方地走进来。

“欢迎。”服务员走上前来迎接他们。“你有多少?”

“就两个。”陈俊说。

“请到这里来。”

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一个角落坐下,然后拿着菜单点菜。

“今天是七夕,所以我们餐厅推出了很多情侣套餐。订购一对情侣套餐,享受八折优惠。”服务员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是情侣,虽然他们的长相并不匹配。

陈俊仔细看了看菜单:“钻石包装是什么?”

服务员回答得很殷勤:“是我们餐厅最贵的三个特色菜,还有几个小吃,两杯拉菲。这个套餐价格比平时低80%。”

“就这样,两杯红酒换了,换成果汁。”

“好的。”

赵嵘以为他会让她点菜,但他直接点了这对夫妇的套餐。

但转念一想,他们只是点了菜,所以她和他并没有把它当成情侣套餐。

食物很快端上来了。

看到这个包裹,赵嵘傻眼了。

零食只有一摞,叉子也只有一把。他们必须共用一把叉子吗?!

陈俊拿起果汁。“来,喝。”

赵嵘很高兴他把红酒变成了果汁,但她不能喝。

她和他碰了一杯,喝了一口果汁。

“吃吧,能吃多少吃多少,别浪费了。”陈俊吃完了,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赵嵘和他都是好食客,他们默默地吃了很多。

“我记得你以前在设计部。为什么后来换了位置?”陈俊突然问她。

赵嵘抬起头来。“我觉得太辛苦了,所以换了个位置。”

陈俊勾着嘴唇:“你似乎不怕吃苦。”

“女人太舍不得建……”赵嵘不得不防守。

“现在?这工作辛苦吗?”陈俊又问道。

!!

她工作能力强,至尊龙帝做事快。她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整理好了所有的工作,至尊龙帝随时等待交接。

两天后,陈俊得到了赵嵘的所有信息。

赵嵘,土生土长的城市人,住在农村。

我妈7岁去世,我爸12岁去世。

父母去世后,我一直和外婆舅舅住在一起,但是日子不好过,日子也不好过。

后来,她考上了A城市财经大学学习会计。

大一快结束的时候,她病重,医院初步诊断她很可能是肝癌。但是她没有选择住院,突然消失了一段时间。

大二第一学期,开学一个月她才来上课。

三个月,她的外貌变化很大。

她瘦了几十斤,如果没有同样的五官,没人会认出她。

从那以后,她爱上了运动,几乎每天都锻炼。

在别人眼里,她锻炼身体是为了健康。

她的变化似乎是在她患重病后发生的...

陈俊很快就讲完了赵嵘的一些经历。他放下资料,用手指在桌面上轻敲。

赵嵘的过去似乎还不错。

唯一的问题是病后的改变。

医院确诊她生病后,她为什么不选择住院?负担不起医药费?

她消失的时候去了哪里?

陈俊要求人们调查赵嵘。她想知道她和叶笑言是否有血缘关系。

但没想到,赵嵘的过去也有这样的经历。

他的注意力自然转移了,他想知道赵嵘的病是如何治愈的。他总觉得她的突然变化有点奇怪。

更重要的是,她失踪的时间是小燕去世后几个月,时间太近了...

那么,赵嵘会假装吗?

陈俊越想越紧张,他忍不住用拳头紧紧地压着嘴唇。

就在这时,我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陈俊收敛了情绪,拿起话筒:“你好。”

“总经理,赵嵘今天递交了她的辞职报告,她要辞职了……”

电话是李主任打来的。

陈俊要求他密切注意赵嵘的行为,所以他立即向他报告了这个消息。

她必须继续工作,直到公司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接替她的位置。

赵嵘认为最多两天就会有人交出她的工作。

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人来交。

她忍不住去找罗斯,问她为什么没有人接替她的位置。

“公司最近很忙,人事部正在找人接替你的工作。你可以等。”玫瑰淡淡地说。

赵嵘不得不等待。

第二天,李主任把她叫到办公室。

“赵嵘,公司认为你的能力很好,所以很遗憾让你走了。既然你不喜欢这份工作,公司愿意帮你跳槽。现在有两份工作,你喜欢哪一份?”李主任笑着对她说。

赵嵘·冷冷。

“公司愿意换工作吗?”她只是个小职员,为什么不呢?

“当然,我们公司一直很人性化。这两份工作好,轻松,适合你。”- 5327+585149 - >

李主任把一切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如果赵嵘直接拒绝,至尊龙帝坚持辞职,至尊龙帝那就太奇怪了。

她只好顺着他的话问,“不知道是什么工作?”

李主任笑着说:“总经理现在还缺一个专门整理海外文件的秘书。另一份工作是翻译,但是经常要出差,每次出差都要十天半月。你的外语不错,这两份工作很适合你。”

赵嵘没想到公司的人性化发展到了这一步。

这两份工作都很适合她。

但她肯定不会选择第一份工作。

第二个经常出差,听起来不错...

李主任补充说:“这些天很难找到工作。辞职了从哪里找这么好的工作?”这两份工作都不错。我认为你不应该犹豫。为什么不选第一个,做总经理的秘书,多向他学习。"

“我觉得我没有这个能力……”

“没关系。刚开始只是需要帮忙整理文档,不需要太多能力。”李主任说。

赵嵘没有回答,她的沉默显然是一种拒绝。

李主任不解:“你对这种工作不满意?”

“没有...恐怕我做不好。不然我就接第二份工作。”

李导演不解:“翻译经常要出差,会很辛苦的。”

“但是我可以学到更多,我擅长说话。我想提高我在这方面的能力。”

李主任也说:“但是翻译的工资不是很高。如果你是总经理秘书,月薪至少8000。”

连傻子都知道选什么工作。

做总经理秘书不仅工作轻松,而且锻炼机会多,工资高。更重要的是,可以直接和总经理联系。

在总经理面前刷刷你的好感,你就前途无量了。

如果是别人,你就不用想了,就选第一个。

赵嵘坚定地摇摇头:“我知道当秘书是一份好工作,但我更喜欢挑战自己。我想把英语口语练好。再当秘书也不迟。”

李主任真的觉得她的想法不好。

但她坚持说他也尊重她的选择:“好吧,明天你去翻译部报道,今天我让你接手工作。”

“好的,谢谢你,李主任。”

赵嵘走出李主任的办公室,有点恼火。

她怎么了。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辞职,怎么被李主任忽悠了几句,就同意留下来了?

但是经常出差也是好事,这样可以让自己和安森拉开距离。

事实上,她心里毕竟还是不想离开...不然她不会这么轻易妥协。

第二天,赵嵘去翻译部报道。

翻译部门通常做与翻译相关的工作。必要时,它会和其他人一起旅行。

如果外语好,工作很轻松。

赵嵘工作的第一天,他翻译了一份文件,并轻松完成。

她的文件被翻译了,但被送到了陈俊的办公桌上。

陈俊拿起文件,仔细阅读了她的翻译内容。他从不放过每一句话。

赵嵘的翻译很完美。

用词都很到位,绝对不是一般大学生能达到的水平。- 5327+590743 - >

至尊龙帝

根据赵嵘的简历,至尊龙帝她将在寒暑假期间外出工作,至尊龙帝在工作中几乎总是与外国人打交道。

她努力学好一门外语。

所以她的外语很好,和专修外语的差不多。

但是她的外语很糟糕。

就像英语是她的母语一样,她如此得心应手,以至于它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即使她花了很多时间学习外语,也不能在短时间内达到这样的效果。

陈俊的眼睛越来越熟悉了。

赵嵘,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的体力,她的外语水平,她的学习能力,都是一个普通女人达不到的。

如果她真的是叶笑言...

那么,叶笑言一开始是个女人?

叶笑言以前,真的很喜欢女人。

我不想知道,但是一想起来就发现很多可疑的地方...

陈俊突然冷笑了一声,他忍不住笑了,笑得好像他要改变主意了。

他以前就是这样的傻逼!

就在这时,陈俊的手机响了。

他忍住笑,接通电话:“你好。”

“师傅,鉴定结果出来了。”

陈俊的手指忍不住用力一推,他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了。“怎么?”

"基因完全一致,是同一个人的基因."

陈俊忍不住又笑了,她的声音又冷又恐怖,电话那头的人突然感到毛骨悚然。

“绅士...你怎么了?”

陈俊握紧拳头,他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但他的眼睛却蒙上了一层阴霾:“我知道,别泄露出去。”

“是的,我知道。”

陈俊挂了电话。他捏了捏手机,不小心用力过猛,手机咔嚓一声,屏幕上出现了裂痕。

叶笑言,你真的很棒!

好样的。

陈俊用力一推,他的手机彻底报废了。

“赵嵘,回去准备,明天去B市出差,和飞跃公司的人谈合作。”赵嵘的新老板走过来对她说。

Leap是一家外企。在中国,leap总部设在B市。

赵嵘莫名其妙地问:“我和谁一起去?”

“软件开发部门的人。”她的上司赖随口说道。

“要多久?”

“大概一个星期。”

当赵嵘问一些问题时,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也希望在这段时间离开安森出差。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被曝光的错觉。她必须尽快逃离这里,确保安森没有识破她的身份,才能放心。

赵嵘回去时收拾了行李。第二天一早,她到了公司,坐公司的车,和几个同事去了机场。

赵好久没来公司了。自然,他不认识这些人。

但是大家都很友好,很有资格。

他们告诉赵嵘,这次他们是坐头等舱,因为经济舱已经买了,所以他们只能坐头等舱。

反正公司出钱,不如坐头等舱。

“大家都到了,走,去安检。”带队的是软件部经理程,一个四十多岁的有魅力的男人。

程经理把票一张一张地发给他们,然后带他们去安检,登上飞机。

赵嵘是第一名。她收拾好行李,发现没有人坐在她旁边。- 5327+590744 - >

誓不做高速老婆:全球抓捕邵夫人最新章节,这一章是第4547章【4547】。同一个人的dna地址是

其他同事都是两个人坐在一起,至尊龙帝赵嵘想,至尊龙帝他们跟她不熟,所以就把她单独放在一个座位上。

这时,程经理走到她面前,笑着对她说:“赵嵘,总经理在你旁边坐了一会儿。总经理人很好。不用太谨慎。”

赵嵘愣住了:“总经理也要去?”

“是的,这是总经理带队。这个合作很重要,总经理要亲自出面。”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她不会来得更早。

程经理走后,对身后的一位同事说:“我可以和你换个座位吗?”

那人笑着说:“不行,我和总经理坐在一起会不舒服。”

“我不舒服……”赵嵘低声说,但每个人都能听到。

但是没有人愿意主动和她换座位。

因为这次出差的人里,只有她一个女的,其他都是男的。

如果再有一个女人,会有人愿意和她交换。

就在这时,赵嵘看见安森提着行李进来了。

他戴着太阳镜,穿着非常随意。

大家见到他都很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他点头一一回应。

赵嵘站起来说:“总经理。”

陈俊轻嗯了一声,他收起行李,在她身边坐下,没有再看她一眼。

赵荣松了一口气。她也坐下来,系好安全带。

陈俊带来了一系列的书,好像她在仔细阅读。

赵嵘很自然地看着他,她放松下来,拿出一本书。

飞机很快就起飞了。

当飞机上升到空时,陈俊突然问她:“你读了什么书?”

当赵嵘恢复健康后,她把封面递给他,“荆棘鸟。”

陈俊微微拉了拉她的嘴:“你在说什么?”

“总经理没看过?”赵嵘有点惊讶。

安森和她一样喜欢阅读。他一定比她读更多的世界名著。

“我不喜欢看爱情小说。”陈俊淡淡地说道。

不喜欢看,问她内容...

“你在说什么?”陈俊又问道。

赵嵘说:“我也没读完。好像是讲几个人的爱情故事。”

“听说结局是悲剧。”陈俊又说道。

“不知道,还没看完。”

“嗯,看完告诉我是不是悲剧。”

“啊?”赵惊呆了,他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陈俊很自然地说,“我不想一个人看。看完告诉我大致情节。”

“你不喜欢爱情小说……”赵嵘不禁喃喃自语。

“小姐姐喜欢。她经常看这些书,所以我想知道她看什么。”

赵嵘知道安森是他的嫂子。

她点点头。“好吧,我看完再告诉你。”

“嗯。”陈俊应了一声,继续低头看书。

他一直戴着墨镜,赵嵘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他没有紧张,和他相处时他更放松。

机场有汽车在等他们。

下飞机后,他们乘公共汽车去了酒店。

酒店是五星级酒店,一晚消费几千块,现在还打折。

赵嵘的房间在陈俊旁边。只有他们两个住在豪华双人床里。

进屋前,陈俊对大家说:“大家好好休息,下午我请你们吃饭。”- 5327+590853 - >

大家欢呼,至尊龙帝总经理请吃饭,至尊龙帝肯定是大餐。

陈俊又说了几句话,让每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赵走进房间,收拾好行李,去洗手。

我们今天不用谈工作,明天再说。

赵嵘无事可做。他坐在沙发上,继续快速地看着。他很快就读完了《荆棘鸟》。

想到安森的命令,赵嵘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写了一个大概的故事,然后把它发送到陈俊。

陈俊很快回了一封电子邮件。

赵嵘打开邮件,内容只有一句话。

我对阅读不感兴趣。】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真的想让她亲口说吗?

安森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有这么多要求了?

赵嵘头疼。我希望他没认出她。

大家休息了一下,下午三点准时集合,准备吃饭。

这几天随时都会有专车来接他们。

车是租的,但是很上档次。

赵嵘,唯一的女性,很自然地被所有人礼貌地让位,并很荣幸地和总经理一起乘车。

但是她真的不想要这个荣誉...

除了司机,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请便。”陈俊突然开口了。

赵嵘惊呆了:“你说什么?”

“那本书。”

陈俊戴着太阳镜,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等着她讲故事。

赵嵘不会讲故事。她说不起眼:“书里一般讲的是三个女人的爱情故事,她们都爱上了一个不能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

赵嵘花了几分钟简单讲述了这个故事。

这是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

听完这话,陈俊突然吐出两个字:“无聊”

赵嵘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是故事无聊,还是无聊?

还是她看这种书很无聊?

赵嵘平静地说:“很无聊,我也打发时间看。”

陈俊饶有兴趣地勾着嘴唇:“你也觉得内容无聊吗?”

“一点点。”

“为什么?”

“我猜我不是很喜欢看爱情小说……”

“你为什么不喜欢?女人不都喜欢和爱情有关的东西吗?”陈俊继续问。

“我不是很喜欢。”赵嵘没怎么解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陈俊没有放过她:“你从来没有渴望过爱情吗?”

你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没有...我只是更在乎现实。”

“你认为爱情和现实生活有冲突吗?我知道有些女人看破现实从来不渴望爱情,你也一样?”

赵嵘真的认为他说得太多了。“我不知道,我顺其自然。”

“你谈过恋爱吗?”陈俊又问,问闲话。

赵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不是说总经理不喜欢和女人交流吗?

不是说总经理话很少很认真吗?

谁说的?让他出去。她答应不打他!

赵嵘尴尬地摇摇头:“没有……”

陈俊的目光转向她。“你虽然不漂亮,但是身材很好,没谈过恋爱。是不是太奇怪了?”

赵嵘忍不住了。她淡淡地说:“总经理,这是我的私事……”

陈俊微微一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看来你没把我当朋友。”

赵嵘惊愕,“朋友?!"- 5327+590854 - >

至尊龙帝

他把她当朋友,至尊龙帝她怎么不知道?

陈俊淡淡地说:“你和我妹妹成了朋友,至尊龙帝你不是我的朋友吗?我们家有一个交友原则,需要三个兄弟姐妹都认可。我们都认识你,所以你成为了你爱的朋友,我们三个兄弟姐妹的朋友。”

赵嵘知道这个原则。

她以前知道自己是叶笑言的时候。

但是她不认为她现在值得安森和她做朋友。

“我以为我只是和君爱的朋友...”她辩解说,她没有把他当朋友。

陈俊轻轻勾着嘴唇:“既然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愿意承认我是朋友吗?”

"..."这让她怎么回答?

总经理愿意和她交朋友,她应该感恩戴德,全身湿透。

“你不想和我做朋友?”陈俊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赵嵘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出了点意外……”

陈俊笑着说:“没有什么意外。我交朋友一直很随意。你不用在意我的身份。”

真的吗?他交朋友真的这么随便吗?

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还没见他有几个朋友...

陈俊突然说:“我和你是朋友,因为我觉得你和我的另一个朋友很相似。也许我只适合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赵嵘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安森是把她当双体还是真的和她交朋友都无所谓。

她没那么挑剔。

车子到了酒店,大家都下了车,进了酒店,要了一个箱子。

陈俊坐在第一个座位上,说道:“你想点什么就点什么。请随意。不用客气。”

说完他的话,大家放下点菜,点了很多好吃又贵的菜。

赵嵘坐在陈俊旁边,陈俊问她:“赵嵘,你想吃点什么?我没看见你点菜。”

“我什么都能吃,也不是特别喜欢。”赵荣道。

陈俊点点头,然后他点了菜单,所有这些叶笑言以前都很喜欢。

同样,赵嵘现在爱吃东西。

其中一道菜是清蒸大闸蟹。

金色大闸蟹放在前面。

陈俊卷起衬衣的袖子,用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拿起一只大闸蟹。

“你吃过这个吗?”他问赵嵘。

赵嵘·冷冷来不及回答。

陈俊一边操作一边熟练地打开蟹盖,向她解释:“这样打开后,先把蟹肚脐去掉,再用勺子把蟹胃和蟹心去掉,就可以吃这些蟹黄了。”

同时,他把手中的大闸蟹递给了她。

赵嵘真的很震惊。

安森在干什么?就算他们成了朋友,他也没必要对她那么好吧?

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奇怪地盯着他们。

总经理以不亲近女性而闻名。不要对女人多说几句,哪怕是一起吃饭的时候。

现在他不仅和赵嵘聊了这么多,还亲自帮她处理大闸蟹…

大家好像都闻到了强奸的味道~爱情。

“总经理,谢谢您的好意。可以吃。我可以自己来。”赵嵘假装没事,笑了。

陈俊把螃蟹放在她的盘子里。“你吃吧。我不是很喜欢。”

赵嵘:“…”

!!

46_46885他以为她是朋友,至尊龙帝为什么她不知道?

陈俊淡淡地说:“你和我妹妹成了朋友,至尊龙帝你不是我的朋友吗?我们家有一个交友原则,需要三个兄弟姐妹都认可。我们都认识你,所以你成为了你爱的朋友,我们三个兄弟姐妹的朋友。”

赵嵘知道这个原则。

她以前知道自己是叶笑言的时候。

但是她不认为她现在值得安森和她做朋友。

“我以为我只是和君爱的朋友...”她辩解说,她没有把他当朋友。

陈俊轻轻勾着嘴唇:“既然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愿意承认我是朋友吗?”

"..."这让她怎么回答?

总经理愿意和她交朋友,她应该感恩戴德,全身湿透。

“你不想和我做朋友?”陈俊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赵嵘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出了点意外……”

陈俊笑着说:“没有什么意外。我交朋友一直很随意。你不用在意我的身份。”

真的吗?他交朋友真的这么随便吗?

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还没见他有几个朋友...

陈俊突然说:“我和你是朋友,因为我觉得你和我的另一个朋友很相似。也许我只适合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赵嵘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安森是把她当双体还是真的和她交朋友都无所谓。

她没那么挑剔。

车子到了酒店,大家都下了车,进了酒店,要了一个箱子。

陈俊坐在第一个座位上,说道:“你想点什么就点什么。请随意。不用客气。”

说完他的话,大家放下点菜,点了很多好吃又贵的菜。

赵嵘坐在陈俊旁边,陈俊问她:“赵嵘,你想吃点什么?我没看见你点菜。”

“我什么都能吃,也不是特别喜欢。”赵荣道。

陈俊点点头,然后他点了菜单,所有这些叶笑言以前都很喜欢。

同样,赵嵘现在爱吃东西。

其中一道菜是清蒸大闸蟹。

金色大闸蟹放在前面。

陈俊卷起衬衣的袖子,用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拿起一只大闸蟹。

“你吃过这个吗?”他问赵嵘。

赵嵘·冷冷来不及回答。

陈俊一边操作一边熟练地打开蟹盖,向她解释:“这样打开后,先把蟹肚脐去掉,再用勺子把蟹胃和蟹心去掉,就可以吃这些蟹黄了。”

同时,他把手中的大闸蟹递给了她。

赵嵘真的很震惊。

安森在干什么?就算他们成了朋友,他也没必要对她那么好吧?

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奇怪地盯着他们。

总经理以不亲近女性而闻名。不要对女人多说几句,哪怕是一起吃饭的时候。

现在他不仅和赵嵘聊了这么多,还亲自帮她处理大闸蟹…

大家好像都闻到了强奸的味道~爱情。

“总经理,谢谢您的好意。可以吃。我可以自己来。”赵嵘假装没事,笑了。

陈俊把螃蟹放在她的盘子里。“你吃吧。我不是很喜欢。”

赵嵘:“…”

!!-3495+dbqgluiea+2673275-> .

至尊龙帝

46_46885“总经理,至尊龙帝您今天请大家吃饭,至尊龙帝我怎么会为了这杯酒而尊敬您呢?”软件开发部经理举起酒杯,打破了现场的诡异气氛。

陈俊拿起杯子,和他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大家看他这么好说话,也有人厚着脸皮敬酒。

无论谁来敬酒,陈俊都是来者不拒。

饭桌上六个人,四个人要敬酒。陈俊很快喝了四杯酒。

只有赵嵘没有提议干杯。

"赵嵘,你也提议为总经理干杯."

一个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小声对她说。

赵嵘侧身看着陈俊,后者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你也想敬一杯酒吗?加油。”

“我以后会尊重你的,总经理。你还没吃饭。空酒喝多了不好……”赵嵘下意识地说道。

陈俊的眼睛亮了,他点点头:“你说得对,先吃吧。”

有人开玩笑地笑了起来:“还是女孩子体贴细心。我们从来没想过空腹饮对身体不好。”

赵嵘知道对方是故意戏弄他们。

她看起来很自然,只是低头默默吃饭。

比起脸皮厚,没有人比得上她。即使她的心风雨交加,她的脸也永远不会动。

幸运的是,下一次,陈俊没有做出任何模棱两可的举动。

然而,当他吃得差不多时,他拿起杯子看着赵嵘:“你还没烤呢。”

赵嵘无语,这个人太在意了。

但是她不太会喝酒,喝起来容易醉...

“总经理,对不起,我不喝了。”赵嵘抱歉地说。

陈俊笑着说:“别担心,喝一小杯就好了。这酒纯度不高。”

“赵嵘,你放心喝酒,我们会保护你的。如果你喝醉了,我们会把你安全送回酒店。”经理是一个已经成为好人的人。

他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站出来对总经理说最谄媚的话。

其他人附和道:“赵嵘,你必须喝下这杯酒。我们都尊重总经理,但只有你。”

“赵嵘妹妹,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小杯酒永远不会醉人。”

赵嵘想说她有特殊的体质,一小杯酒就能把她灌醉!

但是大家都劝她喝酒,可是她太好客了,相处不好会得罪大家。

陈俊一直坚持拿着杯子,好像不喝酒就不会放弃。

就在赵嵘准备妥协的时候,陈俊突然放下杯子。他笑着说,“看来赵嵘真的不能喝酒,所以不要为难她。女生少喝点酒比较好。今年不喝酒的女生很少见。”

赵嵘怔了怔,他是在恭维她吗?

程经理笑着说:“总经理说得对。像赵嵘这样的女孩很少见。其实女生最好少喝点酒。赵嵘,你真是个好女孩,难道你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吗?”

赵嵘笑了:“还没有……”

程经理笑着说:“你喜欢什么?大叔给你介绍一个。”

其他男人也表示会介绍她。

赵嵘尴尬地笑了笑:“我还没找到我要找的东西。等我想好了,请你帮我介绍一下。”

“不好意思,你现在已经踏入社会了,不要不好意思。如果你对男朋友有什么要求,可以问他们。”成经理也不让她去。

!!。

赵嵘很平静:“我真的还没有想过。目前我只想做好工作,至尊龙帝多赚点钱。”

成经理靠得太近,至尊龙帝“放心吧,你慢慢想。但是,如果遇到好的,一定要把握好,不要错过。”

赵嵘总觉得他有所指。

她笑着点点头,终于让周围所有人都不要再说闲话了。

吃完饭,天黑了。

他们再次骑马回到酒店。

赵嵘和陈俊的房间挨着,互相道别,只剩下他们两个。

陈俊看上去有些醉意。他走到门口,拿出房卡,准备开门。他的手不稳,房卡掉在地上。

赵嵘弯腰帮他捡起来。

“总经理,你喝醉了吗?”她问。

陈俊看起来很正常。“没有,就是有点不舒服。”

赵嵘皱起眉头:“怎么了?”

“喉咙干了。”

赵嵘为他开门。“晚点喝点开水,早点休息。”

“你进来帮我整理一些文件。”陈俊走进房间,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赵嵘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她只是轻轻地关上门,但没有完全关上。

陈俊拿着一叠文件,递给她。“有几份合同和一些材料你整理一下。我现在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赵嵘拿到了文件。“我可以回去整理一下吗?”

“就在这里,文件很重要,别弄坏了。”陈俊说生意就是生意。

赵嵘点点头。“好的。”

她坐在沙发上,慢慢地整理文件。

难怪安森要她整理。这些文件大多是英文的。

当陈俊整理文件时,她去了洗手间。

赵嵘以为他要去厕所,但当她整理所有文件时,陈俊还没有出来。

已经一个小时了。

她疑惑地敲了敲门:“总经理,文件已经整理好了。”

里面没人回答她。

赵嵘又敲了敲门:“总经理,你听到了吗?”

“总经理,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答案。”

赵嵘有点担心。安森的李二绝对不差。

“总经理,我进来了!”她转动门把手,发现门锁着。

赵嵘更担心。她去了阳台。爬上上层露台后,她踩着空走向浴室的窗户。

浴室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有一个缝隙。

赵嵘从缝隙中看到陈俊仰面躺在浴缸里,睡得不省人事。

浴缸外面的地上,丢了三四个空酒瓶。

他喝醉了...

赵嵘回到她的房间。她摘下头上的一个小发夹,打开浴室门两次。

她能开锁,还是安森教她的。

这些年来,她练了很多,开锁技术也是出神入化。

安森在浴缸里呼呼大睡,浴缸里的水淹没了他的下巴。

如果不小心沉到水底,可能会窒息而死。

赵嵘踢了踢脚下的酒瓶:“总经理,地震了!”

陈俊没有回应。

“总经理,着火了!”

他还是没有反应。

喝了这么多酒,大概是醉了。

赵嵘现在是一个“弱女子”。如果她想把安森弄出来,只能求助。

她去找程经理。

晚上,至尊龙帝莫兰留了下来。

当然是祁瑞刚要求的,至尊龙帝但是她很认真的拒绝了。祁瑞刚很郁闷,莫兰解气,心里舒服了许多。

齐瑞刚的贵宾病房比五星级酒店的设备要好。

病房里,几乎没有消毒剂的味道。

莫兰舒服地睡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然后睡了一夜。

她睁开眼睛,突然看到窗外明亮的光线。

莫兰突然坐了起来。没有,她睡过头了吗?!

就在这时,祁瑞刚走出浴室。

他换上睡衣,穿上便装。

“几点了?”莫兰看到他,问:“我迟到了吗?”

说着,没等他回答,她就去拿手机看了。

手机显示的时间是早上7:40。莫兰看完之后突然松了一口气。

她的飞机在早上九点钟。

“别担心,你不会迟到的。”祁瑞刚笑眯眯的说道。

莫兰又看了看他,然后疑惑地问:“你换衣服干什么?”

“和你一起去机场。”

莫兰皱起眉头。“我不是说我一个人去的吗?你的伤还没好,老人不让你去。别跟我走!”

齐瑞刚看了她一眼:“我不能送你吗?”

莫兰忍不住笑了:“别送我走,你还是留下休息吧。”

“我没事。”

“你的肋骨还没好,别跟着,留下来休息。”莫兰下了床,坚定地说。

齐瑞刚不再谈这个话题:“你还是去洗吧,不然就晚了。”

莫兰不得不停止说话,先做准备。

她去洗漱,然后检查仆人给她带来的行李。

我没有多少衣服和证件。齐瑞刚还在盒子里放了一点人民币。钱不多,但应急足够了。

莫兰见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去吃早饭。

齐瑞刚吃完早饭。莫兰坐在他对面说:“别走,听见了吗?”

“我只是来送你的。”祁瑞刚一直盯着她。

“可你的伤还没好。”

“我没事。”

不管她说什么,祁瑞刚都是这些原因,莫兰也懒得管他。

她吃完早餐,准备走了。

齐瑞刚不得不送她,莫兰只好妥协。

去机场的路上,齐瑞刚一直牵着她的手,充分表现出他的不情愿。

“否则,别走。”他一直在动摇她的想法。

“我要去一个星期,不是一年半。”莫兰白了他一眼。

齐瑞刚握紧了手:“我一天都受不了。”

齐瑞刚干脆一把抓住她的身体,深深低头看着她:“你会舍不得离开吗?”

“我不知道……”

“我肯定你也受不了。既然不能忍,那就不要去。”

"...我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不舍得?否则,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如果你愿意,你就不会无知。”

莫兰笑着说:“好吧,我就算忍不住也要去,就一个星期。”

这一周,她要冷静的思考未来该怎么走。

她无法在祁瑞刚身边平静下来。

!!

因为他会干扰她的思想,至尊龙帝支配她的思想。

虽然她知道自己逃不掉,至尊龙帝但还是要先说服自己的内心。

不然心里总会有个疙瘩,克服不了这个坎,对她的日常生活产生影响。

“一周是7天,7天是168小时,168小时是10080分钟,10080分钟是……”

“站住!”莫兰打断了他。“不要炫耀你的数学,好吗?”

齐瑞刚咬着牙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离开了很久,168个小时,有多辛苦。”

“真的,我觉得不是很长。”莫兰表现得非常漠不关心。

祁瑞刚正在咬牙切齿。

“就是不去,跟我回去!”他突然果断地说。

莫兰瞪了他一眼:“住手,又不是你要去哪里,你又这么多愁善感!”

“我觉得你很无情!”齐瑞刚很不满意。“如果我是你,我一天也不会离开。”

“可惜你不是我。”

几分钟之外,祁瑞刚一直在唠叨,莫兰从未见过他这么婆婆妈妈。

我一般看的都是冷血残忍的人。现在怎么才能成为唐僧?

最后车到机场,齐瑞刚的法术停了。

莫兰想高兴地下车,祁瑞刚却拉着她的身子!

莫兰打了他的胸口,“什么?!"她不解地问。

祁瑞刚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她。

“真的要去?”

"..."他认为她是在开玩笑吗?

莫兰很无奈:“机票已经买好了,我还答应于飞他们会去,不是真的去,而是假的?”

瑞奇舔舔嘴唇:“你走之前答应过我三件事。”

"...什么事?”

“首先,你必须在一周后回来。你不回来,我就来找你。”

莫兰想翻白眼。她说了很多次,只说了一个星期。他为什么不相信?

他不那么信任她?

然而她认真地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你。”

齐瑞刚接着说:“第二,每天至少给我打三个电话,一个不能少。”

“时差问题,怎么给你打三个电话?”

“这个你不要介意!早晚给我就行。”

“嗯,我明白了。最后的要求是什么?”

“保重,不要生病,不要出事。如果生病或者受伤了,以后就别想一个人出去了。”

莫兰微愣,心里突然涌起复杂的感觉。

她眨眨眼:“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齐瑞刚很满意。他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你走之前,难道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看来她没有。

但这一刻,她又拥有了。

“你也一样,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埃文。”

“还有什么?”祁瑞刚期待地问。

"...它不见了。”

齐瑞刚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就不能叫我天天记着你的电话吗?”

“我不打算给你打电话?”

齐瑞刚头疼:“算了,你太笨了,我也不跟你解释这两点的区别。”

“你真傻!你要说的话说完了吗?时间不多了,我该走了。”

!!

瑞奇抬起手腕,至尊龙帝看了看手表。他勾着嘴唇说:“放心吧,至尊龙帝还有十五分钟。给我十分钟。”

“你在干什么?”

回应她的,是祁瑞刚紧咬的嘴唇...

十分钟后,莫兰红着脸,红着嘴唇下了车。

这次齐瑞刚再也没有婆婆了。

他亲自带她去安检,向她挥手告别。

因为时间不多了,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说话。莫兰安检后,向他挥手,带着两个保镖迅速离开。

是的,齐瑞刚还派了两个保镖跟着她。

让她一个人去,他感到不舒服。

看着莫兰消失的背影,祁瑞刚忍着冲进去的冲动,在原地站了很久才离开。

刚走了几步,他就忍不住回头看...

怎么办?莫兰刚走,他很不情愿。

他将如何度过下周?

齐瑞刚的眼神黯淡下来,他知道,就算再舍不得,也要给她一个私密空的房间。

如果他真的不让她走,我怕她会对他伤心失望。

想到这些,祁瑞刚笑了。

他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善良大方。

飞机飞上了天空。

莫兰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伦敦。

嫁给齐瑞刚后,她不再觉得这个地方是自己的家。

当时逃离这里是她最大的愿望。

当时她以为,只要没有祁瑞刚,她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待着,但她不想呆在他在的地方。

但是现在变了。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又爱上了这座城市,又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家。

祁瑞刚问她会不会不愿意离开。

她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受不了。

尽管她为他的所作所为感到难过,但她仍然无法忍受...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航行,凌晨五点,飞机抵达A市。

莫兰没有告诉江予菲她什么时候会来这里,所以没有人来接她。

下飞机后,莫兰直接打车向自己的别墅驶去。

别墅已经打扫干净了,但是没有人住在那里。

下了车,莫兰拿出钥匙打开别墅的门。

两名保镖拿着行李跟在她后面。

“伟大的家庭主妇,你想吃吗?厨房里可能有食材,我们现在就可以做。”走近客厅,一个保镖对她说。

莫兰笑着说:“我不饿。去做饭吃。楼下有足够的房间,你可以随意选择。”

“好的。”

保镖帮她把行李搬上楼就走了。

莫兰回到她曾经住过的卧室,感觉好熟悉。

这也是她的家,她回到这里很舒服。

她到达时没有告诉江予菲,但她不想住在那里,一大早就给他们添麻烦。

她还是喜欢住自己的房子,方便。

莫兰去洗澡,然后天就快亮了。

她在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还是很困。

莫兰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突然想起来该给祁瑞刚打电话了。

拿出手机,莫兰拨通了他的号码。

这时,伦敦时间是晚上9点多。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

从那头传来齐瑞刚低沉悦耳的声音:“你在吗?”

“嗯。现在在床上,至尊龙帝我打算休息一下。”

祁瑞刚虽然想和她说话,至尊龙帝但没有打扰她。

“那你休息一下。”

“好,我挂了。”

挂断电话,莫兰很快就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早上9点了。

莫兰的时差还没倒过来,但也不会困。

她换了衣服,下楼了。她一离开,就感到家里的兴奋。

一个侍卫走来说:“夫人,阮夫人打发了两个仆人来。他们现在正在厨房给你做早餐。”

“于飞知道我来了?”

“是那位先生通知他们的。”

祁瑞刚竟然安排得如此周到,莫兰的心里多少有些温暖。

江予菲马上派了两个仆人去为他们准备早餐。

一个仆人笑着说:“莫小姐,我家主妇要请你过来吃饭。但是她怕打扰你休息,你也没时间准备,我们来给你准备午饭吧。我家主妇说,你醒了,她就过来。”

“你通知她了吗?”莫兰笑着问道。

“还没有,你先吃,我去通知她。”

“谢谢你的午餐。看起来很好吃。”

“莫小姐太客气了,但愿你喜欢。”

仆人笑着走了,留下莫兰一个人在餐厅吃饭。两个保镖在另一个小餐厅吃饭。

莫兰刚吃过饭,江予菲就来了。

两个很久没见面的人,自然开心的牵着手寒暄。

江予菲责怪莫兰没有告诉她什么时候到达,这样她就可以去机场接她。

莫兰笑着说:“我来的太早了。如果你去见我,你不知道你会起得多早。反正这个地方我很熟悉,有地方住。我自己也会来同一个地方。”

“就算不让我接你,你也要告诉我时间。”

“我不想给你惊喜。”

江予菲笑了:“这真是一个惊喜。我以为你会在晚上到达。顺便问一下,你为什么不带埃文来?我很想他。”

“我一个人玩不是更容易吗?”莫兰没有说齐家的事。

江予菲微笑着点头:“这是真的。你现在休息好了吗?时差颠倒了吗?”

“这几乎是颠倒的。晚上早点休息就好了。”

“我只想去购物。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莫兰笑着说:“我也想出去买礼物。你不找我,我就找你。”

江予菲高兴地说:“去吧,我帮你选。”

“好。”

莫兰开车跟着江予菲去了购物中心。

江予菲买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莫兰买的礼物。

她对江予菲说:“我想给我妹妹明溪的两个孩子,安塞尔和其他人买礼物,我想给你和明溪妹妹买礼物。

我得给阮爷爷,阮叔叔,阮阿姨买。多买了一点,就是不知道买什么比较好。

你比我更了解他们。请大家给点意见,看看他们喜欢什么。"

江予菲也知道莫兰来得太快,没有提前准备礼物。

!!

她笑了:“你不用买我的,至尊龙帝你给他们买,至尊龙帝我知道他们喜欢什么,我帮你选。”

莫兰挽着她的胳膊笑了笑,“你也得买你的。一定要买!你不吃醋,我还是想买给阮大哥。”

“我没有嫉妒。但是不要给他买。他太挑剔了,这样你的好意就不算恶意了。”

“我觉得一起买吧,你和明溪吃醋我也不管。”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我说我不吃醋!”

“呵呵,那就好。”

因为江予菲的存在,莫兰很快选择礼物。

过了一会儿,他们买了很多礼物。

“现在这只是你的礼物。你喜欢什么?”莫兰问她。

江予菲笑着说:“我什么都喜欢。给我挑一个就好。”

“不行,我不能敷衍你,你说,你要什么?”

“要不我们先去买点别的,然后你请我吃顿饭怎么样?我喜欢萧郎开的餐馆里的一些菜。好久没吃东西了。可以请我吃饭。”

莫兰故意说:“你不是应该请我吃饭吗?”

江予菲笑了:“你今天请我吃饭,过几天我请你吃饭。”

“那我还是挺划算的。好,我请你吃饭。”

两个人一路说笑,然后朝着一家新开的珠宝店走去,打算去买首饰。

江予菲没有多少珠宝。最近她做了一件新衣服,却发现没有配套的首饰。

她今天出去时打算买珠宝。

附近有商业圈,所以江予菲决定一个接一个地选择,她总能找到她满意的珠宝。

“欢迎。”当他们走进珠宝店时,店员立即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江予菲说了她的要求,店员推荐了一些珠宝给她看。

“还有别的吗?”江予菲看了看,问道,她对这些珠宝不是很满意。

店员摇摇头。“不,我们所有的款式都在柜台上。但是,我们可以在这里定制珠宝。如果想定制,可以留下自己的想法和要求。”

江予菲笑了:“不,太晚了。”

店员道了歉,“那就去另一家吧。欢迎下次再来。”

“好的,谢谢。”

江予菲认为这家商店的服务态度相当好。

她和莫兰转身正要离开,这时一个戴着帽子和太阳镜的女人走了进来。

当那个女人看到她时,她的身影突然停止了。

江予菲没有注意她,就在她正要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那个女人突然动了一下,站在了她面前。

江予菲不解地看着她:“请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女人冷笑着勾了勾嘴唇:“江予菲,你真的忘了东西,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吗?”

江予菲突然睁开眼睛。

听到她的声音,她知道自己是谁。

她怎么会认不出她呢?她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虽然很多很多年没见过。

但她永远不会忘记她。

我面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颜悦。

一年前,听阮说,颜悦醒了,然后在医院里平反了三个月,就突然失踪了。

她以为自己不想留在这个城市,所以选择了离开。

!!

此章加到书签